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从调查记者到调查律师

@ 二月 3, 2016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体验韩国之:昌德宫及后苑》。】

一、好电影

电影《Spotlight》讲的是一个关于调查记者们的故事。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报道了美国波士顿地区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的事件,令人震惊的是这一事件并非是孤立存在的个案,而是普遍、成系统性存在的丑闻,涉及近百神父以及上百受害者。

这一事件震惊了当时的美国社会,在当时热播的美剧The Practice(《律师本色》)第七季中就清楚地反映了该丑闻在波士顿造成的影响,剧中的主角Bobby因此选择脱离天主教会,该事件在当时的影响可见一斑。而披露这一丑闻的,正是《波士顿环球报》的“聚焦”(Spotlight)栏目,也正是电影的片名。

电影《Spotlight》讲述的就是《波士顿环球报》“聚焦”栏目披露这一丑闻的经历。对该电影的质量我毋需多言,该片获得了今年奥斯卡的6项提名已经是对电影实力的最好说明。这6项提名包括:最佳电影剪辑、最佳原著剧本、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与最佳影片,无一不是重量级奖项的提名,足以说明影片的优秀。

二、由调查记者到律师行业

引起我注意的,其实是在知乎上看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生方可成(前《南方周末》记者)通过该电影对调查记者的介绍,发现他所介绍的内容对于法律行业来说,或许也正是可以借鉴的。就像我之前说过在分析法律问题时可以借鉴咨询行业的SWOT分析法一样,律师们同样可以借鉴调查记者的工作方式,因为法律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发现事实。

在方可成的回答中,简述了调查报道的成功的几个因素:

  • 团队合作:团队就像是一支球队,Spotlight栏目负责人更像是教练的角色,团队也需要不同的角色。律师团队亦然。
  • 完善的资料库:《波士顿环球报》非常重视对以往报纸的收集、整理。律师办案通常都会对某以法律问题进行大量的研究,这样的研究资料在案件结束后不应该被放入档案室束之高阁。对于案卷,应当分明别类进行整理,或者委托专人或专业机构进行整理,以方便日后调取案卷中的内容。
  • 不停地整理、不停地看资料:按照老六所说:好东西是聪明人下笨功夫做出来的。依此类推,好案件都是聪明律师下笨功夫做出来的。处理案件同样需要律师们不停地整理、查阅案件的事实资料、法律依据,这些都是笨功夫。
  • 线人:人脉关系网,良好背景可以给调查记者带来的优势,会让别人高看一眼。律师工作与调查记者一样,都需要与人打交道。同样需要倚重人际关系,校友网络、律所、加入的民主党派都是可以拓展人际网络的基础。
  • 采访技巧:调查记者在工作时,通常需要说服不愿接受采访的人开口,这其中最重要的素质就是脸皮厚,另外还有一些技巧:
    1、暗示自己已经获得了大量信息,只缺少对方这一环,改变“说了也没用”的心理;
    2、暗示已经找了另一方,如果不接受的话对自己不利;
    3、强调社会意义,良心;
    4、利用带入,让受访人对案件情况感同身受。
    而这些技巧,律师们在与证人们打交到时正好运用,简直就是邀请证人出庭的指南。
  • 利用法律:对于媒体,需要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比如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反过来,对于法律行业也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利用媒体,比如近期北京海淀区法院审理的“快播案”中,对庭审的网络直播让媒体、自媒体对案件的审判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 旁观者视角:对于波士顿地区的神父猥亵儿童事件,很多当地人都有所耳闻,但真正下定决心披露这一事件背后体制问题的反而不是波士顿人,而是《波士顿环球报》从集团“空降”来的主编。在法律实务方面,许多外国律所都会设有首席运营官(COO)的职位,这一职位往往由非律师担任,分管行政、财务整合、人力资源等方面。比如近期从金杜律师事务所离职的Rachel Reid就是这方面人才。管理人员专业化也是律师事务所的发展方向之一。
  • 报社的投入:《波士顿环球报》能够容忍一个精英小组在长达数个月的时间内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进行调查。对于律师工作来说,部分案件的处理也需要投入高额成本,尤其是风险代理,甚至需要整个律所投入资源,这就需要对能够承接案件进行综合考虑成本因素。在美剧里面甚至有为律师事务所提供融资的服务。

海报
《Spotlight》海报

三、律师行业的可能性

2016年1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依法切实保障律师诉讼权利的规定》。该《规定》针对审判实践中存在律师调查取证难等问题,采取了相应的措施,进一步明确了人民法院对律师有关申请权等诉讼权利以及人身安全的保障。

原本律师职业相对于其他职业就有一些特权,比如可以去调查个人的户籍信息、企业工商登记档案、会见案件的嫌疑人。而随着律师调查令的普遍使用或许会开启律师职业的另一种可能性——调查律师。在美剧The Good Wife(《傲骨贤妻》)中,里面的调查员对于案件的审理有时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调查员所发现的证据,会改变、甚至是扭转案件的审理结果。

因为“私家侦探”在我国并不是一份合法的职业。因此,背靠法律、持有律师证的调查员或许是调查“外遇”、企业经营情况及各类事实的最合法的选择。这部分律师会专精于调查事实,与出庭、非诉等领域的律师进行分工配合,利用所发现的事实为己方提供更多有利的证据,或是及时发现企业的经营风险。

因此,说不定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所培养的法律人会专长于事实的发现,成为稀缺的法律人才而被各个律所争相邀请也未可知。

四、律师事务所的文件挖掘

有一定年头的律师事务所都会积累大量的案件材料,通常都是大量的纸质文件,既不易检索,也不易整理。这样的文献归档工作较之媒体的文献整理工作来说实在是相距甚远。在电影中,《波士顿环球报》把所有过刊的报道都分门别类,即使没有搜索引擎,也能够快速所需要的资料。而《纽约时报》则把全部过刊扫描上网,我也因此找到过《纽约时报》对李鸿章的采访。

另外,用大量文件淹没对方也是诉讼中的战术,有效的文字识别(OCR)技术是未来律师事务所基础的技术储备。程序检索的工作能力和强度远远超过手动的Ctrl+F(文内搜索功能)的检索能力,大量的文献检索工作只有交给程序去做才是可行的,所以非常有必要开发合适的文内检索程序(有时甚至是需要图像图像检索或者音频检索能力)以协助律师们工作。

这样,档案整理所产生的价值,会成为律师事务所实力的倍增器,尤其是对于新入行的律师,利用已有资料进行学习可以实现快速成长。

当然这并不是简单的停留在技术层次,而是需要律师事务所从体系上重视自己的知识管理工作,匹配相应的人员与资金。

五、法律思维的未来

像法律人一样思考(Think Like a Lawyer),一直都是法律人引以为豪的思维方式,但是,法律行业也面临着来自于其他行业的激烈竞争,吸收其他行业的经验与方法并非是让法律人抛弃法律思维,而是让法律人用更加宽广的视野去审视现实中客户的问题。

或许正如同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教授Michael C. Dorf所言:并不存在所谓的像法律人一样思考,只有清晰的思路与混乱的思路。

《Spotlight》:从调查记者到调查律师 二维码相关阅读
技术宅的《火星人》
从《硅谷》看创业公司的知识产权保护
《三体3》中幻想的法律
贵国司法系统就是个笑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