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16文章汇总

[西安e报:2747期]漫漫归家路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30日。1993年6月30日,香港Beyond乐队主唱黄家驹在日本富士电视台录影节目时意外坠地昏迷,六日后身亡,再难踏上归家路。

[1]冬病夏治

中医每每提起,似乎总能引起争议,概而言之,信则有,不信则无。相较中医是否科学的争论,西医负责治病,中医负责创收,这一点似乎看起来更靠谱些。

在中医的养生理论中,冬病夏治在近年来几乎无人不知。每年六七月份,各大中医院、中医馆都坐满了排队等待治疗的冬病夏治者,一些患有哮喘、风湿、脊柱、皮肤等疾病的患者都会选择在夏季前往治疗。据了解,这一传统中医疗法真正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和中医的“老”相比,还比较“年轻”。 (更多…)

我甚至没有意识到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新媒体女性”微信公共号“女泉”(GZxmtnx),原标题为“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强奸 独家面访被男记者性侵报社实习生”。】

6月28日,接近午夜,新媒体女性在广州一咖啡厅见到了小卉和她的朋友小姜。6月28日傍晚,小卉的微博帐号@喵喵小卉 发出了一篇图片格式的博文,内容是小姜以第一人称,叙述了小卉在27日下午前往南方报社开具实习证明时,被南方日报记者成某纠缠和性侵的经历(更多…)

1965年胡耀邦陕西检讨始末(上)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6期《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白磊,系陕西省政协工作人员,感谢“书吃”的分享推荐。因原文较长,分为上、下两篇进行发布。】

1965年2月6日,正月初五,时任代理陕西省委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带着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白瑞生、省公安厅警卫处长艾蕴药、省委办公厅速记员郭步越分乘两辆吉普车赴陕南进行调查研究。这次下去调研,胡耀邦主要的任务是参加各地、县多级干部会议,宣讲落实《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从2月5日至12日,胡耀邦八天走了安康地区10个县中的7个县,即宁陕、石泉、汉阴、旬阳、平利、白河、安康。这一路他一边观察陕南的山川地形,一面思考到各县了解什么讲些什么,当前存在哪些主要的问题,应该主要抓什么问题。经过一路上的调查研究抵达安康时,胡耀邦已形成改变现有局面的系统意见,他在安康地区干部会议上讲话,对这些意见进行阐述,这就是一要在政治思想方面放宽一些,不要抠得太碎,二要在领导生产方面放宽一些,不要过窄,三要在经济政策方面更灵活一些,而不要太死。 (更多…)

苍凉的遗响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忠实兄永住我心》】.

读完牛红旗的长篇非虚构文本《七沟十八弯》,所有的感觉凝成二个字:苍凉!

脚步声的苍凉,神游的苍凉,夜气弥漫的苍凉,鸡鸣狗吠的苍凉,沟沟壑壑的苍凉,在深山皱褶里隐居的几个残障人的喘息声也带着苍凉,甚至,走出山村置身于城市的喧嚣也还有摆不脱的苍凉。我不解,我何以会有这样奇异而强烈的阅读感受?我总感到,在西部最贫困的地方,人的骨子里渗透着某种天然的佛性,他们的人格坐标,他们的生存链条,他们的精神气质,似乎都与仁爱、苦感有关。于是作品在苍凉的气息中展开着苍劲的人生。那里的人,固然极贫穷,却是那样的懂得亲近自然,懂得众生平等,懂得与人为善,处处散溢着苦感文化的劲道。 (更多…)

[西安e报:2746期]再也没有985和211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29日,2007年的今天,第一代iPhone开始在美国销售。

[1]废止

2016年6月7日,教育部官网上挂出一份《通知》。这份署名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国家语委的通知里面,提出三大部门宣布失效一批的规范性文件。在目录中所列的382个文件里,关于大学高校建设的985工程和211工程相关的文件被废止。也就是说,以后不再提“1998年5月4日江泽民在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上「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讲话”即985工程和“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的建设工程”即211工程。新的说法叫“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双一流”建设。 (更多…)

莲花季节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名叫塔希提的口红》 。】

一朵含苞的莲花
最初的记忆
像是一枝
饱蘸胭脂的笔
不画不写
只把生命的秘密
一瓣瓣开启
顺着风的呼吸
与新雨相遇 (更多…)

又梦见老屋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第一次渡海》。】

正在街上行走,忽然看见一伙人正在拆街边上那间老屋。已经掀掉屋顶了,椽子、残墙暴露在阳光底下。晴空蔚蓝,浮云洁白,我恰好站在了云影之下,很想近前阻止,腿却被绊住了似的,挪不动半步。悲从中来。也就是恍惚间,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街边空空如也。终于走近,只剩了一堆瓦砾。俯首,竟然蹦出来了一株绿,叶儿阔大,是梧桐。又一恍惚。嗨,竟是南柯一梦。起身,掀开窗帘,窗外楼顶,真悬了半轮晨月。看月,双眼竟然湿热。

老屋属县房管所。上世纪90年代初,每次回县,我就住那间老屋。本来是大妹租的,她却很少住。我喜欢了那间屋,是因为闹中可以取静。屋临县市街道,却高墙高窗,似乎被人视而不见。遇集,或者星期天我恰好回去,可见墙外的台阶上摆了小货摊儿,有人吆喝,也有人不吆喝,却罕见人光顾。收摊了后,有路人坐台阶上歇脚,或者纳凉,东一句、西一句闲聊,一直聊到黄昏。冬日午后西照,常有老人倚墙而坐,取暖中度过半天的孤独光阴。 (更多…)

独立日的正确中国版本应该怎么拍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原文首发于北朝论坛,作者“clightning”。】

覆盖半个城市的巨型飞碟6月29日凌晨突然出现在北上广深上空。

党中央深谋远虑,一边召集中科院社科院开会研究(席间带宽黑边眼镜略富态的年长领导多次发表深刻见解,轻微苏南口音),一边防备不测迅速开始疏散市民;

然而部分青年学生受资产阶级泛人性论蛊惑,拒绝疏散,对抗前来劝说的街坊大妈和警察叔叔,幻想自己首先接触天外来客带来先进技术和完美社会制度。

更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借机散布歪理邪说,兜售外星水、宇宙茶,宣扬末世论,聚敛钱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