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糊涂

@ 二月 16,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人心里的“霾”》。】

只要有人在我面前说“难得糊涂”,我就忍不住想笑。“糊涂”是啥宝贝,还“难得”?说此话者十之八九鹦鹉学舌,未必明白个中深意、真意、本意,更未必觉悟其出处才是值得玩味处。

图片自网络

以郑板桥的“大智若愚”,何出此言呢?恐怕说来话长。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郑板桥是五十后步入仕途,官至县令,政声赫然,政绩卓然,百姓欣然,却十年间原地踏步。六十一岁时,因为潍县岁饥,他为民“请赈”,忤逆封疆大吏,不得不乞病归里。自题“难得糊涂”时,他已五十九岁,接近耳顺了。

官场摸爬滚打,宦海波诡云谲,身为七品芝麻官,他焉能无动于衷?显规则,潜规则,官场各种游戏规则,他应该洞若观火。故尔,如果他说“难得明白”或者令人不难明白,说“难得糊涂”却不知令多少人越发糊涂!但凡有心人就不能不暗自寻思:郑板桥自题“难得糊涂”,是直抒胸臆,还是偶有所感?是警示自己,还是启迪后人?是另有所指,还是标新立异?

“糊涂”的前提应该先得“明白”,然后才或者若有所悟,然后才有资格做出“糊涂”姿态而不被人真当作“糊涂虫”看待。这样的“糊涂”,当然“难得”了。就以郑板桥为例:身为官场中人,一些事肯定他不屑于去做,因为他有文人的傲骨;一些事或许他不忍去做,因为他有做人的底线;一些事他可能反对去做,因为他有孔孟之道的坚守。洁身自好的结果常常孤立无援,我行我素的结果多半不会是好果、甜果、累累硕果,而是苦果,酸果,甚至毒果。

他的孤立、孤独、孤守是可以想象的;他的失望、无望、绝望是不言而喻的。不被上司待见,仕途必然黯淡;不被同僚接纳,仕途必然不妙;不被下属理解,仕途必然寂寞。当他“难得糊涂”的时候,其实为时已晚,恐怕只有急流勇退一途了。

“难得糊涂”对后世影响巨大,应该是因为郑板桥名气太大。官在仕途,未必人人认同“难得糊涂”,也未必时时、处处都把“难得糊涂”贴在脑门子上。一个官员的办公室墙壁上如果悬挂“难得糊涂”条幅了,恐怕是仕途红灯高亮,进步无望,甚至不得不走下坡路了,至少是心灰意冷、不思进取了。毛泽东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官员爱上“难得糊涂”了,应该是与郑板桥“心有灵犀一点通”了。是否真通,姑且不论,但不能不有此一问:意义呢?恐怕五味杂陈,一言难尽。

当今官场中人,能与郑板桥比肩者有几?有谁?郑板桥乃是文人出身,不按官场潜规则出牌是性情使然,未必有多高深的所指,也未必有多玄妙的哲理,不过是兴之所至,以笔墨抒发一点感想、感慨、感触而已,至于应有之义或者弦外之音,只有见仁见智了。如今的官场生态大异明代,更大异既往,体制掣肘,怪相百出,“难得明白”是有可能的,“难得糊涂”则几近于矫情了。

一个官员若真“难得糊涂”了,何必以“难得糊涂”条幅自况、自矜、自许呢?有一句戏词说得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真糊涂,假糊涂,都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对老百姓来说,要这样的官何用?

作为官场格言,“难得糊涂”早已穿越庙堂高墙而转为走街串巷一般的叫卖吆喝了。那些把“难得糊涂”吊在嘴上的人多半不以“糊涂”自居,而以“聪明”自诩,顶多把“难得糊涂”理解为“装糊涂”而已。人在江湖,人心险恶,糊涂是可以装的,而且是蛮管用的。

但“装糊涂”容易,说“难得糊涂”还真“难得”呢!试想,心里明得连镜子似的,却要以浑然无知的面孔行走人世,那是怎样的一种别扭、无奈、折磨?时下自作聪明的人居多,装糊涂的人更多,而真糊涂的人也不会更少。一些话虽然反能说,正也能说,但说归说,谁最后埋单呢?大家都“难得糊涂”,等于都“装糊涂”,那结果呢?真糊涂蛋当道,假糊涂人遭殃,不是吗?

譬如吧,一些落马的贪官看上去精明得像猴子,实际上糊涂得像臭虫!对党纪国法视而不见,或者视同儿戏,“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与掩耳盗铃何其相似乃尔。此辈之所以官运亨通,多半也是“物以类聚”,苍蝇爱蚊子而已。糊涂僧办葫芦案,官官相护,糊涂蛋当然大行其道了。此辈之所以有恃无恐,也是因为国民都自作聪明而“难得糊涂”了。

“难得糊涂”,小焉者是明哲保身,大焉者是人格堕落。不担当,不负责,各顾各,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鼠过街当然大摇大摆了。大水冲了龙王庙,只要不淹自留地,多半人暗自庆幸。实际上呢?一言以蔽之:“难得糊涂”就是犯迷糊,就是大糊涂。一个人、两个人可,大家都群起而效尤呢?

难得糊涂 二维码相关阅读
劳动节的散步
高低
人心里的“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