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女时代》:有一种爱情叫擦肩而过

如今的电影市场,最不缺乏青春片,无论是内地、台湾,或是海外。

内地的青春片折射出内地电影人的急功近利,他们粗暴地把极少数人的青春强加到大多数人的身上,以偏概全是为了用极少数人的滥交、性爱、堕胎制造噱头,从而博取眼球,赚取票房。此类影片比比皆是,无需一一列举,即便是被看做其中佼佼者的《致青春》,也是本末倒置,把小说原著的精华去了个空,留下的全是为票房服务的元素。

海外的青春片,特别是欧美青春片,则由于西方教育的开放,往青春的世界里塞入了太多成人的思维,非常适合他们国情,并不适合咱们社会主义特色。哪怕是讲述两小无猜的14岁孩子之间朦胧情愫的《怦然心动》,也难逃承载得太满而超负荷的厄运。

台湾的青春片比内地的青春片更写实,比海外的青春片更纯真,捎着偶像剧的气息,带着几位少男少女,似乎只要有这些元素,就一定会出现下一个柯震东和陈妍希。

《我的少女时代》被称作女生版《那些年》,这未免高抬了《那些年》,看窄了《我的少女时代》。《我的少女时代》质量上乘,比《那些年》高出许多,一来更加真实,二来更加青春,三来更加细腻。这源于百分之七八十的情节与导演有关,这源于导演选角的智慧,这源于导演得天独厚的女性本能。

《我的少女时代》并非只讲爱情,它是通过一段爱情故事展现更高的爱情价值观,同时,说到了追星,谈到了教育,提到了努力,青春怎会只是爱情呢?从这点上说,《我的少女时代》比《那些年》看得透彻。

其次,《我的少女时代》选角到位,四位主角全部是90后,离学生时代不远,那是最成熟的青春、最伤感的青春、最铭心的青春。尽管欠缺表演经验,却能奉献最走心的演出,要比《那些年》选择三十出头的陈妍希饰演女神高明得多。女一号饰演者宋芸桦要比其他三位出彩,其他三位的表演带着浓厚的偶像剧气息,但,已经不重要了。青春是个大概念,影片传达的信息既没有性别的设限,也没有年级的限定,无碍于高中或大学,青春应该稚嫩,如同四位主演的表演,不妨把它看做是年轻时的珍贵经历。

《我的少女时代》是一部女性导演以女性视角描绘的感情故事,在刻画感情上,女性比男性具有更加心细如尘的先天优势,所以,影片才动情至深。从张艾嘉、张婉婷、许鞍华到本片导演陈玉珊,女性导演对细节的专注、对感情的精雕、对领悟的细琢,远比男性更用心,于是,这类故事由女性娓娓道来,更加情真意切。

导演陈玉珊曾经亲手捧红陈怡蓉、张韶涵、陈乔恩等女星,从柴智屏手中抢走“偶像剧教母”的名号,监制的《命中注定我爱你》至今保持着台湾偶像剧的最高收视纪录,无人能破。此番首次执导电影,她把制作偶像剧的心得融入其中,效果锦上添花。青春片和偶像剧其实差不多,只是青春片作为电影,立意和内涵比偶像剧要高。

当然,《我的少女时代》本身也有硬伤——剧情老套,借鉴《初恋这件小事》非常明显。不过,导演用巧妙的方法规避了把影片从老套推向落俗,那就是设立开放式结局。导演并没有清楚明白地交代男女主角最终的归宿,也许“好久不见”后白头偕老了,也许“好久不见”后各奔东西了,导演给观众的留白让影片回味无穷,好像《秋天的童话》的结局,如果都说的一清二楚,反倒破坏了爱情的神韵。试想一下,倘若徐太宇“真心爱你”后,林真心来句“我等了XX年”,然后,两人深情相拥,牵手走进剧场,那不成了《初恋这件小事》的破坏性收尾吗?

电影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但不等于要远离生活,一改生活的真实面目。生活的真实面目既是五彩斑斓,又是五味杂陈,连哲人都说不清楚的爱情更是如此。时间和对象是爱情最重要的因素,林真心和徐太宇先是爱错了对象,后是碰错了时间,总之是天意弄人,擦肩而过换来无尽的悔恨,怎能不令人唏嘘?尤其是内里过往曾被观众遇过,更会勾起往日的忧伤,不免黯然喟叹。

一切的一切都融汇成了田馥甄的那首《小幸运》,这首歌若不是在虐心的剧情里出现,又怎会那么动听?好似戏中的林真心和徐太宇,尽管没有牵手、拥抱和亲吻,却是情意绵绵到心底,只在成为别人的那位时才发现自己多么痛彻心扉。很多时候,嘴上的玩笑很可能是句内心告白;很多时候,嘴上的玩笑很可能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此心痛一辈子。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一幕幕都是你,一尘不染的真心,与你相遇好幸运。

要相信,这世间真的有一种爱情叫擦肩而过,这世间真的有一场恋爱叫你们没做过亲昵的举止,只是深深地,深深地,把对方永远刻在了心里,再也挥之不去。

《《我的少女时代》:有一种爱情叫擦肩而过》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碟中谍5》:美女打斗更有味
《幽灵党》:名字很丰满,故事很骨感
《精灵旅社2》:两代人的教育斗争
《琅琊榜》为什么这么火?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