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来了

@ 二月 7,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张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 。】

唐大明宫遗址公园上,几位老者坐在路边的石凳上,沐浴着冬日的阳光,倒也悠闲自得。其中一人留着背头,稀发如雪,扶杖而立,却一声叹息:“年来了!”其余人皆唏嘘,有的还屈指盘算起来。又其中一人说:“腊五刚过,腊八一来,这年就看着、看着近了!”众皆点头。又其中一人叹道:“唉,你说活人咋这快的?我老是梦见自己放羊呢,那可是60年前的事!”

我恰好经过他们身边,闻言一惊,竟放缓了脚步。我这是散步呢,还是赶路呢?这一年对我来说,也是“匆匆,太匆匆”。年刚过,上班了。事情都在年前攒着,真个“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况且背后还有人催逼。想到的、没想到的,从天而降的,不期而遇的,事稠矣,都排队等候呢!饭要亲自吃,觉要亲自睡,一些事即使有轻重缓急,也非得亲自做。事情或许看人的眉高眼低,时间待人却一视同仁,谁也不多得一分,不少得一秒。日出日落,不等人的。就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得撞吧?撞钟是撞天天呢,不是过家家呢,好玩吗?我常去某寺院,僧也老,那里撞钟的,已换了好几茬了。

我是步行上班的,每天穿越大明宫遗址公园,能感觉到年的来,年的去。春日一路走,一路花花绿绿,美吧?春去了!夏日一路走,一路蓊郁葱茏,美吧?秋来了!秋高气爽,桂花飘香,秋色也颇宜人呀,可“西风更兼秋雨”,连树木花草都解得凄凉意,何况人呢?撵走秋天的是飞雪。某年见一乡下老者吻树上雪,胡子与雪一样白,转身对我笑呵呵:“我闻年呢!”我若有所悟。在老者眼里,瑞雪兆丰年嘛!杜甫诗云:“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时乎时乎不再来,“感时”不由自主啊!没有长别,总有短别,人心有“别”,能不恨吗?至于我,“感”是天天有,“恨”却日日无。花开花落,恨有用呢?春去冬来,恨有用吗?再说了,恨谁呢?只能恨自己了!这一路的春夏秋冬,各是各的风景,我只顾了赶路,我辜负了哇!

配图

走在路上,我忍不住琢磨:“年是个啥嘛?!”环顾左右,寒林萧疏,麻雀啾啾,阳光寂寞,行人稀少,眼前你来我往的,都是些匆匆过客。忽然就想起了庾信的话:“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人和树是一样的,人脸上的皱纹,不正是树的年轮吗?人是不知不觉中,年“住”脸上了。年复一年,脸上渐渐就显现“年轮”了。李太白感叹:“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岁月饶过谁呢?美容化妆,“年轮”或可“掩埋”,却无法“驱离”或者“消灭”,宿命使然,谁能不然呢?

一年像丢盹,忽地又来了!不能闪避,那就面对——也只能面对了。我忽然觉得年是与人例会来了。话别兼拜托,辞旧而迎新。一年的时间,不可谓长,不可谓短,春夏秋冬轮回呢!心在自己肚子装着,扪心自问吧!是非、苦乐、得失,自问便自知。心里多一些感恩,年来了就多一些感念;心里多一些自省,年来了就多一些清醒;心里多一些亏欠,年来了就多一些付出;心里多一些担待,年来了就多一些担当;心里多一些自信,年来了就多一些自强、自律。如果这样过年,或许更心安理得些。虽然好过是过,难过也是过,得过且过当然也是过,但过和过不能同年而语。年好有一比,譬如父母的爱:“爱你没商量!”你不愿意,你无法拒绝。

年来了,总得给人提个醒吧?敲个警钟,使人有所警觉:衣食无忧了,能因此乐而忘忧吗?空气都这样了,还响炮依旧吗?乐极生悲,还贪杯吗?富得流油,就可以消费无度吗?富贵病已成流行病,还海吃山喝吗?

年来了,免不了送往迎来。若送的是真情,迎的是心情,那年就不异于西方的“圣诞老人”了!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年来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给嘴过年
过年就是过娃呢
过年随感
重要的是快乐 不是过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