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对阵ISIS:一场无声的网络大战(上)

原文首发于E安全,感谢该网站的原创分享。】

在过去近一年当中,一场激烈冲突已经在互联网的众多阴暗角落中展开。但一群黑客人士能否真正拿下全世界最致命、最危险的圣战组织?

对于John Chase来说,今年1月7号将成为他毕生难忘的一天——因为就在这一天,基地组织武装分子枪杀了《查理周刊》驻巴黎办事处的12名工作人员。而在此之后,另一名伊斯兰持枪歹徒又发行袭击并夺去了另外5人的生命。面对着Twitter上圣战组织大肆宣扬的一系列行动胜利言论,这位25岁的波士顿小伙子被彻底激怒了。是的,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必须得到扼制!

虽然Chase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停止了进一步求学,但计算机技术似乎早已融入了他的血液。他从7岁开始就一直在尝试代码开发,而且目前从事着自由网页设计师与社交媒体策略师的工作。如今他开始利用自己储备下的这些技能打击伊斯兰国,也就是广为人知的ISIS。在对其它黑客行动主义者们的成果进行汇总之后,他建立起一套数据库,其中包含有26000个伊斯兰国的关联Twitter账户。他同时参与构建了一个专项网站,负责托管这份面向公众开放的名单,并采取一系列举措来避免该站点受到伊斯兰国支持者们的黑客攻击。他甚至为此选择了一个黑客味道很浓的昵称“XRSone”,并以这样的身份接受记者的采访。在此过程中,Chase逐渐成为了#OpISIS的非官方发言人——并真正参与到了这场新世纪以来最激烈也最荒谬的残酷冲突当中。

在过去一年多当中,大量志愿者、经验丰富的程序员以及专业技术人士发起了一场反对伊斯兰国及其支持者的在线虚拟战争。在这支反伊斯兰国的队伍当中,不少成员都来自在网络安全领域臭名昭著的团体匿名者。他们来自世界各地,而且珍视生命并决心对其加以捍卫。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对计算机技术充满热情。因此在意识到伊斯兰国在通过网络发布招募信息并进行轰炸式宣传之后,他们宣誓要将这股反人类的势力赶出网络这一神圣领土。也正因为如此,一场黑客与恐怖主义者间的较量就此展开。

相关工作的推进过程当然有欣喜也有坎坷,不过在过去九个月当中,网络上针对伊斯兰国的攻击活动在频繁性与知名度方面都有了显著提升。截至目前,黑客主义者们宣称其已经摧毁了149个与伊斯兰国相关的网站,标记出约101000个Twitter账户以及5900段宣传视频。与此同时,该组织也由志愿者自发活动演变成了新的形式,即以正规力量的方式打击伊斯兰国方面的高关注Twitter以及相关深层网络核心。

已经对自身工作重点进行了调整的Chase正是志愿者当中的典型一员,他负责追踪并抵制伊斯兰国的网络宣传项目。这些黑客主义者当中几乎鲜有专业的恶意人士、网络入侵者或者互联网专家。相反,他们大多是业余爱好者,只是拥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并对形形色色的原教旨主义者所做出的疯狂行为感到不齿。其中相当一部分属于年轻人——但年龄较大且经验丰富的参与者亦不罕见,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前任军事或者安全专家。整个团队中年龄最大的成员已经50岁。这些黑客主义者们表示希望在这场打击伊斯兰国的对抗当中“做点什么”,即使是最为微小的贡献——例如通过谷歌翻译查看并举报可疑的Twitter账户。

而这也算是一种新的开始。匿名者在建立之初只是一支立足于地下网络论坛的纯恶意团体,其在真正的国际纠纷乃至冲突当中并无任何作用。然而随着其组织结构的日益调整,他们开始于2005年左右随机参与一些激进的政治活动并以黑客活动证明自己的力量与话语权。其首次“政治性”攻击活动就是向山达基教会发起互联网远征,而给出的罪名是该教会要求抵制汤姆·克鲁斯的一段令人尴尬的视频内容。

然而在此期间,匿名者组织逐渐褪去了闹剧性的年轻色彩,转而以更沉稳的方式运作及活动,目标也转化为较能令人认同的方向——保障互联网的自由与开放特性。2010年,匿名者们曾组织了专门针对PayPal的#OpPayback活动,希望能够在维基解密公布大量美国机密文件之后停止公众为其提供的资金援助。在此之后,匿名者组织在政治行动的规模与级别上逐步提升:其支持占领华尔街运行以及阿拉伯之春民间抗议活动;针对中央情报局以及国际武警组织发起攻击;抗议缅甸对当地穆斯林的歧视态度并支持香港的各类民主活动。最近匿名者又发起一轮新的运动,宣称将对3K党成员进行攻击。而作为一名黑客主义作家兼活动记录者,Paul Williams在该组织的一篇历史纪要当中写道,“匿名者已经找到了新的前进方向,而不再像过去那样耍些小孩子把戏。”

时至今日,黑客团体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当中发现自己的意识根基已经遭遇到一种潜在的生存危机。如果匿名者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互联网,并保证其他任何人以同样的方式享受网络资源,那么其中是否应当包括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当匿名者成员们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无形当中与美国政府站在了同一阵线之上,他们又该如何看待自己过去的意识形态与具体作法?如今在网络空间当中,围绕这类话题已经引发了大量公开与内部的辩论,甚至匿名者组织内部的成员之间也就此存在争议,他们希望调和组织以往及当前的面临的一些不确定性难题。尽管仍有相当一部分反伊斯兰国的黑客活动者否认其与匿名者存在关联(也许只是为了避免因此遇上麻烦),但在外界观察人士看来这两者之间并无显著区别。#OpISIS与匿名者拥有着部分交集成员,同样的执行模式以及同样的指导策略。

不过对于大部分参与#OpISIS日常事务的黑客们来说,情况其实没那么复杂。在一篇发布在Reddit社区论坛上的匿名者信件当中,一位成员总结出了当前反伊斯兰国活动的定位所在:“对于那些主张剥夺人们言论自由的势力,我们也要剥夺他们的言论自由。同样的,对于那些随便对人进行斩首并在当地电视台上播放这一过程的家伙,我们要让他们从网络上消失。”(然而这条消息随后即被入侵活动所删除。)

与大多数黑客活动组织一样,#OpISIS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固定的领导者且结构较为松散,但其日常运作一直由数十位长期成员所引导,而他们也成为相关活动的核心所在。具体来讲,成百上千位志愿者的工作正是由他们加以捋顺。这类零散的团体往往会同时面向多个执行目标(包括逼迫网站下线、标记可疑Twitter账户、定位宣传视频以及入侵圣战宣传论坛),而他们的角色往往以随机方式汇聚及分散。这样的方式虽然只比完全混乱好上那么一点,但却确实能够发挥作用。

黑客对抗ISIS

四个Twitter账户由同一套算法编织在一起,从而构成了这场Twitter平台上反伊斯兰国战斗指挥部的中心。成百上千位志愿者会查询这份在过去九个月当中,每小时更新五次、每次涉及三个账户的列表,旨在找出那些被伊斯兰国控制并用于宣传的Twitter消息源。这四个账户皆由同一位黑客负责协调,而其则以@CtrlSec为主体身份管理着@CtrlSec0、@CtrlSec1与@CtrlSec2。作为匿名者组织的一位长期成员,@CtrlSec亦在《查理周刊》屠杀案之后加入到了反伊斯兰国的行动当中。

在账户操作方面,用户“Mikro”也做出了积极举动(显然又是个假名,毕竟黑客活动领域内使用假名几乎已经成为业界规范),其显然认为像伊斯兰国这样的邪恶势力应当被彻底从网络世界中清理出去。“我们认为自己应该努力向全世界发出声音,即ISIS并不如其所宣扬的那样强大,并告诉全世界如果一位普通民众都能站起来成功对抗ISIS,那么各国政府当然更能够做到,”Mikro通过电子邮件解释称。“ISIS可以说是互联网与人类社会中的瘟疫与毒瘤。”

Anonymous对阵ISIS:一场无声的网络大战(上) 二维码相关阅读
ISIS到底要什么?
ISIS解放西安斯坦
叙利亚中产的前车之鉴
正义与恐怖主义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