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新媒体?我呸!

@ 二月 1,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共号“惠西安”。】

一、没想到看见了他

1月30日下午,微信公号zaixian6688的负责人 杜某刚 在参加一场名为“陕西新媒体社群联谊会”的活动时,被人当众指责“是盗用INXIAN的品牌,打着INXIAN的旗号进行商业活动的贼”,随后,指责杜某刚的人被“推出”会场。

接着,杜某刚在组织者 丛昊 的邀请下做了辩解。

杜说他的微信公号已经注册很久了,和INXIAN没有半毛钱关系。

图片

那么请看上图:zaixian6688在2014年8月12日才开始发布内容。而INXIAN的微信账户在2014年3月13日就已经“被消失”了,在此之后,出现了很多冒牌货,像杜某刚这样直接盗用图片和标识进行商业活动的,还真不多,请看下面三张图,直接用做微信广告的封面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他还在多次盗用INXIAN头像标识作为微信的“配图”。

图片

杜某刚很“怪异”,只在发布商业性文章的时候,才会盗用,请看他在2014年11月的文章:

图片

杜某刚还说他的账户是认证的,因为接到了INXIAN的警告电话,所以主动取消了认证。请看杜某刚当初的认证:

图片

他的这个认证,导致某些不明真相的人以为我们INXIAN是在深圳卖表的,还曾经在微博里大骂我们INXIAN是深圳的骗子公司,没有资格做“在西安”。请问杜某刚先生,您这个微信认证是哪里搞到的?腾讯公司应法院要求提取zaixian6688这个微信公号的注册信息,也是把这个深圳某表行的资料发给我们了,这明显不是您杜先生的真实信息,您差点把这个表行也给“黑”成被告了,您好意思说这个虚假认证信息的事儿?

杜某刚还说他把“zaixian6688”做起来和INXIAN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那么上面这些证据,您咋解释啊?再来看一个搞笑的:

图片

图片

这是杜某刚抄袭了西部网旗下“吃在陕西”的微信公号内容,导致“吃在陕西”的工作人员直接在微博里痛骂我们“没有版权意识”。

请问杜先生:我们为您的不良行为背黑锅的时候,您为什么不跳出来说您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您打着我们的旗号做广告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清楚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您吃完了我们的人血馒头,现在又说没有半毛钱关系!您就是一个大写的“无耻”吗?

杜某刚在30日的辩解中还说“…当时有二三百个帐户都叫‘在西安’…”,哈哈!我们INXIAN是不是要感谢这些“冒牌货”纷纷向我们那个“已经被消失的微信公号”致敬的行为啊?

杜某刚在辩解中只说了一句实话:“…我不知道侵犯了什么权,我也不懂这一块…”从他的盗用行为、从他在接到INXIAN的警告电话之后依然如故的行为中来看,他不是愚蠢,就是法盲。INXIAN将他起诉公堂,他竟然不去法院领传票,好像没事儿一样。

30日下午,我们本来也没想到杜某刚会出现“陕西新媒体社群联谊会”上,这次不期而遇真是一个意外。我们本来是很谦卑地希望向“新媒体精英”们聆听、受教的,没想到就这么遭遇了,我们很久以来都想看看他到底是“何等样人”,真是冤家路窄。对这样一个吃了人血馒头,嘴角的血还没擦干的人,我们很难不愤怒,所以就当场对他进行了斥责。

二、这也叫做得好?

然而可惜的是,在我们走后,杜某刚继续在场上进行“表演”,好像很无辜。一个姓刘的女主持人还说:“这个事情只有一个原因,都怪你自己,谁让你做得这么好呢?你要做得不好,还有这回事?好了,掌声鼓励一下…”然后,真的是一片鼓掌,还有人为他“叫好”。来看看杜某刚发的都是哪些内容吧,随意选取一天的截图如下:

图片

如果这也是做得好,这也值得“掌声鼓励”,那么请允许我轻轻地说一声:“你们这些新媒体,我呸!”

什么是新媒体?如果这也是你们所谓的新媒体,真庆幸我们INXIAN一直都坚持不做媒体、更不做什么新媒体。INXIAN认为中国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媒体,除了“喉舌”,就是“广告板”,有些喉舌目前伪装成了“新媒体”,其实并不是新媒体。如果你们有机会看看台湾、香港的新媒体发展到了什么水平,回头再看看陕西的“新媒体”,会有更深切的对比。

如果要做新媒体,也不是在当下,在当下,要做新媒体只有死路一条。的的确确,目前西安有人做出来了百万级用户群的产品,每月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入,不过那些也不是新媒体,而是“娱乐业”,还是不能带有任何政治风险的娱乐业,甚至是有意谄媚于政治势力的“娱乐”,娱乐走到了这一步,就成了“愚民”的帮凶,这在以后是要被挂路灯的。

在2015年2月9日,INXIAN又“被消失”了微博帐户“在西安”、“IN直播”。在2015年里,INXIAN在很多人看不见的地方隐忍地活着、坚持着,我们有自己的产品体系和价值观,从2008年开始至今,从未放弃。我们不求一时一刻的名利,更不在乎别人给我们打什么标签。好像都活在一个城市里,却是不同的“平行世界”。

所以,30日下午的那个刘姓女主持人说我们“当场怒斥杜某刚”的行为是炒作,我们认为刘姓女主持的这种偏见真是太好笑了,这种见识恰恰证明她根本不懂INXIAN。

当然,我们并不奢望每个人都能懂。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之一就是“让别人懂你”。

我们和杜某刚之间也不是单纯的私人恩怨,如果所谓的“新媒体圈”对他的这种行为姑息纵容,甚至还有“掌声鼓励”,那么贵圈未来只能像猪圈一样臭不可闻,搞“人傻钱少速来”的一锤子买卖,能有什么前途?

30日下午的“陕西新媒体社群联谊会”上,有与会者说微信对公众号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要打击?

这不是私人恩怨,是一场面向公共领域的“尊严捍卫战”,杜某刚可能从没想到我们会把他送上法庭,因为他低估了INXIAN的决心和韧性。

在2015年,我们会同我们的律师常玮平先生,进行了西安(也有可能是陕西)第一个微信领域的名誉侵权案,还有西安(也有可能是陕西)第一个微信领域内的知识产权保护案。前者的主角是孔某,后者的主角是杜某刚。

三、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我们的人离开“陕西新媒体社群联谊会”的会场之后,杜某刚的辩解更印证了此次起诉的必要性,我们完全有必要给这个“法盲”一点小小的教训了。

没有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抄袭和盗用就成为合情合理,创新和创意就没有了动力。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号召下,微信里一大票毫无创新和创意的公号被尊为“新媒体”的圭臬,是滑稽可笑的。

有人说在新媒体时代“只有首发,没有原创”,这是错的。不管在哪个时代,“首发”和“原创”都有,而且都很重要。还有更重要的,是从那个“点”发出来的“首发”和“原创”,这个“点”,我们称之为“信息源”。

比如,同样是日报,人民日报和华尔街日报的口碑、品牌形象就不一样,同样是时报,环球时报和纽约时报的口碑、品牌形象就不一样,同样是“在西安”,杜某刚做的和INXIAN做的就完全不一样。

然而,杜某刚故意混淆了他的“在西安”和我们的“在西安”,对我们的口碑和品牌形象造成了损害,INXIAN辛辛苦苦为塑造的品牌价值被他消费、被他污化、被他拿来给他其他的微信帐户“引流”…这显然是不能容忍的。

因为各种原因,很多所谓的“新媒体从业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们INXIAN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遇到了这样的侵犯,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口碑和品牌形象而战,杜某刚如果不懂这一点,也没关系,“法律”将教会您。

西安乃至陕西的互联网业,近年来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不太满意,觉得本地没有能诞生有全国影响力的大品牌、大企业,看看北京、上海、广州乃至杭州、成都,再看看西安以及全陕西,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点。有人说那个“某某某”和“某某”以及“某某某某”也是西安的啊,不过去外地发展了…

是呀,为什么要去外地发展而不是留在本地?各位想过没有?

我们不认为目前是一个适合新媒体发展的时代,如果你们非要说这是“新媒体时代”,那么好吧,我们认为,在你们所谓的“新媒体时代”里,不只原创很重要,首发也很重要,对知识(或者智慧产品)的产权的保护,尤其重要。否则,整个行业乃至社会都会沦为弱肉强食的野兽的丛林,每个人都会是受害者,因为——

当您今天为杜某刚的行为“鼓掌、叫好”的时候,未来就会有另外一个“杜某刚”去吃您的人血馒头。既然能吃、会吃人血馒头成为了一种被嘉奖、赞许的技能,无数个“杜某刚”都会磨刀霍霍杀向别人,没有人血馒头也会制造人血馒头。

请问您愿意生活在这样的丛林社会里吗?

我们起诉杜某刚的案子还没有正式开庭,我们也无意利用“舆论影响审判”,我们只是想就杜某刚的“辩解”再进行一次针锋相对的质问。

白娃、丛昊等人组织的“陕西新媒体社群联谊会”,一定程度上为“贵新媒体圈”的人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平台,我们INXIAN是圈外人,本不该“闹场”,我们是本着学习、聆听的目的去的。

我们也不想再和杜某刚进行这种“背靠背”的论战了。杜某刚在“辩解”里表现得很委屈,好像我们冤枉了他。好吧,不知道白娃、丛昊等人能否举行一次公开的辩论,让我们和杜某刚在法庭之外再进行一次对话?

我们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能“读懂INXIAN”,但是我们必须让更多的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INXIAN
2016年1月30日

这就是新媒体?我呸! 二维码网址关于我们
写给@陕西发布等官微的一封公开信 
给微博抄袭者的一封公开信
给墙内读者们的一封公开信
写在@在西安@IN直播被封之后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