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525期]及时维护了党的尊严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1月21日。2008年的今天,华东师范大学的杨书群教授写了一篇名为《有同学告我“反革命”》的博文引爆网络。原因是有大学生觉得此老师上课讲述的内容批评政府,就跑去公安局和市政府打小报告搞揭发。

随后该老师被学校谈话好几次,配合调查好几次。这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位举报老师的学生病情好点没有,或者是已经无可救药的彻底成为五毛了。

[本周冷笑话之一]你们这些记者,不要老是想搞些大新闻

周长13.74公里的西安城墙,已经成为了西安人精神上的图腾。一个合格的西安斯坦人对外吹牛逼一定要提城墙的。这是全中国唯一保存完整的城墙,尽管南京人对此嗤之以鼻。但这并不妨碍西安斯坦人自娱自乐。

尤其是今年年初经过了包子帝加持之后的城墙,更是一点儿都不能动。所以西部网写城墙被打的很疼。

其他同城媒体都很乖觉的一提到城墙就猛夸,而且姿势很高,扒旧料发现包子帝老爹习仲勋曾三次保护西安城墙。于是但凡是城墙的消息,都会提及此事。

不过陕西传媒网这次显然是没有摸到领导的G点,竟然大胆的做了一期新闻,试着讨论西安古城墙能承受多大压力。主要是对于今年有关于城墙的几次活动,以及今年以来城墙接客200多万人的行为表示一个疑惑:这样干是不是竭泽而渔,将来会把城墙搞塌了。

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来看,这篇新闻是做的很好的,文保与旅游之间的争议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比如在莫高窟参观是禁止拍照的,因为闪关灯会损坏壁画。那么对城墙来说,承重就是问题了,这篇新闻稿子算是对于城墙保护的一种促进。

但可惜的是,在领导眼里,这就是不听话,想搞个大新闻出来。所以禁令很快就下来了(附截图):有关于《西安古城墙能承受多大压力》撤出双首页,所有有关于城墙的新闻不炒作。

组织的命令

西部网也收到了特殊的叮嘱:西部网要吸取教训,今年初习来陕西时,城墙掏空风波舆情很大,不要再炒作。(领导太替记者着急,以至于五笔打字都出现了错别字)

组织的关怀

剖析这个就得先分析领导的思维定势:

一、稳中有好,稳定是基本法,然后在往上报好的一面。怎么热闹怎么来,比如城墙上举办个万人马拉松,节假日接客量有多少,这都是政绩,前一项是有序组织人民活动,还响应国家提倡运动的健康政策;后一项是挣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城墙是个聚宝盆。

二、记者一定是想要搞个大新闻,防火防盗防记者。不能单单说这只是部分官员的想法,贵国长者就曾怒斥香港记者老是想搞出大新闻,从上至下,这是官员们的普遍思维定势。

在大陆,想让一篇稿子消失,只需要一个命令。

至于如你我担心的那样,城墙某一日忽然给塌陷了(毕竟不还有曲江在里面办公么),这跟官员们无关,那时候他们早已经升官或者是进了监狱。

[本周冷笑话之二]你们竟然政审我

现在想来陕西的某些政府部门也是挺有意思的,开会装逼秀发通稿喜欢叮嘱底下的传媒小弟要重点突出什么。

作为省会城市的西安也是有样学样,不定期的弄一些警民活动。顾名思义就是邀请市民参观警队日常值班活动,比如之前陕西电视台就报道过某辖区交警组织活动让市民看他们吊砖块。

这个似乎也没有什么可嘲笑的,政客们拉拢人心嘛,白宫不还有招待会么。

不过,同样是装逼,但逼分南北,得有方向感,朝北的是牛逼,朝南的就成了傻逼。陕西公安组织警民活动就明显搞穿帮,一路朝南,一骑绝尘。

惹懆了阳光报的记者,本周二(17日)直接在朋友圈里开喷:

“陕西公安你牛掰,我不就作为网友报名参加你们的警营一日游活动么,你们竟然打电话到我们镇上派出所、我们村委会政审我!!我们村书记一早打电话给我,还以为我在外面犯事儿了!!”

图片名称

如果没有这位记者的吐槽,那么这次警民活动想必会是一个圆满胜利伟大正确警民一家亲的好新闻。

或者说,如果记者直接亮明白身份,而不是以普通网友身份报名,可能就不会被政审。村书记不打电话,这事儿也还算是个欢天喜地警民鱼水情的活动。

政审,即所谓的政治审查,在贵国一直都不是个陌生的词语。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连坐,文革时期最坏。

那时候分地富反坏右和一颗红心向着党的贫下中农。打个比方来说,村里要推荐工农兵大学生,你品学兼优,但你的祖上成分是地富反坏右中的一类,你他妈就好好呆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吧。即使你是不学无术,斗大的字认不到一箩筐,但祖坟冒青烟,成分是贫下中农,就可以上大学。

所以,直到现在,即使邓小平有过血洗天安门的臭名声,依然有人感谢他,因为重新开放高考,一个人的命运不再以他祖先是什么成分而论。从一个欺骗自己的角度来看,大家终于可以开心的说一句:人人平等。

但政审其实并没有消失,这一点想必考公务员的朋友深有体会,贵国可不想给组织招纳一个天生反骨的马仔。

连坐也并未消失,远一点儿的,山东陈瞎子不就是例子么,因为被认定为颠覆国家,所以他的孩子不能正常上学,前段时间还有个维权律师的孩子被人带着偷渡出境被组织抓获的事情,连续好几天都被当作挫败境外反华势力阴谋在ccav上播报。

政审还有一桩好处,就是能够保证政治正确。比如要组织听证会了,筛选听证人群就很有必要,以确保能够顺利涨价。

对于这位记者的愤怒,推荐去看看《古惑仔之猛龙过江》或许能消气,里面有这么一段:山鸡问竹联邦老大,你都这么牛逼了,为什么还要去从政参加选举?竹联帮大佬雷公给山鸡讲了一个夜壶的典故。半夜三更你尿急的时候是很需要一个夜壶的,搞政治的人呢对黑社会也是一样的看法,一旦天下太平了,就会觉得这个夜壶又脏又臭,恨不得把它一脚踢开。我不能再当那个夜壶…

夜壶是不能愤怒的,更不能天真的把自己当作组织的自己人。

[本周人物]失踪了

早先有新闻报道今年是学生就业小年。小年的意思就是大家都比较困难,公司困难,学生找工作困难。

我前段时间去了西交大一个企业宣讲会,一个小礼堂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后来听说其他学校的宣讲会也是这么火爆。但另一方面,新闻又在处处报道互联网+,全国创业形势一片大好。比如第一新闻就激动的报道了一个放弃世界500强几十万年薪的研究生,在西安卖凉皮的事迹。

精分的大好形势,其实难以掩盖大学生目前面临的困境。找工作难的压力之下,有人硬抗,有人就玩消失了。比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研的这位史同学,在十月份向自己的哥哥发牢骚工作不好找之后,本月的12日就失踪了。至今还没有找到人。

26岁,属蛇的吧。似乎也能被算到比惨的一代人,就是跟70后比起来生么好处都没捞到;跟90后比起来,又什么都晚了,比如义务教育免费没赶上,比如父母都是更穷的60后。这个狗屁说法至今仍有市场在,大家看起来都很认同。

我对这位学生是比较同情的,因为在贵国交头接耳的风言风语是会杀人的。你读了研究生,就一定要找个好工作,要不然就是被笑话代表;你不结婚就是剩女没人要的代表,你要是一男的,大龄不结婚就是有病,同性恋,性无能;你即使读了书,挣不了几个大钱,那也算是无能。

贵国对于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定义就是:对于女人来说一定要找个脖子上挂几斤重金灿灿的大链子的男人,对男人来说就是脖子上挂几斤重金灿灿的大链子,然后再找一个或者好几个女人。

读书什么时候都不能算是评判成功的标准,要不然也不会有人在网上问学校门口卖鱿鱼的大二女生以后会有什么发展的傻逼问题。对于成功的评判标准是基于自己的内心。

读书有没有用或者值不值一直都被拿来不断地讨论,一方总想说服一方。还有人写了一篇煽情的长文,以同村两个小孩一个做了泥瓦匠家里盖起了大房子,生儿育女;另一个读书上大学到大城市里只能租房,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来表示,念书就是白天没屌用,晚上屌没用。

年不念书是个人选择,做泥瓦匠也好,做上班族也好,只要你觉得值了就行,如果羡慕做一个泥瓦匠能生活富足,可以转行,学习个把月就能上手,但说实在的,我只见到多数人嘴里喊着好羡慕,但依然没有行动。

我也见到同村一个没念过书的房地产商人,即使用钱也要把自己的孩子塞进学校让他读书识字。

如果单从挣钱来说,读书的人也比文化程度低的人能好点儿,这是事实,此类事件新闻报道的主要原因在于满足人们的猎奇心。

有的甚至还憋着一股子蔫坏的劲儿在里头,比如本地新闻里曾经报道过一个研究生卖烤肉的事情,大学生创业的新闻屡见报端。就是告诉你,读什么书呀,大家都出来创业了,卖凉皮也算创业?

读书有没有用,这个事儿,觉得有用的人才不会满世界宣扬。

希望是媒体搞错了,这位同学就是手机被偷了,人没事。大年小年,心态要正常。多学学姜子牙的心态,钓鱼钓到白发苍苍,钓了个周文王。

[本周逝者]代驾之死

本月19日西安市民小李跟他爸因为参加聚会喝了点儿酒,于是通过酒店的“信代驾”联系了一个代驾师傅。结果没有想到,这名55岁的代驾师傅驾车刚到未央立交的时候,竟然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吓尿的小李赶忙报警并联系救护车,人没送到医院就死了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因为这个事情,记者调查了一番,发现目前西安的各个代驾公司都是粗放管理:只收取一定费用,然后给代驾司机派活儿,不过问司机身体状况,如果出事儿了,代驾公司只是做为中间介绍人的身份,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是公交车司机在开车途中突发疾病死亡了,新闻会这么写:在他去世前一刻,他最后一个动作是踩下刹车。这是一位公交人的职业素养的体现…事实上真有新闻这样写的。

但一个代驾师傅在行车途中忽然猝死,这个行业的弊端就被暴露无遗。有关于这位司机,可以用“药引子”来形容。

比如,你做记者,向领导报了一个西安小偷的选题。被领导驳回,上面写着一行字:这个不是不能做,你得等冲突点出来。比如司机阻止小偷被捅伤了,大学生阻止小偷被捅伤了,河南警察对西安警察处理小偷不满意说一句我靠被拘留了…这都是冲突点,一旦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做小偷的选题才有意义的(不过据我的观察,这些事情发生后,媒体都没怎么下功夫做小偷的选题)。

代驾师傅就是药引子,一个人的死亡,暴露出代驾行业的乱象,无组织无纪律,大家都是浑水摸鱼,你会开车就能成为代驾师傅。你的身体健康与否,根本没人关心。

不独独是代驾行业的乱象,其他行业也是乱象横生。

即便是有记者调查,这个行业要改变要有规范,也不是今天立马就能办好的。

往大了想,大家都是药引子。

儿童喝奶粉三聚氰胺中毒,引发中国奶粉行业大震荡。

坐校车死亡,引发安全危机的思考,且至今依然是一摊子烂账。

药引子郭美美,生生把外表光鲜的红十字会真面目给暴露了出来。

连续死在拉土车之下的西安人,换来一阵对于拉土车从严治理的通稿(1064期之3)。

被砍伤的医生,让医患矛盾浮出水面。

因为吸毒被抓的明星,暴露了国家情报组织朝阳区群众。

操蛋的是,即便是有了这一个个或好或坏的药引子,这个社会依然是没有变得更好,一个没有规范,什么都是急就章的社会,永远都是拆了西墙补东墙,慌慌忙忙的。梁漱溟有本书的标题是这个世界还会好吗?苍凉而又绝望。

前些日子,微博大V@五岳散人写了一篇小文章,讲述自己旅居日本的感受,直言自己喜欢生活在日本,不是因为空气好或者自由民主,而是这个国家永远都那么有规范,有规矩。一切是那么令人舒服。

反观赵国,总是会有破壁人的出现,破坏规则,或者利用没有规范的漏洞大捞一笔。

代驾司机入职前没有体检报告,喝酒得人一旦叫了代驾,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他人。没有规范的社会,就这么可怕。

[本周冷笑话之三]及时的维护了党的尊严

从前当官的办红白事,无关人等瞅准机会送糖衣炮弹攻陷了一个又一个党的好干部。包子帝上台以后,八项规定一开展,全国各地都有了禁操办。在他的家乡陕西,这一政策更是得到了严格的实施。比如大荔县某个村庄就由村干部牵头组织了红白理事会,对于每家办红白事事无巨细的作了规定,一桌上几个菜,抽什么档次的烟,喝什么样的酒都有规定(2503期之9)

但也有不愿意遵守规矩的人。比如今年11月份陕西汉中城固县杜家槽村的村委主任要给自己的独子举办婚礼,因为组织有规定,党员干部举办酒席不能超过20桌。马某在几次申请交涉未果的情况下,上交辞呈以“文化程度低,工作经验不足”为由,辞掉了村委会主任一职,然后给孩子大弄了一番,收了3万多彩礼。

顶风作案,竟然还转手打了组织的脸!

组织很快就做出反应,开会停止马某村委会主任一职,并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当地纪委启动立案程序,进行立案调查。

从11月17日马某打组织的脸开始,到21日下达有关马某的处分,组织仅仅用了不到4天时间,就维护了党的尊严!反应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党的尊严是不容亵渎的,曾听来这么一件事情:某日一位父亲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称自己是组织的人,要求这位父亲交党费。该父亲觉得挺搞笑的,就说你看,我自打下岗以后就找不到组织了,这么多年党费没交,能不能算是自行退党了。电话那头沉默五秒之后说,你不交可以,以后你的子女就别想入党了。

事情的最后,该父亲赶紧屁滚尿流的上交了党费。为党的尊严添砖加瓦。

实际上我是这么想的,大荔县某村子那个做法是极为傻逼的行为,一个人通过正常劳动换来的钱财是有权自由处置的,拿钱点炕取暖大摆筵席广邀朋友都没有什么不对。

所以红白事摆几桌,吃什么喝什么抽什么档次的烟,关你们村会回什么屁事?这其中有一个微妙的心理:每个有点儿小职权的村官,内心里官瘾还是很大的,希冀在这一亩三分地里能说了算。

但平时没什么机会,这次有政策了,还不得好好借此抖一抖官威。是龙是虎,在我这里就得盘着。

陕南的这位村委会主任,如果他的钱来路光明正大,既然辞掉了村委会主任一职,那么人家怎么给儿子风光大办都没什么,又不算是借机敛财。再说了,就不到4万的礼金现在在组织里也算是大贪了?

说通透点无非就是打脸打的狠了,大家都觉得没有面子罢了。别你麻痹的提什么党员红线,党纪法规了。

哎,孙清云平安落马(2516期之6),尽管之前外界传得沸沸扬扬,按当时的江湖小道消息来看,这都能算是陕西首虎,吃牢饭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结果呢,人连中纪委网站都没上。就免职留党察看两年

被带走协助调查4个月的陕西富商吴一坚(2343之人物),之前被传涉及于令计划妻子有交集,这不刚刚出来的通报还热乎着呢:铜川市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吴一坚辞去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吴一坚的代表资格终止。

贵党的尊严在这二位身上,就像是个冷笑话一样。

[西安e报:252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064期]我们好五倍
[西安e报:1430期]世界末日倒数30天
[西安e报:1795期]爆炸案的隐情
[西安e报:2160期]柴米油盐酱醋茶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