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窑火映陈炉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明明白白麻食菜》。】

去年曾经到过澄城的尧头窑,那一大片荒芜的房屋和废弃的旧窑让人震撼。站在最高处,突然想到还有一处地方与这里是何等的相似啊,那就是陈炉。

于是“西有陈炉镇,东有尧头窑”的说法就这么愉快地确定了。都是千年古窑,但陈炉却是我接触比较早,去的比较多的地方。

最早是与摄影协会一起去的,在川口镇咥了一碗咸汤面后驱车登上古塬之巅的陈炉,一下车就被惊到了,那堆积成山的废罐、旧缸,满地的瓷片,大老碗毫无生机地趟在地上,无人理睬,简直就是一处被人遗忘的地方。

陈炉

唐宋之时,这里是窑工的天堂,整日里窑火通红,车水马龙,一批批民用瓷器从这里远往全国各地,也许还漂洋过海去到欧洲或者美洲。一代一代的窑工在这里生息,逐渐地,一处黄土台塬上的峁峁岔岔演变成一座窑的王国,一个瓷的世界。

当时的耀州,是全国六大窑系之一,是北方青瓷的代表。唐代开始烧制黑釉、白釉、青釉、茶叶末釉和白釉绿彩、褐彩、黑彩以及三彩陶器等。宋、金以青瓷为主。北宋是耀州的鼎盛时期,据记载曾为朝廷烧造“贡瓷”。金代延续北宋时期继续发展,元代开始转型,走向末落,经明代、清代,终于民国。

陈炉这地儿不属于官窑,而是民窑,地位较低,烧出的物品也是民间日常生活所用,所以当年的官窑已不见踪影,而陈炉还在坚守,这就是民间的力量啊。七十年代陈炉陶瓷因成功仿制耀州青瓷,使得失传已久的北宋耀州窑青瓷重放异彩,从此拉开了陈炉瓷批量生产和发展的序幕。陈炉瓷是在耀州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现在大家统称它为“陈炉耀州瓷”。

N年不见,陈炉有变化,路宽了,树多了,整洁了。烧窑的人家又多了,炉火又旺了,窑又活了,只是器具在价格上已升为工艺品,平民的感觉少了。

整个镇子还是卧躺在黄土塬上,峁峁岔岔依然如故,年青人不多见,老人、妇女成为留守人士。如同陈炉的特产龙柏芽一样,虽偏居一隅,却甘之如饴。龙柏芽的学名叫“白鹃梅”,是陈炉的山上生长着一种灌木,春天发芽时其嫩芽加上花蕾是一道风景,据说它在历史上的某个灾年当地人就是靠它才度过难关,因此对其心存感恩。这种草默默地在黄土塬上生长,在当下又成为特色绿色环保食品,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用龙柏芽做菜还相当费时间,采集回来清洗干净后用开水烫一下,然后在冷水中浸泡24小时,期间每隔几小时需要换水,目的是去掉其苦味。泡好的龙柏芽切碎加上作料用热油浇泼搅拌之后味道非常香。因为是野生的,产量很小,当地人都不够吃,所以外地人很少吃到,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个好东西。

春季时龙柏芽味道最好,因为正是新芽长出之时,如果天暖了,等到开花之时就吃不成了,芽老了,但可以观赏,近观其白色花瓣飘逸洒脱非常漂亮。

龙柏芽正因为少而显得珍贵,陈炉的窑火持续了千年,更加显得珍贵,一堆土在工匠手中慢慢变化,最终在窑中经过物理和化学变化,成为一件件陶器,一件件瓷器,这是多么奇妙的过程。

龙柏芽虽少但会存在下去,一直让人们想着它。陈炉的窑火也不会熄灭,因为当地人说陈炉是太上老君帮助建成的,它有灵气,红红的窑火也会一直燃烧下去,照耀在天地之间。

千年窑火映陈炉 二维码相关阅读
凤翔印象
宝鸡的夜市
老潼关水坡巷
让我们穿越子午古道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