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姑娘

@ 二月 16,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咸阳”的原创分享,原文名《我只是个姑娘—记西安》。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生活在一个热热闹闹的城市里,热闹是表面的,冷漠才是他的真面目。朱自清先生说,热闹都是别人的我什么也没有。我也是。

现在只要是出门就一定听得到“美女”“帅哥”这些称呼,满大街的“美女”和“帅哥”,听得多了,心中多少有些反感。这是一个相当恶俗的词啊,我一丁点都不希望别人用在我身上。

我虽远不及倾国倾城,但好歹也不影响市容,我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好姑娘,我希望听到别人喊我“姑娘”。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西安。这还真想感叹一句,西安是个好地方,比我现在生活的城市要好得多。倒不是说西安的现代化程度有多高,经济有多发达,人好,比什么都重要。

图片自网络

我有幸在那边生活了一段时间。一条窄窄的老巷,巷子两边都是些上世纪的民居,墙壁早就泛黄泛黑,有的墙头甚至长出了几株青草。旧房子中间混迹着一家青年旅社,出入的都是些形形色色的外国人。

那段日子惬意而悠然,早上六七点起来,呼吸着潮湿的空气,缓缓踱步到一家早餐店吃上一碗泡馍,喝碗豆浆。第一次去的时候,年纪颇大的老板笑着迎出来,“小妮子,你要吃些什么?”我当即愣了愣,在冰凉的大都市生活太久,竟有些不习惯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小妮子?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心头有股不知是酸涩还是兴奋的感觉划过,麻麻的。在我原本生活的地方,人和人也就只有擦肩而过的缘分,那可绝不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那么美好,擦肩带过的风足以吹散人之间所有的温情。我几时见过一个陌生人对一个陌生人露出这样真诚而温暖的微笑?!不过我必须承认,一大早的,可以在一个并不熟悉的城市里遇到这样的笑容,还真是美好,心里顿时满满当当的。脸上的弧度也柔和了下来,“羊肉泡馍就好,还要一杯豆浆,大伯,可以多加点糖吗?”,我眉眼弯弯地笑道。“当然,妮子稍微等一下啊。”我随意在店外挑了一个位子,细细地打量起这家小店。里面很简陋,灯光有些暗,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桌椅都比较破旧。比起那些光鲜明亮的KFC不知破了多少,可我该死的就是喜欢这里。后来,我的早饭一直是在这里解决的,天天清早都可以看到老伯一家忙碌的身影,日复一日听着老伯或者大娘唤我一声“小妮子”。每天都有一个好开始。

后来去兴平,那段时间正好是清明前后,雨水比较多。我们一行人在路边等公交,天上飘着蒙蒙细雨,风不断的把雨往身上吹,微寒的冷风吹得人瑟瑟发抖。迎面开过来的公交是要先到前面的终点站之后才能返回来载我们,我不禁叹了口气。谁知,那辆颤颤巍巍看起来并不牢实的公交居然在我们面前停下了。我看着售票阿姨一头探出车外,冲我们笑了笑,“姑娘们,快上车!”那北方人特有的大嗓门我记得特别清。“我们不是这个方向的。”“外面不是下雨吗?放心,我们在前面掉个头就回来,还是算你们一样的价钱!”阿姨说完又冲我们咧了咧嘴。

“姑娘啊,坐稳了,这段路摇。”

“姑娘们,东西都收好了吗?”

“来,姑娘,你往后挪一挪。”

“姑娘,该下车啦!”

原本被这阵停不了的小雨弄得心烦意乱,后来遇到一个心善的售票阿姨和公车司机,他们一直喊我们“姑娘”。雨还在下,心却是晴空高照。

再后来,我又回到了我生活的那坐冰冷的城市。

“美女,你到底看好了没啊!”

“美女,进来看一下吧。”

“欸,美女,你怎么搞的,人多也别往我脚上踩啊!”

不耐,谄媚,自私…

我开始怀念那一声声的“小妮子”和“姑娘”了。我想再回去那千年的古城看看,看看那苍穹下和善的人们。

我只是个姑娘,我期待着有人喊我一声“姑娘”。

我只是个姑娘 二维码相关阅读
人在旅途
海外西安人之王姑娘
亲爱的路人
我在西安遇到一个姑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