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那不知名姓的丈夫

@ 二月 25,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咸阳”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只是一个姑娘》。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现在坐在图书馆里,脑袋里满是浆糊。想着如何落笔,如何写下这封可能迟迟寄不出去的信。给你的,亲爱的,我未来的丈夫。

我以人格担保,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可能不会是最后一封…….O(∩_∩)O),看到这里,你内心是否有些些小小的窃喜,你是第一个。我或许还与你素未谋面,或许早已相识只是不知那人是你,不论何种情况,落在纸上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的心声。

我不知道你有着怎样的一张脸庞,也不知道你是否有车有房,但既然你是我人生中的另一半,想必这些外在的条件都不是那么重要的。夫唱妇随不是吗?“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就像那句话说的“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能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对方,约摸着都是我们的福气。

图片自网络

我是一个单纯的傻姑娘。真的,这是实话,我也并非是在夸自己。作为一个二十岁的姑娘,我从未谈过恋爱:没有牵过手,没有过拥抱,更别谈亲吻了。我坚信“男女七岁不同席”的古训,或许啊,你会觉得我迂腐古板不解风情。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所有的这些,都是留给我未来的丈夫,你的。我守着我所有的第一次只是为了等你。所以当你走进我的生命的时候,希望你好好珍惜我,我将最好的自己交给你了。

但必须申明的一点是,我深情却并不代表我蠢。外界的诱惑太大,如果你守不好你的心,那我也会收回我的心。或许我会等你醒悟归来,或许我不会

以心换心的游戏我玩不起。

另外,我是个实诚的孩子,所以我得坦诚一件事…我虽然没有过初恋,确实喜欢过另外一个男孩子。对此,我深感抱歉那个人不是你。

我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憧憬过自己与你的未来。想着你会是怎样的,一定是个很高大的人罢,这里的“高大”并非指相貌上的。我喜欢看皮相骨相好的人,就像那画上拓下来的一般,谦谦君子,端方如玉。当然,你别太紧张。我并不要求我的另一半,你,需要如此的“魅惑众生”,因为我长得也不是那么的倾国倾城。所以你不用担心。

方才说过,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感谢上苍,你能过接受我容纳我。那我是否可以以妻子的身份向你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呢?我想要一个中式的婚礼。你掀起盖头时,我将是你最美的新娘。

你可曾听说过“七年之痒”?我担心时间岁月会将你我刻画得面目全非,爱情沦为亲情。我仍希望,当我们白发苍苍之际,仍能够手牵着手散步,一起看月亮一起晒太阳。待我百年之后,我希望你高高兴兴的活着。若你先去了,那我随你一起。总之,我们是要一道过桥的。

对了,或许我们运气好,会有一双可爱的儿女,看着他们慢慢长大。

但愿风华正茂的你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恰巧遇上了正当年纪的我。

我不知道这封信要如何寄出去。许是那么一天,你从天而降,我满怀欣喜地把它交给你。

汝卿

手书

2015年9月20日

致我那不知名姓的丈夫 二维码相关阅读

有希望,有事做,能爱人
最辛苦的爱恋
延安情恋
我只是一个姑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