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追忆1983年拍雪景

@ 二月 3, 2016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的博客》,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维尔纽斯广场的地砖》。】

早起撩窗帘一看,外面已是个银白的世界。下雪了。则与老妻相商乘公交车去兴庆宫拍照。怕凝冰路滑,没敢开车。

1983年冬我俩也去拍过。那些年大都是多雪的冬天。也冷得很。御寒的鞋子主要是臭烘烘的胶棉鞋。妻蹬了双猪皮短靴,一件婚前的旧大衣,戴着当年非常时髦的晴伦丝脖套,很艳丽。那些年西安公园非常少,兴庆宫公园春夏秋冬景色承载着我们一代人很多温馨的回忆。

当年我是在西郊商校干训班参加培训,用商校门口的公用电话给她们学校打电话约的,电话费是3分钱。我回家取了照相机。戴了双白线劳保手套,骑一辆破旧自行车带她去兴庆宫公园的。没好意思翻墙,买了两张5分钱的门票。存车子处管理员不在,因此节省了2分钱自行车保管费。那年月只要下雨下雪,西安的各个公园里几乎没人,北风扑面空空荡荡,四下白茫茫一派,湖面结着厚厚的白冰,很有些萧索荒冷。若捡块石头抛向冰面,会发出一连串啾啾啾非常像鸟叫的声音。

哪像如今,简直人山人海,尤其是梅林里,到处是喜气洋洋的游客,男女老少都有,到处不停发出欢呼声,到处都在摆拍照片。有时候拍摄一个景致还要等。近些年暖冬期,能遇到如此大雪不多见了。当然不停遇到熟络与陌生的网友握手寒暄,一进北门,最先遇到的是网友“不占茅坑”。

遥想30多年前的冬日,我曾带我妻用海鸥4B、120 黑白胶卷在此拍雪景,当时白雪茫茫,举目一望四下没看到一个人。白驹过隙,岁月忽忽过去了30多年。景物如旧,我们也垂垂老矣步入暮年。我与老妻说,我的一些喜欢拍照的亲人朋友想必也在附近拍照呢。此话晚上得到了验证。

最后腹中饥饿,则到湖北岸的南熏阁里叫了粉汤羊血、面饼、豌豆糕,坐在火炉边吃饱了返家。

雪景
1983年拍的雪景

雪景
2016年拍的雪景

雪天追忆1983年拍雪景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的六十年代
1976年的五一节
35年前的兴庆公园
41年后重回阎良武屯镇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