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老屋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花趣》。】

老屋明天就要拆了,从此我将与老屋告别。

拆除老屋,是为了重建新屋,因为老屋实在是老得不能再老了,如果再不拆除的话,说不定某日它就会自己趴下。

老屋是否拆除?新屋是否重建?我思考了好多年。亲朋好友劝我:“你有工作,住在城里多好,再在农村拆房建房,用处不大。”

他们说的不无道理,现在农民纷纷进城,土地荒芜了,农村衰败了,可能是回不去了,就是勉强回去是否还有意义?

自从1983年考学出来后,我就离开了老家,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父亲、母亲、大哥先后去世,埋在老家的黄土地里。二哥年近六十,我也快到五十岁的年纪了,每年春节和清明,我都要回去为已故的亲人上坟,同时看看乡亲。不知为什么?年龄越大,越想回家,人们说这叫乡愁,我想可能是吧。

我曾经产生过这样的想法,把老家的旧房拆掉,盖点新房,逢年过节回乡祭祖的时候,也有个落脚的地方,可是由于手头拮据,加之仅仅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始终未作最后决定。

有天突然看到一条微信,是原安康日报总编倪嘉老师作的一首诗,大意是他退休后随孩子住到北京,常常遭受风沙侵袭,眼睛被雾霾遮掩,嘴巴被口罩封住,失去了老家随意呼吸的自由,觉得晚年回到家乡定居最好。无独有偶,著名作家和谷先生退休后,离开西安,回到老家,放归田园,著书立说,他觉得城市的喧嚣没有乡村自然清静。出于对文人的崇敬,也出于自己心灵的寄托,我对他们的选择十分欣赏。

归隐山林
(图片来自网络)

我所生活的小城,山清水秀,风情万种,尤其是“天然太极城”的美景更加增添了小城的神奇和魅力。我常想,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简直是人生的最大享受,觉得晚年回不回老家无所谓了。

可是,慢慢地小城变了,我的想法也变了。不知为什么?这里的人们发展意识那么强烈,只要有一点空地,都要在那里建房,明明是山水城市不宜兴建高楼,然而这里高楼林立,房满为患。多美的汉江!多好的旬河啊!如果在老城的汉江和新城的旬河边上建起碧绿的环城公园,那该多好!可是,一座座房子出现在河堤,水看不见了,绿看不见了,蓝天白云也成了“一线天”。

村里人常说,我们村子出了两个“人物”,一个考学当了干部,一个务工当了老板,让村里的后辈学习两人,跳出“农门”。那天,我们两人聚到一起,他说:“我想在老家盖房,晚年回去居住。”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从学校毕业就出来打工,当建筑公司项目部经理多年,盖了一辈子房,你看现在的县城满眼都是房子,住在这里好像住进鸟笼子,会把人憋出病来,哪有老家山水田园开阔自由啊!”我觉得他说的是心里话。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晚年还是回到老家去住,在那里耕种,在那里植树,在那里养花,在那里读书,在那里创作,给荒芜的农村留下一丝生机。

告别老屋,是为了回到老家,毕竟那里有我心灵的皈依和人生的牵挂。

告别老屋 二维码相关阅读
老屋的火炉坑
老屋的红对子
大爹的老屋新居
梦里的老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