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11期]重归十强之列

@ 二月 15,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15日。2015年的今天,在重重保卫中,庆丰帝出现在西安南门城墙上,“同市民亲切交流”(2246期之2)。

[1]合法啪啪证

2月14日是西方传统的情人节,刚好是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急不可耐要“合法”啪啪的年轻情侣们,在这个纪念一名为年轻情侣秘密主持婚礼的教士“瓦伦汀”而被罗马皇帝下令绞死的日子,走向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义无反顾地投入“围城”之中。

华商报》从两级民政部门得到的数据是,2016年2月14日,西安共有1546对新人领证,58对夫妻离婚;陕西省则有6777对新人领证,352对夫妻离婚。西安的数据,比2014年的2794对新人少了一大半(1880期之7),比2015年同期1336对一点(2246期之7)。

[2]扎堆生娃症

2015年是农历羊年,民间素有“十羊九不全”的说法,意思是十个属羊的人,九个命运都不怎么好。后来考证出原话是“十羊九福全”,因为百年前属羊的慈禧太后当政误国,老百姓记恨,羊才无奈地背上了这个“九不全”的黑锅。时钟走到2016年,“属猴的性格不好”的说法又爆出来了。其实,哪天领证,哪天结婚,哪年生娃,都是随性的事,只要在这个蓝色星球上呆着,就不能逃脱出它围绕太阳公转并且自传的日夜更替、四季更迭、年岁轮转。每天都有人出生,同样的,每天都有人死亡。而为啥老是把“讨个吉利”做为结婚、生娃的年月日而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呢?

赵国统计局的数据,是2015羊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655万,比2014年减少32万。卫计委的说法一是因为生肖偏好,二是育龄妇女人口减少150万左右。到了2016年,因为生肖偏好和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2502期之导语),将会产生集中生育潮。如同潘基文在新春贺词中说的“猴代表着智慧、灵活与好运”,年轻的父母也会对这个“吉利”趋之若鹜。猴年大年初一到初六,西北妇女儿童医院出生的猴娃,同比增长三成

[3]黑户漂白政

一个月之前,赵国国务院发文,要求解决1300万无户口人员的身份问题(2579期之5)。但改革方向指明了,不代表就能顺利落地。各个地方政府虽然一再表示,上户口和超生罚款不挂钩,但不代表这些钱可以不交。《新华网》2013年的一篇报道中提到,每年征收上来的名为“社会抚养费”的超生罚款,至少200亿赵币,而且去向成谜。《纽约时报》采访北京计生委的一名工作人员得知,当前的政策,是在2016年1月1日,即二胎政策生效的时间之前生育二胎的家庭,违反了原先的计划生育政策,应该缴纳罚款。而政府最有可能采取的办法,是通过法院来追缴这些罚款。

超生罚款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于张艺谋为“政策外”两个孩子缴纳的748万(1597期之51800期之11814期之21821期之11845期之2)。而已经从运动员转型综艺咖的田亮,也曾因为第二个孩子的出生,被陕西计生委狠狠地揪住了小辫子(1208期之9),陕西省体育局以“不再担任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一职”来搪塞传言中的“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

[4]手游钱好挣

春节还没过完,西安市民王先生和妻子就得为自家的熊孩子大出血了。他们家的娃,因为迷上了一款手机游戏,在不知不觉中,花去了跟游戏绑定的银行卡中的两万八千元。按照《第一新闻》现场的采访,得知这一消息的父母第一感觉是“惊悚”。

当钱不明不白地“被同意”花掉后,夫妻俩去找手机运营商和游戏运营商想要个说法,但是他们遭遇到典型的“消费者维权困局”,就是双方都在踢皮球,正式的说法是“领导正在处理”。

感觉这个事情应该朝着“我们很同情您的遭遇,但是…”的方向发展,大公司请的律师不会是吃干饭的。

[5]砍杀娘家人

说完熊孩子,来看看熊大人。2月12日凌晨,榆林横山县塔湾镇陈大梁村一家6口在睡梦中被砍,其中4人重伤。行凶者是这家闺女的前夫,大年初一上门要求复婚,被拒后声言要“叫你一家人死”,结果他在大年初五凌晨提着斧头到这家证明自己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警方推测行凶者伤人后自杀,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躺在危急重症室内的四个人,面临的是百万级的医疗救护费用。

不知道知晓自己父亲砍了母亲娘家一家的这个6岁的娃,长大后有多大心理阴影。

[6]黑业委会

榆林的“高档小区”御溪台,两年来一直被“黑业委会”把持,业委会成员中一半以上不是小区业主。这个非法成立的“业委会”,却堂而皇之地通过榆横公安分局的审查,持有“御溪台业委会”公章,介入小区日常管理事务。虽然跟开发商签约的物业公司一再向榆横公安反映要求收回“黑业委会”持有的公章,但公安局出面也只是例行的走过场,没有任何实质性地动作推动问题的解决。

“黑业委会”的说法是,物业公司乱收费,且擅自提价,他们气不过才用过激手段来阻挠物业履行职能,并坚称自己是“合法”的。小区所在街道办调查后表示,这个委员会多数成员是住子女名下的房子,按规定业委会的成立不符规定,不受法律保护,但没办法解决问题。

业委会的困境,本报之前多有提及(1051期之31722期之5),而物业之恶,从万强艺术家小区的业主因为组织业委会而遭物业雇人活活打死(126期之4124期之3)也能窥见一斑,这个在公安、街道办、业主和开发商之间的角色,注定是悲情的,党和人民,你只能选一边,而不管你选哪一边,都会被另一边弄死。这就是赵国基层民主的生态。

[7]倒数第九名

2月14日,环保部公布2016年1月份赵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大西安又一次登上了Top10的行列,在“城市空气质量非常差”的排名中名列第九,在74个城市中的顺序是第66名。如果按照2015年9月是西安连续第19个月退出空气质量后十名(2492期之4)计算的话,那这个数字在22个月时戛然而止。之前环保部曾公开点名批评西安减霾不力(2564期之4),西安市治污减霾办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广大市民诚恳道歉”(2565期之5),姿态是摆出来了,但有什么卵用吗?没有!

春节后第一天上班,治污减霾办就收到这么大的新年礼物,真是可喜可贺啊!

[8]故人已逝

据塞尔维亚媒体报道,曾经在陕西浐灞队执教半个赛季的前南教练桑特拉齐(968期之8),在情人节到来的前一天因为心脏病去世,享年69岁。

历数桑尼的高光时刻,1998年带领南斯拉夫队进了世界杯16强;1999年来到赵国淘金,带领山东鲁能获得甲A联赛和足协杯的双冠王,当选甲A年度最佳教练;后辗转到长沙金德、青岛中能和陕西浐灞,再无拿得出手的成绩。山东鲁能俱乐部很有人情味地为这位双冠主帅搞了个追思会

[9]火车站牛皮癣

2月14日,在火车站候车的“@_洛尘慯Tel ”,又碰到了在站内穿着制服“明目张胆地”诳人说可以提前上车的骗子,招数还是那种,给10块钱可以让你提前50分钟上车,结果又一大群傻逼上当,交了钱最后也是跟人流一起检票进站,并没有提前。“@_洛尘慯Tel ” 补充说:“骗子骗完人后说是去拿个什么东西就溜了,溜的时候还把肩上的徽章卸了。

图片自@_洛尘慯Tel

那句话怎么说的?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有真没假!

[10]寻找亲生父母

2005年10月18日,程竹6岁的女儿在红庙坡小学门口被人拐走,随后他开始了10年20万公里的寻女道路。十年后,一位成都的女孩在网上寻亲,想寻找当年记忆中的一个叫“大白杨”的地方,好像是程竹十年前失踪的女儿。然后,警方就迅速出来收割了,然后,这个渲染“屁民生活就是苦、警方干活就是棒”的片子就出炉了…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lclq63

[西安e报:261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50期]失足故事集
[西安e报:1516期]过年要不要来一发
[西安e报:1881期]即将南下的段王爷
[西安e报:2246期]被删除的新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