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02期]董先生,退下去的高潮

@ 二月 6,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6日。今日早晨台湾高雄地区发生6.7级地震,截止晚上23:39分,本次地震共造成15人死亡,480多人受伤,157人失联。追了一天报道,发现台媒没有通稿,没有领导人第一时间奔赴现场指挥救灾,只有最新最快的灾情报道。天佑台湾!

楔子:

明天就要过年了,今早走进办公室,看上去一片空旷,只有我与13楼的这间办公室相互静默,屋外蓝天,屋内是一串敲击键盘的声音,一时间氛围显得特别怪异。网上有个段子精准的形容了接下来的春节假期:工厂停工、商店关门、政府陷入停顿、股市无法交易,富人拖家带口奔海外,穷人们急于把货币兑换食物和衣服,许多家庭在家门两侧挂出标语表达诉求,无人看管的儿童四处点燃火药制造爆炸,本该工作的人们抽烟、酗酒、打牌,中老年人集体参加封建迷信活动。

本周西安无大事,我写写,您看看。

[上]董先生,退下去的高潮

从陕西两会的假高潮中退却下来的媒体们(2591期之6),在接下来的这周里各方面都显得有点疲软。再加之本周是春节放假前一周,有什么事不能过年再说呢?

本着这一想法,无论是电视台、网媒还是所谓的本地新媒体们早已经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人心离散的时候,哪会有什么好看的新闻,不过是一些堆积起来的无用素材,比如西安出行,哪里有停车位,哪里的店过年不打烊,过年来西安怎么玩等等,这类月经帖每年都会被扒拉出来,没有一点儿新意。

就像每到过年时候,就会有人傻了吧唧的跳出来呼吁为了西安蓝天,过年不要放炮。治污减霾办当然也顺应“民意”的表示西安天气如果出现中度污染,将暂时禁售烟花爆竹。这真的没什么欢呼雀跃的,屁民屁民,意思就是人家玩弄你就像放屁那么简单。你是个草民,谁都敢来欺负你一下,你放炮是吧,你就是造成雾霾的元凶了,虽然这个城市的雾霾成因有很多,但过年期间的雾霾一定是属于放炮的,春秋季节那是因为西安私家车多,冬季是取暖,夏季是因为没有风,都怪秦岭把雾霾挡住了。但蓝天都是治污减霾办铁腕治理的功劳,他们每年都要为西安人民抢回好几百天的雾霾。

私家车导致雾霾,放炮导致雾霾,限行限炮,没什么别的原因,因为你好欺负,你没有议价权。

有些人就没人敢欺负,董先生前脚刚说是因为年龄问题从西安一把手的任上退下来,转眼之间就返聘上岗去了政协继续发光发热,其路线就好像去年的孙叔一般(2567期之1月),每每看这样的新闻我都会恍然大悟:共产党的党章里写工厂党员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原来是真的,起码从脸皮上来讲不是特殊材料,不会做这么无耻的事情。与董先生这个返聘消息同期放出来的还有一个西安中院院长任高潮辞去了院长职务,对于这位名字很咸湿的院长,我看到的消息都是从网上扒来的,也是语焉不详的表示这位院长是一位两头吃的主儿,高潮先生也不管网上名誉如何,不懂得删帖子,这一点应该向董先生学习学习的。

旧人退位,自然会有新人来替。

上官吉庆当了西安的新一把手(2600期之1),这个透着吉庆的名字,在宝鸡的风评可不是太好,人送外号上官高架,因为此人最为热衷建造高架桥。到西安走马上任后,又放话要修高架,这也算是坐实了上官高架这个名头。这位主满嘴的假大空和各种专有名字固定句式,颇有些当年董先生的风范。郭德纲老师曾经这么形容:你那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神韵。对于西安将来的发展到底会如何,谁的心里都没有谱。

但这并不影响媒体们热切的造出一堆堆的大便新闻来,更为好笑的是我在一家新媒体上看到有人费心费力的在考证上官吉庆是芈月的族人,你没看错,就是芈八子。这篇文章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初中历史书上形容晚清时期万马齐喑的场面,文化人们纷纷埋头于故纸堆,不问世事,然后清朝就完蛋了。

其实这周是有好新闻的,比如说友谊路梧桐树被暂时安置在了长安区,这算是一个好的事情,因为有人来反对(2454期之1),所以,从挪走上千颗梧桐树减少为挪走上百颗。但西安人是健忘的,我也很健忘,这事儿我能记一年,但不保证第二年还能记住,到第五年可能就忘了这事儿。我不知道这些书以后的命运会如何,因为这些年里西安砍过不少的树,后来都不知所踪了。

还有两条农民工讨薪的,一个是河南农民工在渭南打工一年,去公司讨要薪水被保安暴打;另一个是西安十几个农民工因为一直要不到工资,心生怒意点着了工地的废弃材料。两件事都是讨薪事件,一个透着心酸,我都不敢相信再被西安人歧视着的河南人会是这么弱势,以及西安的农民工真的傻逼的无可救药了,你们要不来钱,不应该靠着点工地的废弃材料来吸引记者,你们应该放把火自焚来引起全国的关注才对啊。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国家要自己的劳动所得能卑微到这种地步。

我没有歧视农民工的意思,在我的生活环境里,农民工其实并不陌生,他们是我的乡亲,有好有坏,我听过有人津津有味的分享怎么偷走工地的电线来卖钱,听过有人哀叹钱一年比一年难挣,这个行业整个知识水平是很低的,他们不知道怎么维权,不知道找谁,你说不是有那么多新闻了吗?如果你在工地上干过,你只会做三件事,吃饭、干活、睡觉。所以,我希望每一年农民工都能拿到自己的钱,高高兴兴回家,无论人品卑劣还是怯懦。

相比于你国对某些事情遮遮掩掩来说,台湾政府在今天地震中的表现是让人值得尊敬的:着重于报道地震险情,人员伤亡,马英九跟蔡英文都在谈论自己是如何参与到救灾中去的。

不像你国新闻媒体一篇800字的灾情报道里开头400字是各种头衔的领导按官帽大小排好座次然后宣布他们第一时间到达了现场,然后200字介绍一下灾情,剩下200字表示要众志成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号召性语言。

你国五毛在高声呐喊:生在中国,何其有幸,纵做鬼也幸福。我今年最为费解的就是,以前要是有人说贵国哪里做得不对,还有五毛跳出来说你看米国脸上也有屎的,到现在已经进化成了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得跟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这种无耻让我一度感到很不适应。

这会儿再说什么新年要有新气象是有点儿不那么应景的,因为你2013年制定的201年新年计划到了2015年你惊讶的发现你还是没有完成,别担心,2016年请继续努力。

多看看书,多跟有趣的人打交道,多学一门技术,这都得靠时间去磨,就像平安落地的董先生一般,生活没什么高潮,都是靠平日去慢慢打磨的。

[下]候鸟

在城市里打拼一年的Andy、朱丽叶、麦迪们脑海里早都想起了归家的讯号,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似乎在中国成了一种常识。我其实是很能明白春节回老家的心情的,不过在连续去过好几次城西客运站,然后等了2个小时买到票,再排6个小时的长队在冰天雪地的东风里,我回家的心情就没有那么热切了。毕竟,西安的冬天还是很冷的。今年的城西客运站也是如此,跟往年没什么两样。

与回家艰难相比,包子帝全国乱跑,冲进群众家里接锅盖的日子又来临了,我怀疑这是八路军在长征时落下的病根,没吃少穿,走到有人烟的地方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厨房里揭开锅盖看看锅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不负包子帝期望的是老百姓家的锅盖底下总是有热气腾腾的食物。让我失望的是今天早晨上班时,特意从吴家坟下车跑去吃豆花泡馍,发现店家早已锁好的卷闸门上贴着一张A4纸,初号字体的写着:回家过年,暂时歇业。中午去吃面发现面馆早就关门了,中午去卫生间看见同事对着卫生间的大镜子,举着一把电推子在剃头,犹如跳蛋一样的嗡嗡声从卫生间洗漱台绵远悠长的传出好远,大街上车辆锐减,整个城市忽然冷冷清清的,坐地铁无论哪站上车都有座位,一座城市,好像栖息着无数鸟的大树,忽然间鸟雀散尽,飞往不同的省市和区县。

我们算是一种候鸟,南下北归,总想找到一个栖身之所。

但即便是历经千难万险回到了家里,也不能代表你就可以安心的过年了,你这一年在外对象谈的咋样,你国商家是最令我佩服的,平安夜能整出个平安果来;过年能整个租女友回家的生意来,记者跑去采访,有某位陕西区的代表立即热情地向记者推荐了妹子,7天1万,更奇葩的是还能异地调货,不过车费得雇主掏钱。但随即告诉记者只能花钱约下,不能花钱日下。

有关此事,某位西安市民是这样作答的:反正父母都是为了我们好。

前段时间,我表妹跟我闲聊正好也提到了这个话题,起先是我姨每天都担忧我表妹嫁不出去没人要,一天打三个电话,整个人已经属于歇斯底里的那种;另一方面我表妹人家有个男朋友,但我姨不同意这个娃。

表妹问计于我,我其实没什么好办法,我姨这个人我只能庆幸一点的是我不是她生的,典型的中国家长,句句不离这都是为了你好。最后我告诉表妹,你现在的工资完全可以保你衣食无忧,你是个独立的人,你不用去听你妈的话,你男朋友你觉得还不错很爱你,你俩就处着吧。

我至今不能理解一个家长到底会有多傻逼才会在众人面前贬低自己的孩子,以及孩子只要一拿吃的就讲孔融让梨的故事,你们他妈的知不知道孔融最后是怎么死的?

我也不能理解“是男人就喝了这杯酒”以及“你不喝这酒就是看不起我”这种傻逼劝酒者为什么还没喝死,强行硬灌他人喝酒就显得你威武了?来看看律师咋告诉你的:强行劝酒若导致对方出现意外情况,劝酒者是要担责的。

总之,春节来了,请尽量过得欢乐祥和,毕竟你是本着这一目标回的家,就忍受7天时间罢了。

后记:

下班,我约了友人找了一家还在开门的饭馆,对坐,碰杯,互祝新年好。出了门,裹紧了衣服领子,分道扬镳,他也开始了短暂的春运之路,而我坚守西安,今年准备做一只寒号鸟。

[西安e报:260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41期]谁偷了李县长的牙刷
[西安e报:1507期]新年礼物
西安e报:1872期]雪中行路难
[西安e报:2237期]社会是个大课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