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597期]生在赵国,何其不幸!

@ 二月 1,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1日。1942年的今天,延安整风运动开始。赵国开国皇帝在延安中央大礼堂做了《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提出“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开启了文革0.0的序幕。

[1]摊上事了

陕西知名畜生演员搭档“@苗阜 ”和“@青曲社王声 ”摊上大事了,因为他们N年前演出时调侃开国皇帝的视频被翻出来,其中的一句“润之对一堆”(2597期之10)惹毛了万千视水晶棺主为心中不可侵犯之圣人形象的毛粉。

苗阜王声本来在小剧场里面自得其乐,在陕西地界上挣得几分名气。因为郭德纲与北京卫视撕逼,出于捧曲艺新人对抗日渐势大的德云社的需要,北京卫视跟曲艺协会把这二人送上了2014年初北京卫视春晚的舞台,一段《满腹经纶》的相声引发了吃屎吃惯了偶尔吃顿稀的就当过年的网友集体点赞。苗王顺利登上了当年央视元宵晚会的舞台,一时风光无限。一年之后又在借着“反腐”的顺风正儿八经地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连中纪委都出来帮忙了,二人顺利打响名声。

但上过了春晚之后,二人自以为入了赵家人法眼,有些飘飘然了,一会儿玩电影一会儿采风,又是上《凤凰卫视》又是上《新闻联播》,还作为陕西代表出席赵国青联的年会,在三秦各地开专场走穴挣钱攒粉。2015年7月1日,苗阜在微博上透露他是个党员!12月26日,苗阜引述当年腊肉《七律·和郭沫若同志》的诗词,为腊肉冥寿造势,下面一堆脑残粉点赞。

但是你到微博上搜索“苗阜”二字,自动导出的却是“苗阜睡粉丝”“苗阜粉转黑”之类的负面,以及他自己回应跟搭档“裂穴”的传闻。

[2]滚出春晚

此一时彼一时,正当二人为春晚梅开二度殚精竭虑的时候,一段当年在小剧场演出的视频被扒出,然后规模更为浩大的毛粉就自动进入暴走红卫兵模式,来到微博下讨伐。1月28日晚,毛粉领袖“@司马南 ”将“演出中公开羞辱开国领袖”的帽子扣在了二人头上,一句“也许央视领导不了解情况呢…”将战火引到央视春晚导演组名下,而另一个腊肉脑残粉大V“@张清同志”正在为毕福剑“春晚高调复出”抓耳挠腮时,眼见苗阜跳出来,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向春晚导演组叫板,《让苗阜滚下春晚!》的大字报在29日0:00出炉,随后李旭之的《央视必须立刻拿下苗阜的春晚节目》的战斗檄文出炉,新帽子是“政治上不过关”。

图片自@苗阜

29日凌晨,@苗阜 感觉气不过,发了一段道歉的话,但这段话最后几句,颇有针尖对麦芒,向@司马南 和@张清同志 叫板之意,这条微博随后被删除。不知道是青曲社脑残粉的乌龙助攻还是毛粉的钓鱼,私信里的这段揭黑的对话也被人拿住了把柄。

图片自网络

29日5:02,苗阜发出道歉微博,“我能理解大家对老人家的感情…听批评,改过错…心里叩歉先祖…”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思想火炬 ”出来洗地,传达了苗阜“这段视频我内疚了很长时间”的心声。然后,苗阜2014年腊肉冥寿祝寿词和“身为中国人,该致敬自己领袖”的截图被翻出,夹杂着青曲社脑残粉的红卫兵们就分了两派,一派说认错就是好同志,另一派不屈不挠表示滚出春晚才是唯一活路。

30日凌晨,苗阜表示主动向春晚请辞,然后秒删微博。

图片自@西征木兰

1月31日,苗阜回到西安过年,配了张“现世安稳”的照片。而整个事件中,扮演“汪”角色的@青曲社王声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表现非常厚黑。

[3]呼之欲出

郭德纲在自己相声里面咬牙切齿地说“同行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必须neng死对方自己才能睡安稳”。不清楚这段视频是在哪个同行手里捂了多少年才放出杀招,但苗阜这次被群情激昂的红卫兵一脚踩在胸口,无处辩解,显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请辞的动作是个高招,但这步缓棋明显是在向上传递“不给您添麻烦”的意思,以后演出会不会被人泼粪尚不得知,但短期内肯定得夹着尾巴做人。恭喜苗阜,以后有了义务毛粉随时盯着你演出,记得要遵循创作不“涉黄涉红”的底线呦。

排队骂街,揪住小辫子不放,是非不分非此即彼,不斗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还是熟悉的年轻人的战场,还是熟悉的文革的味道。这种风气,自习帝登基之后愈演愈烈,演练地越来越熟练,所需要的,不过是一场像915砸车(1363期之1~10)一样席卷整个赵国的现实中的运动。

这场运动,已经呼之欲出。但是目标指向还不明确,会是蛤蛤么?

[4]集体表态

作为曾经的“核心”,蛤蛤的影响无处不在。从1月11日开始,赵国多地一把手纷纷亮相党报头条,高呼“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向上表忠心。1月15日的《西安日报》就将魏民洲“经常、主动、坚决、全面向中央看齐,向总书记看齐”的口号列在头版头条。然后,整个媒体圈这个消息就撤掉了。

这种宫斗戏码,结合博讯这篇《习近平迟早要活埋那些给他挖坑的人?》的报道读起来会更有味道。

[5]冤案后续

呼格吉勒图冤杀案(2549期之导语)被改判无罪后,当时主抓案件的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被推出来当成了替罪羊,“因涉嫌职务犯罪,另案处理”。剩下的26人,仅做了党内警告、行政记过处理,最重的不过“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而已。

2月1日,得知消息的“@呼格吉勒图父母” 质问:“当年在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把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一步步推向死亡。现今一个记过处分就过去了。能服众吗?能说下去吗?长生天啊!”

同一天,海南海口“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在浙江宣判,原先被判“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四川籍小伙陈满重审无罪。此时,陈满已服刑23年。

人生苦旅,活着才是艰难的事。这句话,呼格的父母,以及陈满的父母体会最深。

[6]华山孤魂

独自一人上华山观景的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生朱贤峰,自2016年1月25日从景区监视器中走进山门之后,已经6天没有消息了。这六天中,华山经历了大范围的降雪。

失踪者家属借助《澎湃新闻》的平台,跟陕西警察就“申请定位手机以缩小搜索范围”开始撕。陕西警方表示“法律方面的原因而无法进行”,理由是“只有涉及诈骗、公民被害等犯罪行为才有权限启用手机定位”。

[7]炸掉机场

因为威胁到了咸阳机场的安全,汉中洋县男子李新红在斯坦傻逼名录里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主动向110报告,称“我打工没赚到钱,我要弄死几个人,我不想活了”,“我要炸掉机场”。警方麻利通过手机定位锁定他在洋县的位置,然后他就有一年两个月的牢饭吃了。

这两条e报放在一起看,只有认识到“为人民服务”几个字里面缺了“赵家”一词才比较好理解。朱同学,谁叫你爹不当官呢!

[8]报废新规

北郊阳光新地小区的住户,1月29日晚上了夺命电梯,两条人命瞬间没了(2596期之7)。《华商报》采访小区住户,确认“物业曾说电梯在1月28日已完成年检”。1月31日下午,反应异乎寻常的质监局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要求立即在陕西省范围内展开地毯式电梯安全大检查。

赵国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在2015年7月发文,《电梯主要部件报废技术条件》在2016年2月1日开始实施。而《三秦都市报》技术性地忽略了这个内容,原文是“这个2月,赵国老百姓好事连连”。

只能再次确认这个结论,“每一次的意外,都是自己死亡的预演”。生在赵国,何其不幸!

[9]装逼作秀

这一段时间,西安交警明显加大了美化自己的宣传力度,快闪装逼秀刚弄完(2593期之5),这不马上就冒雪贴罚单然后剧情翻转烘托出“人性执法”的光环。《华商网》“马上”就联系到了未央区交警王奕晨,他说没有处罚是因为担心车主雪天驶离造成车祸等多种原因,所以对十余车辆进行了人性化执法。从这张照片中可以明显看出,王奕晨上街贴条时,他的搭档明显有摄影的功底。这种伪装出无意的“刻意”,上次是小孩隔窗递苹果给正在执勤的交警(2588期之[本周八卦])。

图片自@华商网

人民网1月29日的报道写着,《西安交警开展专项行动 查处违停车辆近5万起》,1张条子100块,500万入账。文中还提到,2016年以来,交警共查处非法营运三轮5500多辆,其中非法改装、加装车棚的会逐一进行拆除后再进行处理。假设一辆蹦蹦200块赎回,100万又入账。

[10]热线冷了

习马会上确定的两岸设立高层热线的idea很快就冷了,这个在2015年12月30号才刚正式启用的两岸事务首­长热线,因为蔡英文要掌权了,大陆这边没人接听电话,传递出大陆高层“不在服务区”的弦外之音。听一下VOA的分析,不无道理。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ntwaUI

[西安e报:259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36期]退休军人的特权
[西安e报:1502期]富得伤脑筋
[西安e报:1867期]过年的烦心事儿
[西安e报:2232期]堆雪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