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的暴徒,我们给你唱赞歌

@ 二月 10, 2016

原文首发于《热血时报》,作者“盧斯達”。本文写于2月8日香港旺角暴乱事件之后。】

旺角骚乱,在电脑看见一些影像:几个警察追着一个女人用警棍狂打,血流满面;示威者掟砖,打中一个警察,又是一面血。警察拔枪发射,示威者在街道集火焚烧,红红的照亮黑夜的旺角。

很暴力吗?是暴徒吗?他们是暴徒,但我一定站在他们那边。事情从来就不是小贩熟食的问题,而是一直以来的政经压迫、警察在雨伞革命时种下的仇恨种子,现在开出熊熊盛放的花火。

朱经讳、旺角七警、无数被警察打过、每日都有的警察犯罪事件,每日施肥,所以一块砖头打在警察的头上。他是无辜的吗?但警察这个团体,是恶贯满盈。只要穿起制服、持枪执棍,一个再清白的人,都同担一份罪孽。天行常存,人的意志无法改变因果报应。

在龙和道、在旺角的大街小巷,两年前,香港人曾经给过机会。他们恪守香港社会一直的社教化——和平、理性,抵抗都是消极,不会伤人。但换来甚麽?是更大的镇压、梁振英胜利的微笑、泛民主派「係鬼係热狗」的指控、权贵阶层的冷嘲热讽(好像王晶)。

冲突的并不是人,而是政治;旗未动,是心动;火焰和胡椒喷雾的电光幻影之下,是社会两股力量在斗争。一方面是依附中国殖民政权、以及未解殖的社会体制馀荫(如地产霸权、官僚组织)的既得利益者,另一方面是一无所有、受到压迫的人,他们发出怒哮,而且只是刚刚开始。

即使是纯粹发泄,都没有可议之处。每个社会都有这两股力量的斗争,但在香港,冲突的转圜馀地越来越少。从梁振英到街上一个嚣张跋扈的警察,都是吃食转圜馀地的佈局。如果这是暴力,我站在暴力那一边,因为肢体的暴力,在无孔不入的制度暴力、社会暴力、殖民暴力之前,虽然不能改变甚麽,但至少是发出人性的反应。当你被欺负到这个程度,再探讨反抗谁对谁错,这个警察是否无辜,真是很天真,也很无关大局。

配图

有泛民律师说,是梁振英有心挑起暴动,可令自己更能掌大权,以在选举如何「打残泛民」…我觉得很可笑。

社会的全面冲突,是阶级矛盾和国族矛盾的全面爆发,他们却始终在想泛民的选举游戏,脑袋也只能作议席运算。这些人其实应该自惭形秽,不是泛民主派也支持修改议事规则,连议会抗争都失效,议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甚至连帮市民解气出气的能力都失去,我们看到了真相,一切体制内的方法都没用。

有暴乱,有人流血,你们这些权贵满手都是;如果有人死,则你们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如果我是这些饱衣暖食,逸居而无教的上流人士,我会惭悔;如果我是民主回归派,我会切腹,是甚麽人有份支持香港落入中国的殖民统治,令到所有矛盾激化至此。

哦,周保松或者杨政贤之流又会说,我城充满矛盾,令我流泪啊。我从左翼的角度去看,这种冲突,源于政治和经济矛盾,不是讲耶稣、听听保松的课、道德思辩一下就会解决。香港人不满意,而这不满意不是玄虚的道德价值,而是实际的资源分配、发展前景。当政治体制不改变,人民没有生路,冲突只会继续,也必须继续。

我们给过机会、走过太多歧路、也浪费过太多时间。旺角的暴徒,这是无能的我们给你们写的讚歌。香港人在火焰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旺角的暴徒,我们给你唱赞歌 二维码相关阅读
香港要是沒有中國客就會餓死?
香港,认命吧
人性化的香港
口述历史:香港法治掌故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