从夺权到军管:1967-1968年陕西省武斗(下)

原文首发于《二十一世纪》网络版,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陕西文革群丑图(续)》。上篇回顾:《从夺权到军管:1967-1968年陕西省武斗(上)》

三、从冲击到武斗

但是,在当时极左思潮的影响下,支左部队在一定程度下受到了部分造反组织的冲击。1967年4月16日,「西安驻军支援无产阶级革命派统一指挥部」确定,西安的军事院校不介入西安东、西两派造反派组织的活动。4月17日,西安地区军事院校造反派组织联络站召开大会,喊出了「打倒拿枪的刘邓」、「揪出刘邓在军队里的代理人」等口号。7月22日,江青在接见河南省造反派代表团时说:

“我们不能太天真烂漫。当挑起武斗的一小撮人,他们拿起武器打你们的时候,革命群众可以拿起武器自卫。在双方达成停止武斗的协议以后,他们仍然不把武器收起来的话,你们自卫的武器就不能放下!我记得好像就是河南的一个革命组织提出了这样的口号,叫作「文攻武卫」。这个口号是对的。我们坚持毛主席提出的文斗,坚决反对武斗,这是第一条。…但是还有第二条,不能天真烂漫。当他们不放下武器,拿着枪支、长矛、大刀对着你们,你们就放下武器,这是不对的,你们要吃亏的…”

7月27日至28日,造反派组织「西安地区工矿企业联合会」(简称工联)所属的数千人到省军区静坐,并贴出了「揪军内一小撮混蛋」等大字标语。

文攻武卫
1967年7月22日江青提“文攻武卫”口号(图片来自网络)

8月5日至9月17日,西安交通大学「文革总会」以对支左委员会的支左工作不满为由,煽动组织以东派群众为主的799个单位、9.8万人在建国路静坐,历时42天。静坐期间,他们发表造反声明,并成立了「八五造反指挥部」,以「西安地区革命工人造反总司令部」(简称工总司)领袖马希圣为司令、西安交通大学红卫兵领袖、「文革总会」主任李世英为政委,冲击省支左委员会办公楼和二十一军军部,时称「八五静坐」。

8月30日凌晨1时,自湖南来陕西串联的五名红卫兵和西安「工总司」工人乘西安交大汽车,携带武器去西安秦川机械厂预谋抢枪,行至韩森寨地区时被对方发现并引发冲突,车上开枪并投掷手榴弹,打死二人,伤九人,造成了西安地区第一次开枪武斗的事件。

8月31日关中供电局和胡家庙地区发生武斗后,东派头头马希圣等人经过策划,由刘安全率领大批武斗人员乘四十辆卡车开往五四四厂,为同派解围。「西拍」头头张培信等人经过策划,调集数千名武斗人员,开赴庆安公司,对东派武斗人员实行包围,9月1日至9月2日,以「工总司」为主的东派和以「工联」为主的西派两大造反组织先后在西安胡家庙地区、未央路地区进行大规模武斗,双方动用了大量汽车、消防车等交通运输工具及步枪、机枪等作战武器和电台。这场武斗导致56人死亡、290余人受伤,并造成这一地区交通中断,机关厂矿停工停产。西安筑路机械厂、机械化公司、西北金属结构厂、国营五四四厂、陕西制药厂、庆安公司等单位的厂房、设备及一些技术要害部门遭到严重破坏。这一武斗事件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西安九•二武斗事件」。

9月2日上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下达指示,武斗逐渐平息。

在此同时,类似的武斗时间在全省相继发生,从而引发陕西省各地区武斗的浪潮。

  • 1967年8月28日,宝鸡、陇县两派造反组织「县总部」和「县红联」在陇县发生武斗,双方死亡十四人,伤三百人,残一百多人。
  • 1967年8月31日至1968年5月的安康县两大派造反组织连续发动的大规模武斗,武斗中造成了734人死亡,烧毁大街小巷11条,炸毁防洪堤8357立方米,安康市内水塔被毁,档案大楼被焚,53所机关、学校成为废墟,3800多间房屋化为灰烬。
  • 1967年9月3日,西安「工总司」和「工联」等造反派组织分别抢夺了驻西安某部队4个连队和郊区武装部、郊区公安分局军管会的枪支弹药。
  • 1967年9月4日,兴平「联总」所属「农民造反司令部」冲击三零二国防仓库并抢夺枪支。
  • 1967年10月14日在陕西省铜川市发生的大规模武斗。
  • 1968年1月8日,陕西省泾阳县两大造反派组织在三原、高陵等地造反派组织的支持下,相继抢夺了五零二部分弹药武器。
  • 1968年4月30日,汉中地区的两派造反组织动用步枪、冲锋枪、机枪进行大规模武斗,截止5月中旬,共计死亡150余人,炸毁当地电影院、电机厂,并造成交通中断,面粉厂、米厂停产。
  • 1968年6月2日,勉县一派造反组织武装冲击三机部勉县档案馆,造成警卫战士死亡9人中伤4人,档案资料落被炸毁一般,绝密资料暴露在外的严重事件。
  • 1968年6月2日,三原县发生武斗,一派造反派组织「联指」放火烧毁法院审判大厅、公安局档案库等房屋280多间。
  • 1968年6月5日至9月10日,陕西省佳县「红工机」与「东方红」两派造反组织发生持续98天的武斗,死亡60多人。
  • 1968年6月8日,陕西三原县两派造反组织「总指」与「0三0」在库区武斗,使国家战备松香库被烧毁,大火从上午6时40分直烧到下午18时,共烧毁松香90多万斤,并烧毁了县医院、天主教、三座仓库和部分宿舍。
  • 1968年7月19日,西安市白家口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参加武斗的双方造反派组织共计死亡21人。

四、「七•三」、「七•二四」布告与武斗的终结

针对各地武斗不断升级的严重情况,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先后颁发了专门《六•六通令》。《通令》要求对抢夺、窃取和破坏国家档案;侵占、砸抢和破坏国家财产;肆意挑起武斗,到处打、砸、抢抄、抓的肇事者和背后挑动者必须严加处理。7月11日,陕西省军区、驻陕部队发出《关于贯彻「六•六通令,立即停止武斗的公开信》。

1967年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出《关于不准抢夺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和各种军用物资的命令》,即《九五命令》。此后,陕西地区立即掀起贯彻《九五命令》的热潮,并于10月13日由陕西省军区、驻陕部队支左委员会召集西安地区造反派两派组织代表,就进一步贯彻实施中央《九五命令》,彻底收缴各造反组织、武斗人员的武器问题进行协商。最终达成协议。

1968年7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布《布告》,即「七•三布告」,《布告》针对近两个月来广西桂林、柳州、南宁等地连续发生的一系列武斗事件,要求立即停止武斗,对于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破坏交通运输、冲击监狱、盗窃国家机密、私设电台等现行反革命分子,必须依法严惩。7月15日,陕西省革命委员作出《关于坚决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7月3日布告」的决定》。《决定》指出「《七•三布告》不仅适用与广西,也完全适用与陕西。各级革命委员会要召开大会、小会进行宣传动员,利用一切宣传机器,广泛宣传,大造舆论,造成强大的政治攻势,刮起十二级台风,带领群众,向无产阶级的敌人发起猛攻」。这一《决定》实际已经以行政的宣传口径和方式,宣布武斗组织成为了「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敌人」。

7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特别针对陕西省发生的武斗不断升级,一些地方连续发生抢劫银行、仓库、商店,烧毁和炸毁国家仓库、公共建筑和人民房屋,抢劫车船,中断交通、邮电,私设电台,冲击人民解放军机关、部队,抢夺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装备,杀伤解放军战士等一系列严重事件,颁布了《七•二四布告》,布告重申:

(一)任何群众组织团体和个人,都必须坚决、彻底、认真地执行《七•三布告》,不得违抗。

(二)立即停止武斗,解散一切专业武斗队,拆除工事、据点、关卡。

(三)抢去的现金、物资、必须迅速交会。

(四)中断的车船、交通、邮电,必须立即恢复。

(五)巧去的饿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装备,必须立即交回。

(六)对于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抢劫、破坏国家财产,中断交通通讯,私设电台,冲击监狱、劳改农场、私放劳改犯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及幕后操纵者,必须坚决依法惩办。

8月2日,陕西省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继续深入学习、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亲自批示的〈七•二四布告〉的通知》。《通知》要求「立即无条件停止武斗,无条件地上缴一切武器,解散一切专业武斗队,拆除武斗工事、据点、关卡;立即恢复交通、邮电;无条件地交回抢去的人民解放军的所有武器装备和国家财产、现金。各单位要迅速动员外地、外单位的人员统统返回原单位」。

8月7日至16日,《陕西日报》连续发表《做执行「七•二四」布告的模范》、《彻底搞臭武斗!》等社论。

8月3日,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第二次全体(扩大)会议结束,会议学习讨论了中央发布的「七•三」、「七•二四」布告,陕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李瑞山在大会上作了题为《关于坚决贯彻执行「七•三」「七•二四」布告的报告》。会议强调宣传、学习、落实这一文件是当前工作的一切重心,会议并要求,各地对立的群众组织,要立即无条件的达成停止武斗、上缴武器的协议,解散武斗组织及其指挥部,集中封存所有的枪支、弹药,清点造册,准备上缴。

8月6日,西安警备区发布限期收缴武器的第二号通令,此后又发出关于贯彻第二号通令的通知,通令指出「各单位、各造反派组织要迅速主动上缴武器,违期不交者,将以对抗「七•三」、「七•二四」布告、私藏武器论处,这一通令发出后,各单位的造反派组织纷纷上缴武器、解散武斗组织。8月8日至8月12日,西安地区「工联」、「工总司」、「工交捍卫军」、「工总革联」「陕红联」等工人造反组织分别撤消。

截止9月中旬,陕西省共收缴武器七万余件、收缴各种子弹近四百万发和一大批手榴弹、炮弹、炸药和雷管。至9月底,陕西省各地的武斗陆续停止,武斗据点、工事、关卡被拆除,决大多数地区的大宗武器基本收缴完毕,武斗带来的动乱局面得到控制。

参考书目及资料:
(1) 《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
(2) 《陕西省志”中国共产党党志》,下卷,陕西人民出版社
(3) 《中国共产党陕西历史大事记 1949.10-1988.4)》,下卷,陕西人民出版社
(4) 《陕西五十年大事记一九四九──一九九九》,中共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8月第一版
(5) 《当代陕西大事辑要(1949-1990)》,当代陕西大事辑要编写组编,陕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6月第一版。
(6)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1月第一版。
(7) 《最后一次交代──一个死里逃生的县委书记》,薛文华着,文心出版社1999年4月第一版
(8) 《西安地区革命工人造反总司令部大事记 1967.2-1967.5》西安地区革命工人造反总司令部宣传部编
(9) 《人民交大》,西安交通大学革命委员会主办
(10) 《西北工大》西北工业大学文革委员会主办
(11) 《胜似春》西安工总司二九通讯社主办
(12) 《西安工人》西安地区革命工人代表大会主办
(13) 《大批判专刊》 中共陕西省委机关《革命烈火》战斗团办公室编
(14)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首长讲话选编》 陕西师大文革筹委会「红樱枪」编印
(15) 《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光盘》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合作编撰宋永毅主编。2001年出版
(16) 《天翻地覆慨而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记(1963.12-1967.10》,首都部分大专院校、中等学校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编印,1967年9月。

从夺权到军管:1967-1968年陕西省武斗(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陕西文革对立武斗组织资料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王冷之死
外公白瑞生与“整理毛主席黑材料”案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