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535期]独裁一家亲

@ 十二月 1,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1日。2011年的今天,一张拍摄于西安火车站候车厅的照片,引起了好为人师的西安斯坦人对微博账号@在西安 的集体声讨,原因在于拥挤的候车厅内,一边是熙熙攘攘的候车老百姓,一边是给子弟兵们预留的“特权空座位”(1074期之9)。

[1]似是故人来

12月1日,前国门江津刑满释放。这位作为主力门将参加了2002年日韩世界杯,在2003年末代甲A替上海国际守门的最后一道防线,与其他三位队友申思、祁宏、小李明一起,接受了时任泰达总经理张义峰通过中间人送来的800万元,球队在最后一轮涉及夺冠与降级的关键比赛中“神奇地”以1:2的比分负于天津泰达。2013年4月,涉案四人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入狱,而中国足协事后“给予四人终身禁止从事任何与足球有关的活动”的处罚。

图片自腾讯体育

47岁的江津在狱中因为表现良好,被两次减刑8个月。曾经的翩翩少年已经垂垂老矣,而江湖还是那个肮脏的江湖。

[2]足球往事

江津所效力的上海国际这支队伍,2006年迁移主场到西安更名为“西安浐灞”(512期之8628期之[本周公共事件]),后改名“陕西人和”(1072期之2),2012年主场迁到贵阳更名为“贵州人和”(2471期之71985期之92390期之8),2015年从中超降级。《新京报》最新的消息是,贵州人和有意要迁到北京打中甲去了。

而江津的哥哥江洪在陕西足球界更为出名,他是陕西国力时代的主力门将(相关:陕西球迷的怀旧以及反目)。2012年4月12日,江洪带领老球员们在垫场赛中身身着“陕西不能没有足球”、“一种信仰 一种传承”的T恤绕场一周(1216期之[本周体育]),球迷无不满含热泪,再加一句“狗日的人和”。

[3]独裁者聚会

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现任津巴布韦总统,今年已经91岁了,自1980年起,就开始担任这个非洲内陆国家的总统一职。在他的领导下,津巴布韦由仅次于南非的非洲第二富裕国家,变成了一堆垃圾。如果有你兴趣,可以以“穆加贝经济学”为关键字搜索一下,看看这个非洲老牌独裁者如何保证一小撮人的集体利益,来吸食津巴布韦民众的利益。如果对这个不感兴趣,那么找一张津巴布韦的流通货币,数一数上面的零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图片自@中国日报

12月1日这一天,应穆加贝总统邀请,你大大和你麻麻去了哈拉雷这个被称为“花树之都”的城市,跟穆加贝探讨“独裁一家亲”去了。

[4]西咸两个世界

11月30日,咸阳市公交集团公司官网上挂出咸阳市区内17个公交一卡通的办卡地址。据《华商报》报道,从2015年12月10日起,咸阳市民可持试点城市公交卡到全国23个试点城市刷卡、乘坐公共交通车辆。But,重点来了,这个一卡通与咸阳一河之隔的国际化大西安的“长安通”,不是对接的,因为西安公交和地铁所用标准不是交通运输部的标准和规范,所以这个卡在西安不能使用。同样滴,长安通卡也不能在咸阳使用。

不知道这条报道会让一贯倡导“西咸一体化”的西安头头们脑门上冒出几滴汗,还记得2013年的秋天,173路公交车只运营了一天就被拔掉站牌的事情吗(1768期之1)?西安城跟长安县之间的利益平衡都把握不了,何谈西咸一体化呢?别忘了,已经在中宣部上任的景俊海曾在非正式场合下定论,“西咸一体化只是经济一体化,不是行政一体化”(471期之1),暗示西咸一体化永远完不成,那一年,是2010年。

这样再次印证了本报之前的结论,没有行政一体化,何谈经济一体化?

[5]雾霾行为艺术

由西安某酒店倾情赞助的曲艺界行为艺术展在12月1日这天的西安地标建筑前华丽上演,这是国际化雾霾大都市——西安绝佳的宣传片,没有之一。

图片自华商网

[6]大病不出县

天天正能量,每天来一壶。陕西媒体今天喜闻乐见的鸡汤内容是,一大早,一位铜川孕妇急需前往西安北大街一医院生产,由于陪同的家属对西安市区道路不熟,请求交警部门帮助。然后草滩中队民警根据指令,开车前往高速公路未央站出口处,护送载有孕妇的车辆前往早高峰红色区域路段。这家属对西安高速的情况真是不熟,提前在六村堡下了高速,于是未央大队民警接力护送,终于在早上九点前将孕妇送入医院。

赵国国务院在今年9月8日签发了70号国务院令,要求全面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其中提到一个很宏伟的愿景就是到2017年,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西安某知名高校附属医院的某副院长破口大骂这个“大病不出县”的目标,说国务院的人脑子都秀逗了,尼玛大病都在县级医院解决了,这让省市级的医院开门拿鞭子抽风啊?

一个简单的接生手术都要辗转近百公里从市级医院到卫生部主管医院来进行,这立志要在2017年实现的“大病不出县”的目标,是国家级科幻小说的内容吗?

[7]汉江水污染

11月24日,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陇星锑业有限公司尾矿库发生泄漏事故,库区下游的嘉陵江一级支流西汉水陕西略阳段出现锑超标水污染。汉中市政府官网在12月1日发布官方通稿,必须得是在省级赵正永大大、省级娄勤俭大大、主管陕南循环发展的姚引良大大的重要批示下,省级领导会同国家环保局专家一起前往汉中略阳,现场指挥和督导水污染处置工作。在设置多个监测点、关停上游水电站的基础上,严密监测水质污染情况,有效阻止污染向下游蔓延。

别忘了,陕南的水可金贵了,袁纯清大大可是拍着胸脯做过保证,一江清水送北京是个政治任务哎(1896期之1)。

[8]第三次开庭

12月1日,悦西安网的孔同学再次出现在了法庭里,这是他第三次和INXIAN过招了,他这次带来了两个律师做帮手,INXIAN的全权律师常玮平(2378期之22366期之12299期之3)全程“作陪”。在之前莫名其妙的“被撤诉”(2466期之8)之后,INXIAN再次启动司法程序,将孔同学再次邀请到法庭里“聊聊天”。孔某和他的律师们认为INXIAN的微博帐户不是一个“人”,所以不能证明对该帐户的“抹黑行为”会对INXIAN的拥有者造成名誉侵权。

如果以上逻辑成立,那么贵国就不应该有“煽动、颠覆”之类的罪名了。因为“共产党政权”不是一个“人”,批评“共产党政权”贪污、腐败、无能、专制、垄断、独裁,都是合理化建议,根本算不上“抹黑”,更不能以“煽动、颠覆”将人投入监狱。对吧?孔某可能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小卒子而已,也挺可怜的。他又一次申请不公开审理。既然你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儿了,还怕公开审理?原来您还挺要面子的呀!

此案依然没有当庭宣判,各位和INXIAN一起耐心地等待下文吧。

[9]腾讯没有出庭

一边是抹黑INXIAN的孔某,一边是抄袭、盗用INXIAN的杜某刚。12月1日,INXIAN诉腾讯微信公号“zaixian6688”侵权案也开庭了。腾讯是微信的运营方,腾讯的律师迟迟不交出这个微信公号的运营者信息,导致腾讯成了此案的第一被告。搞笑的是,腾讯只是提供了这个微信公号的“认证者”信息。微信公号的注册者和认证者是不同的,腾讯的律师好像是很不专业,连这都搞不清吗?

直到12月1日开庭之前,腾讯的律师总算找到了真正的运营者——杜某刚。杜某刚在每个微信公号的文章里都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还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宣称他就是“在西安”(链接一链接二),对此INXIAN不得不多次发布声明,揭穿他的不轨行为。杜某刚自称是宝鸡人,微信公号“zaixian6688”的认证信息却是深圳某表行!很显然是通过淘宝或者其他途径搞的虚假认证。腾讯管控不严,负有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

INXIAN下一步将会邀请杜某刚也来法庭“聊聊天”。

[10]代驾司机之死

山东卫视的这个《调查》栏目挺招人喜欢的,因为节目的选题多是跟西安有关,上次是灞桥交警和私家车主“拳脚沟通”时执法记录仪没电了(2497期之[本周后续]2502期之10),这次又是把代驾司机猝死西安街头的事捯饬出来(2524期之[本周逝者])。这种秉承赵国央媒对外对内两个标准的“良心媒体”,真是国际化大都市的福分啊。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vgavKJ

[西安e报:253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074期]愚蠢的刑法
[西安e报:1440期]一试身手
[西安e报:1805期]蓝天别走
[西安e报:2170期]劳动公园的皂角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