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534期]吓尿了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1月30日。北京时间的今天,@KobeBryant 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将于本赛季结束后退役。

告别词是这样说的:Dear basketball…I fell in love with you…I gave you my heart…I did everything for YOU…I’m ready to let you go…Love you always… 本报作者“”评价说:“一辈子只是美好的信口雌黄,纵然是铁人与挚爱,也抵不过时间的流淌,除非科比永远不老,竞技状态永在。”

英雄迟暮,挚爱永存。

[1]重污染的雾霾日

11月的最后一天,西安城被雾霾笼罩。从早上6点05开始,@西安气象 就发布了大雾橙色预警,到了早上9点,大雾预警信号升级称了红色,11点50,红色预警持续,直至17时,大雾红色预警解除。随之而来的是,霾黄色预警。18时,关中各地环保局官网显示的实时AQI空气质量是:西安,363,严重污染;咸阳,494,严重污染;渭南,381,六级,严重污染;铜川,307,严重污染;宝鸡环保局官网没有公布数据,但是环保部官网的数据是,272,重度污染。当然这是含有大量水分的官方数据,如果看看非官方的数据,真是会吓尿的。 据@中央气象台 预报,12月第一天,西安也不会是好日子,雾+霾。

图片截自@中央气象台

[2]姗姗来迟的预警

按道理说,气象局官网6点05分发布橙色预警的时候,官方就应该启动应急预案,给周一赶早高峰上班的市民一个提醒。但是,很不幸,啥都没有,大多数人还是顶着雾霾憋着气赶去上班。

图片自@范加尔错投曼联坑

直到16点,陕西气象灾害预警短信息专用服务代码10639121才发布了早上9点的红色预警信息,这中间,隔了7个小时。2012年,陕西省通信管理局专门发文,各通讯运营商要在收到信息后30分钟内按照优先级发送气象灾害预警短信到指定区域。可从这次姗姗来迟红色预警来看,要么是气象局一直在等上级指示,要么是通讯运营商在磨洋工。 7个小时,ISIS应该打到兰州了吧。

[3]航班延误

17时,被耽搁在咸阳机场的@FRANCES李文竞 发了这样一张照片,西安飞往北京的航班多被取消,原因很简单,帝都的雾霾比废都更严重。

图片自@FRANCES李文竞

咸阳机场官网消息,截止11有近120架进出港航班受到影响,滞留旅客近万人,主要是前往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热门城市。直到12:17,第一架航班才顺利离港。

西部网》消息,陕西省气象台不确定地说,12月1日,陕西的中北部有一次明显的降温吹风天气,关中区域的雾霾将有望散去。这个“有望”的意思是概率很低。

[4]国民身体素质

11月25日,体育总局公布了《2014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按照2003版《国民体质标准》,陕西的国民体质综合指数在31个省、市、区中排名倒数第六,而以2014版的《国民体质标准》为参考,陕西排名倒数第五。

陕西省省体育科学研究所司玉灿接受《华商报》采访时透露,直到2015年,陕西省在建的国民监测站,仅有12个。而山东省在2004年已经做到县一级都有监测点。另一个问题是,陕西斯坦盲目健身的现象比较普遍,个人体质的提高有限。

这也许就是陕西地界上男女不孕不育群发、卖药台生意兴隆的原因吧。

[5]艾滋病行情

今天,陕西省卫计委官网发布通稿,截至2015年10月31日,陕西省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7875人,存活6750例,疫情累计报告数列赵国第20位,存活数排赵国第20位。其中,今年新报告艾滋病感染者经性接触感染比例占96.9%,其中男男同性传播占45.8%。艾滋病发病以青壮年为主,20-49岁年龄占81.8%。本报之前记载,2011年到2015年,中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2530期之3)。

这只是官方数据,民间不知道有多少AIDS携带者躲在自家足不出户,绝望中等待着死神的来临。

[6]吓尿了

陕西各媒体今天大力烘托的正能量是一个女贼在雄壮威武的刘孝雨面前被吓尿的故事。事发11月29日13:40许,头上顶着“民间反扒英雄”光环的刘孝雨和朋友在大雁塔和省博物馆一线闲的蛋疼的时候,发现一组小贼在为过年回家攒路费,于是天生自带抓贼基因的刘孝雨和朋友采取盯人防守策略,直到把女贼吓得将窃得钱包扔到省博物馆栅栏里,刘孝雨的小宇宙突然爆发,不仅跨越栏杆将钱包捡回,还飞奔六十多米将女贼擒获,这是要进军田径界专攻110米栏的节奏么?媒体后面一段的描写应该是杜撰的,说这女贼知道抓她的是刘孝雨时,当场吓哭吓尿。

图片自华商报

刘孝雨应该算得上是西安斯坦的代表人物之一(75期之7190期之72145期之6),横亘黑白两道,除了反扒英雄的光环外,还有贼头的称呼和坐拥陕O牌照车辆的劣迹,以及因为敲诈勒索被警方抓捕。他曾在自己的博客中自我迷醉:“本人长年坚持见义勇为,义务为老百姓抓贼,协助公安机关打击违法犯罪,落的结局也很悲惨,流血又流泪!复转手续到现在因为得罪个别领导,至今没有按相关国家法律给我予以办理,父母年迈,身体多病,自己至今也因为长年见义勇为耽搁未能成家!”

捧杀捧杀,捧你就是杀你。混了这么多年,刘英雄应该明白,这在媒体中刷出来的存在感,是无助于解决自己历史问题和未来问题的。领导认识你是个屌毛,你抓贼再多,有那些背“八项规定”像顺口溜一样的警察厉害么?

[7]革命火种之一

阿拉伯之春”,始自2010年12月17日,26岁的突尼斯小伙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经济不景气而无法找到工作,在家庭经济负担的重压下,无奈做起小贩,期间遭受警察和市政官员的粗暴对待,抗议自焚,不治身亡。这个事件激起了突尼斯普通大众的同情,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潜藏的怒火,致使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蔓延到全国多处,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并造成多人伤亡。自此,“谙熟互联网、要求和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一样享有基本民主权利的年轻一代”开始在中东北非一带国家积极表达民主诉求,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

在西安地界上,同样存活着这么一大批没有正式工作,紧靠摆摊挣钱度日的小贩,他们的破坏力,在九一五砸车的时候已经显现了威力。据《三秦都市报》报道,11月29日上午,停在开元商场东门处的无偿献血车,被四五个原先在此摆摊的商贩攻击,原因是影响他们做生意。献血车工作人员无奈报警,靠警察和城管来捍卫这取得合法资质的“占地权”。无奈执法部门不会24小时全天候地给你当保安,于是成了猫捉老鼠游戏的翻版。

前有咸阳蹦蹦车主被薅去求生工具,自焚以谢执法机关(2533期之7),后有西安斯坦小贩围攻国家吸血组织分支,这革命的火种,已然种下。

[8]革命火种之二

在陕北的靖边县,革命的力量也在积蓄。因为政府要无偿收回公交线路的经营权,六十多辆公交线路承运人选择罢运来对抗政府的政令。靖边县客运管理所回复称是历史遗留问题,当年政府颁发运营权牌照时说的就是满八年后回收,现在要清理挂靠经营,实行公司化。副所长苏东很霸气地声明:“经营权是公共资源,不是个体所有的,也不是某个人某条线路所有的。严格来说,公共资源我给你许可到了期限,我就可以停止这个权限。”一副要“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枪毙了你”的节奏。

携公共之名,行苟且之事。拿到运营权投资几十万买了车的车主面对可能的人财两空,不跟你玩命才怪呢。政府耍流氓的时候,你没法讲道理的。

[9]首富的身份证

高新区一声炮响,迎来了“赵国第一爆”的虚名。《华夏时报》就在这声爆炸过后,梳理出这43亩黄金地块的背后,金花控股、海外私募、同济科技、弘毅投资等机构往来穿梭,资本的黑暗面显示无余。这个未来要建造的“环球西安中心”项目,将包括两栋200米高的公寓住宅、一栋165米高的办公楼和配套地上商业裙房、地下商业和地上、地下停车场等设施,在寸土寸金的高新区核心地带,将会是“现金奶牛”的角色。而这个项目的投资方西安亿高置业,背后有五级控股机构。这五家公司共同的法人姚蔚的角色相当令人玩味,他的Title是前花旗集团房地产基金副总裁、中国首席投资官、华瑞中国地产信托首席投资官…十多年了与金花交往过密。

陕西证监局最近也在找金花的麻烦,最新披露信息显示,该局已对金花股份采取监管谈话措施。金花股份存在“对土地及其他综合补偿款核算不规范”“关联方及关联交易披露不完整”两个问题。证监局认定金花股份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要求金花股份董事长吴一坚在11月20日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到陕西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

长江商报》根据多名接近金花集团的业内人士反馈,虽然吴一坚名声很盛,但其企业发展一直处于资金饥渴状态。而在金花集团最困难时期,吴一坚还因企业负债过多而一度被限制出境。一位金花内部人士对于吴一坚的政商历程评论是:善于经营关系、财技高超。

想起《教父》里面一句话,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也许这就是吴一坚能深陷令计划案件却能飘然抽身的诀窍,懂得割肉。

[10]跑男西安站

跑男来西安的时候,一时间万人空巷,南门盘道都拥堵了(2485期之1、2)。可明星们少有近距离跟粉丝互动的动作,也许是合同规定使然吧。当天天气不错,在这个雾霾深重的日子看看,西安城墙还是有那么一点味道的。不知道城墙管委会会不会弄个跑男同款冲关游戏之类的,这么好的营销点,他们不会不动心吧。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jWQLsG

[西安e报:253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069期]子承父业
[西安e报:1435期]硬币受冷遇
[西安e报:1800期]机会是个稀缺资源
[西安e报:2165期]经适房问题多

Published by

妖风

曾去非洲玩过,想zei这个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