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二)

@ 二月 3,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一)》。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鸳鸯

大致啊,你结婚的时候,别人送带鸳鸯的东西,你可拜要啊…

鸳鸯四个无情的鸟啊。不像布鸽厄、老鹰,都是一对对的。鸳鸯看厄要孵蛋里时候在一起,下了蛋就散了。我小时候看戏,那个西厢记啊,讲崔莺莺和张僧,红娘就四从那里面来哩,张僧和崔小姐成亲里时候,用哩铺盖就四绣哩鸳鸯。后来张僧不是中了状元了吗?他不后来就变心了吗?所以我就不稀罕鸳鸯。我跟赧姥爷结婚哩时候,他爹店里的伙计合钱买了个勒高哩大镜子,送的。上面就是莲花和鸳鸯。那个时候不知道,我用的盆也是鸳鸯的。结果跟赧姥爷就没过好嘛!

赧姐结婚的时候不也是嘛,用的门帘子和枕巾上边全是,我那个时候也不好明说,就说怪丑的。结果他们为了省钱不换。现在呢?你看看他俩过的!

燕子啊、喜鹊啊、布鸽厄啊,都是一对一对的。我看厄都比鸳鸯好。

电车和马车

我六岁之前没出过小平岛这片,俺爹什么东西一只是我要就买给我,不用我出去买。倒是上过几次旅顺。后来日本人来了,修了电车了,我才上黑石礁。那个时候电车便宜,好像是4分钱。电车也多,日本淫修了6条线。管哪个线只要是上车了,不过坐到哪都是4分钱。从黑石礁可以坐电车到大正广场(大正广场是什么地方?就是解放广场,大正是昭和他爹),从大正广场再换车就可以到长坂桥(青泥洼桥)和寺儿沟。

这个时候就有人开始做马车生意了。就像电视里演那种马车。两个马拉车,后面的坐先是两个朝前的正座,然后是侧着脸对脸的两个坐。赶车的坐前面,正好跟出租车一样。价钱也贵,从黑石礁跑到小平岛要两毛钱。养马贵啊…

马车一直跑到光复了还有。通了公共汽车了也有。那个时候公共汽车慢,也不太方便,从黑石礁到小平岛可不一天几帮,反正不多。有一阵工夫缺油,介些公共汽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招,正好介趟道上修道,把槐树都给掘了。公共汽车就开始烧树根子。冒黑烟,动不动就停了。有公共汽车的时候,马车也改了,改成大铁轱辘车,4匹马拉,一次能坐10个淫。

光复

意本淫是老毛子给打跑的,没有满洲国什么事儿。而且是日本先宣布投降,自己跑了的,所以大连这边不叫解放,叫光复。一光复了好些地名就改了,像星海公园啊,青泥洼桥啊,解放广场啊,都是一光复就改了名了。解放广场先是改名叫西安广场,后来又叫解放广场。斯大林广场日本淫在的时候叫长者广场,日本淫跑了叫中正广场,苏联淫厉害叫斯大林广场,苏联不行了又叫淫民广场。

刚光复那个时候可乱了,管哪都在砸都在抢,苏联淫光抓日本淫,中国淫怎么乱都不管。小平岛这块倒还好。给日本淫带道的那个姓徐的,是赧姥爷他爹的好朋友。没什么文化。日本淫赏给他不少钱,刚光复那个时候得亏了他,把自己家的粮拿出来给大家伙分——小平岛介边都是渔民,平常都是去买粮,要不是他把粮拿出来分,都饿死了。老毛子来了祸害淫啊,管哪抓大闺女小媳妇的。小平岛这边有船的,晚上都躲在船上。没有的,好几个就躲在姓徐的他家二层楼上。

结果苏联淫第一个找的就是他,谁叫他日俄战争给日本人带道的,抓起来不长时间就给碰死了。小平岛的保长连区长都给抓起来了,区长就像现在的居委会主任,小平岛当时划了9个区。一遭偷偷碰死了。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二) 二维码相关阅读
姥姥的故事
怀念我的奶奶
小新哥的故事
我和红白机的若干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