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六号墩台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千年窑火映陈炉》。】

最近看《大秦帝国》,对秦国的历代君王非常佩服,为什么?因为春秋战国是个群雄逐鹿的年代,基本上没有太弱的国家,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哪个国君都是傲视群雄的。就拿秦国东面的魏国来说,一点都不弱,曾经把秦国打的一塌糊涂。这个不是随便说的,有证据。

图片
孤独的六号墩台

南起华山朝元洞西,依地势蜿蜒北上,经大荔、澄城、合阳等县,经韩城市南面黄河西岸城南村,西至今铜川市宜君县北部彭镇偏桥沿子午岭山系向南延伸的山梁之上,有一道蜿蜒的土墙,历经千年,虽已岁月斑驳,但仍屹立不倒,这,就是战国时的魏长城。

以前的考古发现是魏长城止于韩城,但宜君县2009年查明的古老长城遗存属战国时期魏国修建的军事防御工程。这一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最新结论,丰富了中国古老长城的建造历史。而且这段长城一直延伸到黄陵。可见当时的秦国面对魏国是多么的压力山大。

可战争终究是靠人来打,再坚固的城墙也挡不住君王的意志,更挡不住人的意志。商秧变法后,秦国富国强兵,奖励军功的政策让秦人如虎狼之师,就算现代的日本武士道精神在秦人面前都只是个毛毛雨。

这帮秦人先把魏人打过了黄河,然后不断打击,最终灭其国。国灭了,只留下这段城墙。奇怪当时为什么秦人不把它铲掉。也许是不想费那个神,也许当作纪念炫耀。

且不可将春秋战国时的长城与明长城相提并论,完全不一样。我们现在所说的万里长城是明长城,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及其后继之人命令修建的,它那个建筑方式术语称“砖表土心”,非常坚固。而明之前的城墙和长城没有包砖。而且之前的长城是称为“边墙”的。

这个冬天,来到宜君,站在魏长城的夯土堆上,遥看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耀在那个墩台上,只有风声作伴。斯人已去,空留墩台。孤独的站立着,象一个空巢老人。这个被命名为“六号”的墩台曾经是多么的荣耀。烽火台、瓮城、角楼以及城墙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是长城的大脑和心脏,守住了墩台也就守住了长城。

六号墩台是这段长城九个墩台中的一个,保存较为完好,位于整个城墙中的最高最险处。其余墩台散布在南北9594.5米范围内,遍及九个行政村。

冬日里来铜川好几回,独有此次云开雾散,雄关一览眼底,想想那个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身为秦人的孟姜女没有哭倒魏国的长城,却千里迢迢穿越到明朝去哭倒明代的长城,真是佩服前代文人的想象力。民间传说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作为故事姑且听之。

以前听说宜君最有名的是豆腐,没成想,不来不知道,一来被惊到,这里有不少好东西,比如有“上帝的指纹”之称的梯田;有听起来像“伏地魔”的“福地湖”,湖下有被淹没的石窟;有被当地人称为“中国最早的军事院校的”云梦山,很厉害哦,孙膑、庞涓就是这里毕业的,老师就是鬼谷子;更厉害的是,这里的森林覆盖率达到96%,是个洗肺的好去处。

那个“墩台六号”其实是很幸运的,这么多年历尽沧桑,看透了世事变迁,能够安享晚年,他应该笑醒了。再说了,长城、墩台这种战争年代的产物,闲置不用是民众的幸事。

但愿他一直孤独下去。

孤独的六号墩台 二维码相关阅读
凤翔印象
宝鸡的夜市
老潼关水坡巷
让我们穿越子午古道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