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点司法民主

@ 二月 15, 2016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原标题为《关于司法民主》,感谢作者“duoduolo” 的原创分享。】

谈及这个问题是因为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关于陪审团制度的问题,问题是说,中国该不该实行陪审团制度。之所以会写个这个短文,是因为知乎上的回答令我非常吃惊,大部分人认为不应该实行陪审团制度,理由是“人民是愚蠢的、短视的、非理性的”,或者是这个观点的精致表达。

我想首先谈的一个问题是,现代社会,谁可以谈论法律问题?因为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士,我也没有法律专业知识(也不想有),那么,我有没有资格谈论法律问题呢?我认为是有的,这是基于我是一个民主主义者,我认为人民的政治参与是基本权利。

法律事实上是现代社会最主要的统治形式,假如人民不能谈论法律,那法律统治的合法性就荡然无存了。从实际操作上看也是符合这个原则的,法律制定是由具备政治代表性的代议机构进行的,他们多数并不是法律人,而不是由法学教授、法官、律师组成的委员会制定的(当然他们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说,一个普通人,没有资格谈论法律统治的问题,那么这种法律观念,就同时否定了现实和理论。所以,法律统治问题,首先是一个人民可以谈论,也只有人民可以谈论的问题。

然后是司法民主的问题。我上面一段举例的是立法民主,那么是不是司法就应该靠专业权威而不是政治民主呢?我认为这是站不住脚的,从实践上讲,即便在中国这种大陆法系国家,司法创制法律的作用也是不容低估的,很难再司法和立法实践中划上一个泾渭分明的界限。而且,如果司法诉诸专业权威,那么立法上的政治民主也会荡然无存,因为任何法律都有实施的问题,如果它的实施不是民主的,那么它就谈不上什么民主,而且它的实施会反过来制约立法,司法会告诉立法,你这么样不行,那么政治民主实际上就失效了。任何一个民主主义者,都不应该接受专业权威凌驾于政治民主之上。

图片
网图

我这里提出的是一个更加微观的辩护。为什么需要陪审团?法律实践中,不免存在事实认定的问题,一个事实如何是一个法律事实,实际上,并没有一个机械的程序去判断,我们常说“证据链”,什么样的证据链能锁定一个事实呢?从认识论上来讲,没有任何证据链可以锁定一个事实,这是不可反驳的。那么,这里的判断实际上是诉诸司法程序中,具体执行者基于常识的判断的,而这个判断是不可能形式化、规范化的,它必须一例一例地、诉诸个人地处理,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法官做出的判断,认识论上的效力不可能高于陪审团做出的判断,如果不是低于的话,实际上我认为法官——一切司法体系内的执行者做出判断的认识论效力是显著低于陪审团做出的判断的。我们在这件事上本身就诉诸了“常识”,而陪审团的“常识”显然要比少数司法人员的常识更有效。如果没有陪审团制度,在事实认定这个环节,司法体系的合法性就是有问题的,我们对于人治的不信任——这是法治的基本原则——不能是机会主义的,我们创造法治,不是为了创造一批以法律为专业的统治者。

最后一点想法。司法民主,扩大点说,法律民主,是法律统治合法性的根本前提,不具备法律民主和司法民主的法律统治体系,且不说是否有效,首先是不具备合法性的,它就没有谈论是否有更好社会效果的资格。这对于民主主义者来说,应该是一个基本的认识,不认同这个,那肯定是反民主的。知乎上的观点令我感到担忧,中国是一个经过伟大社会革命的国家,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所谓革命,就是破除各种权威,政治上民主,社会上解放,今天中国各个方面都在经历恶性保守主义的回归,这种赤裸裸地对于人民的鄙视甚至仇视就是其表现之一,对我个人来说,这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这种恶性保守主义必定会遭受激烈的反弹,它的后果可能是超出我们想象的。

谈一点司法民主 二维码相关阅读
当警察来敲门
警察找你怎么办?
《三体3》中幻想的法律
贵国司法系统就是个笑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