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21期]鸣而死的史学奇才

@ 二月 25,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25日。1956年的今天,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发表《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批评斯大林其独裁和个人崇拜作为。

[1]大字报

知名红二代“@任志强 ”被技术性地禁言了。2月25日一大早,他发现自己的新浪微博登录不了了,只能上腾讯微博吱了个声。

有着“大炮”之称的任老板,是因为对“党媒姓党”(2615期之1)一事评论说:“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而遭到官媒追杀的。北京市委所属的千龙网发表了《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一文,直接给任志强扣上了“反党”的帽子;中国青年网也发布了评论文章《任志强,你把那条“党章”吃掉了吗?》,痛斥任志强对立党和人民的关系、反对媒体姓党;任志强所在的“@北京西城 ”专门下发了一个通知,“开展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专题学习”,明摆着要跟任志强划清关系;而中国江苏网直接以《任志强是8000万党员的耻辱》为题,誓要将其钉死在党的耻辱柱上。在五毛们的助威下,微博上一度出现了#立场坚定斗志强#的热搜话题。

图片自凤凰新闻

这期间,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不合时宜”地抛出“对待党内不同意见”的讨论,更是被指责为“挺任”、为“推墙党”洗地。

[2]文革2.0

任志强不是第一次因为在网络上发表“妄议中央”的言论而被姓党的媒体征讨的。2015年十一期间,他的一篇《新国家还是新政权?》(2480期之1)说中华民国才是中国的正统,将“政权继承的法理性”这个问题拿出来公开讨论,向刚满六十六岁的“新政权”要求国民权利和民主制度。这篇文章也被技术性和谐了。

跟周带鱼和花千芳等一干需要舔菊来歌唱祖国的宵小不同,任志强可算的上是根正苗红的红二代,他的父亲是前商业部副部长任泉生,他本人与现任中纪委一把手王岐山有师生之谊,他曾津津乐道和王岐山“偶尔半夜打电话”的事。他在商业上的成功,他在开启民智方面的努力,他对支国现存问题的深入认识,都证明了这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

有着说实话这种可贵品质的任志强,为何一下被挂在了党媒的靶子上,被写着大字报的战斗檄文一波接一波地批判?按照腊肉时期的说法,“知识越多越反动”,但我更愿意用李天一他妈的说法来解释这个事情,“儿子没错,错的是社会环境”。

[3]识人不明

中国西藏网,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姓党的网络媒体。2月24日这天,这家统战部旗下的网站挂上了一篇独家报道,将批判的靶子对准了王菲、梁朝伟、胡军等明星。这篇名为《演艺人士切勿“识人不明”在国家大义上栽跟头》的战斗檄文,将“和藏独集团头目搅在一起”的帽子送给几位明星,警告他们不要跟流亡分子搞到一起。事情源于春节期间,与这几位明星赴印度参加大宝法王法会,与其同坐聆听法王教诲的,有西藏流亡政府的内政部长嘉日卓玛,以及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

图片自苹果日报

2月25日晚,“@胡军 ”在微博上回应,“对西藏流亡政府头目在场的情况完全不知情,不认识任何分裂集团分子!”并严正声明:“作为一名中国人,坚决反对一切分裂国家的言论和行为!”

上一次说“我是中国人”的周子瑜(2576期之22582期之62583期之1),因为挥舞台湾旗被扣上了“台独”的帽子;“侮辱周总理”的王喜(2576期之2),参加央视节目被全程马赛克;卢广仲在西安的演唱会被取消(2532期之[本周公共事件]),因为他支持绿营。现在又轮到了“被藏独”的王菲、梁朝伟、胡军。只要跟党的声音不一致,你就有被戴上高帽子的可能,如果不“更严格约束自己”,就只能“产生的苦果自己吞”。

样板戏(2516期之1)、红卫兵(2516期之32586期之2~3)、大字报,文革2.0的要素,只差领袖一声令下了。

[4]天才少年

2月23日晚,天才少年林嘉文,因为不堪抑郁症的折磨,选择从自家楼上一跃而下,生命定格在18岁。就读于西安中学的林嘉文,上一次出现在媒体里,是2015年12月16日,西安中学遍邀史学界的泰斗,为其新书《忧乐为天下:范仲淹与庆历新政》开出版座谈会时。当时的林嘉文,还被历史学家、宋史大家李裕民教授认为是“解放以后最年轻的具有学术研究能力和水准的作者”。山东大学范学辉教授在这本书的序言里说:“林君志向高远,更得硕德名儒真传,精进不已,臻于学术高峰,必矣!”

这样一个志向高远的人,却在安静地写完遗书后,坦然走向了人生的终点。遗书的文字中处处可见厌世的情绪,“未来对我没有吸引力”、“活着太苍白了”、“活着是很庸碌的”。遗书是写给浑浑噩噩的父亲、精神脆弱的母亲、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师长,以及带引号的朋友们的,坦诚了自己对异性同学的喜欢,以及对史学研究的日久生情,以及对校园政治的厌恶。

熟识宋史的林嘉文应该对范仲淹名作《灵鸟赋》中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不会陌生,这句话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套用《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一句话,“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没能逃脱教育藩篱的林嘉文,只能成为这个社会的牺牲品。

[5]佛教圣物

位于长安区秦岭北麓的佛教律宗寺庙净业寺,因为多次被香客瞧见别院里面有非洲狮的影子,所以被人举报了,理由是没有手续。知情人手里有照片和视频为证,得了信的媒体纷涌前去采访,寺庙却遮遮掩掩地说狮子捐给了秦岭野生动物园,狮子的来源一说是放生的,寺庙怕伤人所以圈养起来,另外一种说法是居士捐赠的,养了好几年了。秦岭野生动物园则一会说是狮子有病,寺院来协商救治的,一会儿又说不知道下落,没这回事。

@陕视新闻 ”采访到了净业寺主持本如法师,他的说法是被遗弃的,因为狮子在佛教中是圣物,所以寺庙就收养了起来。跟秦岭野生动物园对接是因为狮子感冒了,送去那边做治疗。养了六年的狮子正直壮年,应该把它放归自然。

相信林业部门和秦岭野生动物园不会这么想,带有佛教圣物光环的非洲狮,怎么说都应该圈到笼子里卖票为GDP做贡献啊!至于怎么把这头狮子纳入到赚钱链里面,就需要跟宗教局密谋一番,看怎样把本如主持忽悠瘸了。

回过来一想,举报的这个人,不是动物园派来的探子么?

[6]黄帝陵标识

2月25日,陕西省公祭黄帝陵工作委员会面向全球正式发布黄帝陵标识。在这个标识里面,习近平说过的“黄帝陵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标识”的崇高定义体现地淋漓尽致,当中的黄帝陵三个大字,则是腊肉委托郭沫若所写。

图片自黄帝陵官网

同时公布的,还有清明公祭轩辕黄帝典礼,将于2016年4月4日在黄陵县举行。

[7]卸法院牌子

留坝人司乾华是个硬茬,因为与留坝县法院产生纠纷,遭办案庭长回避。不忿中的司乾华将法院的牌子卸下,搁到自家门口,想通过这种方式倒逼法院出来解决问题。2月23日晚,他摘下法院牌匾后打110报警,次日归还了牌匾。法院的反应,是“强烈谴责这种过激行为”。

图片自@法治说法

赵国司法的生态就是这样,唯上不唯下,哪个柿子软捏哪个。通过正常途径解决不了问题,只能通过过激方式来解决。

[8]交叉感染

2月24日,经过商洛镇安县医院和陕西省级医院两级检测,确认镇安县医院血液透析患者中,有26人感染了丙肝病毒。初步分析感染的原因,是医务人员违反操作规程,在血液透析机消毒时不规范操作导致。

陕西卫计委表示,对已确认的丙肝病毒感染者将分区诊治,实行免费治疗,同步开展流行学调查,并启动倒查机制追究责任。

[9]雾霾邪说

因为媒体的保驾护航,陕西两会期间没有雷人提案成为话题(2591期之1~3)。但管得住陕西媒体,不代表能cover住其他渠道。1月31日,陕西省、西安市两会上,政协委员张全安教授提交的一份关于在雾霾环境下加强对儿童耳鼻喉器官保护提案,在提案中,雾霾会导致儿童五官变形成“雾霾脸”的说法经过媒体演绎,变成了“雾霾让人逐年变丑”的说法。

在“@张全安耳鼻喉教授” 的微博中,可以看到对于“雾霾变丑”的说法,张教授是嗤之以鼻的,但表示确有医学证据证明,雾霾中的有害颗粒刺激到鼻腔就容易患上鼻炎,儿童鼻粘膜发育不全,长期受到刺激,会利用嘴巴来呼吸,长期影响确实会影响到面部骨骼发育。为此,张教授专门写了篇《真相说明》来澄清。

[10]跨国上访

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被访民拦住了座驾(2471期之1),事后还给驻美使馆的工作人员上了上螺丝(2481期之8)。上次拦住御驾递进去的状子,没有一丝回应,但成功截住专车的先例显然激励了后来者。据博讯网消息,2月25日,在华盛顿CSIS(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门外,北京访民郭红、湖南访民张伟学和上海访民艾福荣拦在外交部长王毅座驾前,致使其停了近一分钟。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pOKD7H

[西安e报:262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60期]权力交接棒
[西安e报:1526期]义务献血的猫腻
[西安e报:1891期]专家带头要维权
[西安e报:2256期]有故事的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