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13期]都是钱闹的

@ 二月 17,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 ,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17日。1950年至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展开了镇压反革命运动。1951年的今天,北京市在罗瑞卿的指挥下,一夜之间逮捕反革命675人,次日便公开处决了58人。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贫困户不贫困

蓝田县县委书记王浩按照脱贫花名册暗访某村时发现,记录在册的贫困户辛志辉称,压根不知道自己就是贫困户,且没有任何人就这件事与他沟通过。得知县委书记暗访,镇干部驾车前来,面对质疑,沉默不语。

视频中,被定为贫困户的辛志辉家住的新房,墙面雪白,家居用品一应俱全。最令人无语的是,这货致贫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其儿子娶媳妇盖新房的钱全是借的,欠了一屁股债。目前他们家的收入全靠其儿子儿媳在外打工所挣。

因婚致贫也算贫困,为面子借钱盖房也算贫困,自己啥也不干靠儿子养也算贫困…这些个贫困还需要政府帮扶,脱贫被限定时间作为领导的绩效考核还能上新闻联播,这是一个怎样的奇葩社会。

[2]天翻地覆梁家河

2015年,庆丰帝带着他媳妇儿去了趟陕北梁家河(1943期之11965期之本周焦点2244期之42480期之62483期之[本周后续]2485期之82487之72501期之22569期之6),从此,这个鸟不拉屎的村子里鸡犬都升了天。

时隔一年,这个村子已经成为了红色旅游胜地,村里每家至少有1人在该村成立的梁家河乡村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上班。这个2015年5月营业至今旅游公司,收入已达350万元,直接使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1.5万元,被确定为全国第四批“一村一品”示范村。

[3]交错话费怎么办

在网上交话费输错号码误冲进陌生人账户怎么办?我就遇见过这种状况,拨打对方电话告知详情后,对方满口答应稍晚将钱以话费形式返还与我,转身却将我拉黑。市民衡先生也遇见了这事儿,对方给他保号的移动卡里冲了500块。衡先生有心想把钱还给对方,可一想到自己这个号基本不用,一年都花不了200话费却要将500元现大洋给陌生人,心里难免不舒服。

能否在双方都认可的情况下以直接通过话费的形式,从衡先生的手机号码返还给张先生的手机号码呢,对此,移动公司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没法操作。想从这种垄断公司身上拔根毛,做梦。

[4]给你五十别闹了

2月15日14:00左右,刘女士逛财神庙时在大门口被飞车抢夺,损失约2000元。周至县集贤派出所民警何红桥接警后得知刘女士已身无分文,便给了50元让其坐车回家。

治安不好导致市民财物受损的悲剧竟因为50元成了正能量事件被广为宣传。官媒这移行换影嫁接术玩儿也真是太好了。

[5]民告官官不应

自己的土地使用证被政府变更登记在别人名下, 2015年6月5日,年近70的李奶奶一直诉状将华阴市政府告上法庭,要求恢复自己的土地使用权。时至今日半年已过,这半年诉讼期内,被告华阴市政府既不应诉也不出庭,渭南中院作出并送达行政判决后,华阴市政府依然不闻不问。

截至2016年2月16日,华阴市政府及政府办相关负责人均未对此事作出任何回应。

[6]禁狗入园

近日,《西安市城市公园条例(草案)》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拟定除盲人、肢体重残人士携带导盲犬、扶助犬外,公园管理机构可以决定禁止携带犬只或者其他宠物进入公园。携带犬只或者其它宠物进入公园的,责令其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二百元罚款。其实早在2012年2月1号开始实施的《西安市限制养犬条例》就明确规定,禁止携带犬只进入城市广场、公园、城市主要交通干道,步行街区,但实际实施中效果并不好。

罚款二百元对那些遛狗不拉绳,狗拉屎不收拾,狗咬了人比受害者还凶的寂寞中老年人确实是致命的打击。

[7]谜之借款

渭南市地税局临渭分局故市地税所所长张小宏在任期内曾向当地多位商户或自然人借钱,借据上每次都加盖有地税所的公章。

张小宏究竟为何用公章借款?这借的钱最终流向何处?据该所45岁的协税员赵建林说,张小宏到地税所后一直完不成每月税收任务,每到月底就让工作人员四处借钱上缴国库。然后再用下月陆续收回来的税款偿还上月借款。2013年8月28日东窗事发,张小宏被免职,随后失联。债主将地税局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借款,法庭上张小宏承认了确有借款一事,但解释称大部分钱都上缴了国库,其余作为利息付给了债主。可对于为什么要借钱向国库缴税,张小宏没有解释,法庭也没有追问。由于故市地税所不具备对外借款的主体资格,地税所印章更不能作为借款之用,故此法院一审判决债主败诉。

前地税所长张小宏为什么要用公章借款?这些借款为何要上缴进入国库?张小宏前后借款100多万,除上缴国库的部分,其他的去了哪里?

这一切恐怕要等到张小宏露面才能得知了。

[8]钱去哪儿了

为了让海螺水泥陕西一子公司尽快在当地设厂,陕西礼泉县政府为该企业出具证明文件,证明企业生产涉及的253户农民已全部搬迁,但环保部委托陕西省环保厅调查发现,实际上搬迁村民只有72户。随后,环保部以礼泉县政府出具虚假证明为由,对其进行了通报并建议严查。

对此,海螺水泥董秘杨开发称,早在建厂之初就已经将当地的土地征用、购买矿产、村民搬迁等一系列费用付给了礼泉县政府,至于为什么至今工厂周围的群众还未搬迁、礼泉县政府把这笔钱用到哪了?公司并不知情。

那么,钱到底去哪儿了?

[9]奖励三十万

上了春晚可就不一样了,华阴市拿出30万元重奖“华阴老腔”(2541期之102550期之42569期之5),并为老腔艺人们颁发了荣誉证书。这一切难道只为了保护濒危文化遗产吗?图样图森破,这三十万只是引子,是噱头,目的是借此开发老腔演艺产业,发展华阴全域旅游,提高华阴市的GDP。

[10]怂管娃

快到植树节了,来听听马飞的这首《种树》。挖坑,栽苗,埋土…种的啥,不知道;能不能发芽成活,不知道。那你都知道啥?种好了,一人一朵大红花!对么,咱都是怂管娃!

[西安e报:2613期 都是钱闹的]史上今日
[西安e 报:1152期]只因人群中多看你一眼
[西安e 报:1518期]劳资问题
[西安e 报:1883期]西高校长声名狼藉
[[西安 e报:2248期]闹剧·这只是一次评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