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25期]四年一次的机会

@ 二月 29,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29日。今天凌晨,『Linux 中国』社区的发起人王兴江先生,因病辞世,享年三十九岁。在他的讣告中是这样写的:“在经过了两个多月与癌症的抗争之后,他终于可以安详地放下了一切世间的纷扰和不舍,赶赴心中的乐土。”

[1]禁言与文祸

因为叨叨了一句“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任志强在新浪微博被禁言了(2621期之1)。姓党的媒体们(2615期之1)如同下山猛虎,向他发起了猛烈抨击和围剿,誓将这个试图“动摇党的合法性基础”的大V钉死在耻辱柱上。等到了2月28日这天,网信办给这个事下了定论,因为任志强在其微博“发表违法信息”,责令腾讯、新浪关闭其账号。不仅如此,网信办还给这个命令还加上了一层箍,“决不允许已被关闭账号的用户以『换马甲』等方式改头换面再次注册。”任志强所在的上级“@北京西城 ”表态,因为“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将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图片自网络
与任志强一起被禁言的,还有@罗亚蒙、@演员孙海英、@王亚军上海、@荣剑2001、@文山娃、@纪昀、@大鹏看天下 等大V,罪名是统一的“违宪、造谣、扰乱社会秩序”。党建网给他们带的帽子是“和西方反华势力串通一气”。

本报之前已经详细解读过贵党善于利用的『说三道四』、『寻衅滋事』、『颠覆国家政权』等口袋罪来打击跟党不一致的声音(2053期之32172期之12389期之1),结论是:“文祸”就在我们身边(2392期之[本周焦点])。将任志强吊打之后拔掉舌头,不过是贵党在规模和力度上将这一手段玩的更纯熟而已。

禁言之后,下一步就该是灭口了吧?

[2]电视与问政

2月25日,纪检委的头头们碰头开了个会,一本正经地拿出秘书写好的材料,将“电视问政”这个包袱抛出,目的是“加大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力度,强化群众监督,解决庸政、懒政、怠政问题”。

还记得商南县高调举行的“广场问政”活动里,被免职的疾控中心主任当众“掩面而泣”那一幕么(1955期之21956期之9)?或者赵正永赵大大在陕西省委群众路线实践活动的讲话中,淡定地提出“媒体问政制度”这一说法么(1720期之[本周冷笑话])?这么多年过去了,给“问政”套上一个“电视”的框,就能解决干部们的腐败和不干正事的问题?

从任志强的下场不难推断出,再怎么玩花样,这“电视问政”熬出来的汤,都是“党”味。

[3]批捕与死刑

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前队长聂李强(2585期之12586期之62588期之本周人物2590期之7),因为夜间街头心生“意图强奸”的念头,用榔头招呼两名未成年女子,后又“见财起意”,抢劫后逃跑,造成一死一伤,虽有自首行为,但其有强奸犯罪前科,按照通稿的说法,是累犯,社会危害大,2月26日,雁塔区检察院批准将其逮捕。

时间回到2011年12月底,在短短的十几天里,四名年轻女性在西安街头被杀害(1113期之1~2),最后一名遇害的女孩成美珊没能看见新年的第一缕阳光(1125期之9)。警方在渭南将四名疑犯抓获。2016年1月22日,最高法签发死刑执行令,其中三人被执行死刑。

夜间、年轻女性、抢劫、死亡,时间在变,古老的剧情不变。希望逝者已矣,希望生者坚强。

[4]单人与单车

刚过耳顺之年的王相贤,不是第一次登上e报了。这位被称为“西安单车王”的老人,在2010年用了三个月时间骑行陕北,用半年时间纵贯陕西(385期之8);在2013年8月8日怀揣300元钱,从西安出发到达江苏盐城(1857期之4)。2015年4月,他再一次从西安出发,单人单车穿过了陕西、河南、安徽、浙江、福建5个省份,历经300多天后,2016年2月3日,抵达汕头

图片自汕头特区晚报
最好的风景永远在路上,西安阿甘,加油!

[5]维权与审判

另外一位常在e报出镜的老先生李乃棠(2287期之[本周公共事件]2459期之52514期之5)也有新的消息,这位积极为“三线学兵”发声的刺头人物(1158期之71173期之11334期之61675期之10),2015年11月10日被碑林区法院偷偷地在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16年2月26日,李乃棠被警方从看守所送回家中。其家属透露,碑林区法院之前曾要求家人为李乃棠办理取保候审。

偷偷审判,偷偷送回,贵国见不得人的事太多,只能这样见不得光地处理。

[6]风道与八水

老话“南方的秀才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说的是陕西这地风水好。当然,对于“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2576期之6)贵党而言,风水也必须纳入到党的领导之下,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服务不是?

在2016年的陕西两会上,娄勤俭把“风道建设”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里(2593期之3)。牛皮吹完之后,2月19日,在城市建设会议上,娄大大又把这个事翻来覆去地说,主要目的就是催眠,让下面人跟他一块做“风道梦”。翻看e报的记录,2013年4月,西安市规划局就把“风道”概念形成规划上报(1572期之5),这个生态体系规划在2014年5月被通过了(1975期之7)。这一年一小步的节奏,倒是很符合专家说的“城市风道建设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潜台词就是,这光鲜亮丽的“治理雾霾”的驴粪蛋里面,包裹着“雾霾常态化”的现实。

另外一边,水务局再一次把之前烂大街的“八水润西安”(1316期之21590期之52506期之21342期之[本周公共事件])的口号喊得震天,内容还是2012年提出的“5引水、7湿地、10河系、28湖池”的571028工程(1328期之[本周公共话题])。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个由魏民洲大叔和董军市长提出的以“工程”命名的大活儿,“成效初显”,但是“仍需不断加大水源工程建设力度”。

[7]欠条与谎言

上小学六年级的12岁女娃,给在长安区开商店的邻居写了张500元的欠条,说借钱给同学赔手机,这让女娃父母感觉很是蹊跷。女娃的说法是被邻居逼着写的,商店老板的说法是钱被女娃偷偷拿走,写下欠条的条件是不告诉她父母,而女孩已经省吃俭用赔了72块钱。如果再加点桃色内容,这就是个痴汉大叔or援交少女的新闻。

而从甘谷县跑出来的14岁男娃,人生地不熟弄不清方向,就拦住出租车给司机撒谎说被绑架了。当地警方调查证实,该男孩系乘火车自行离家出走。

尚未闯荡社会就被打回原形的碎娃们忘了成人世界的一条规则,那就是“不要把别人当傻逼”。

[8]缓薪与减薪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为了解决近一段时间的资金缺口问题,延长石油集团已经出文,将采取缓薪与减薪相结合的方式,对全员职工薪酬予以适当调整。从2016年3月1日起到2016年年底,集团领导班子成员缓发6个月全部工资,对全员缓发3个月工资(含奖金),其中涉油二、三级单位领导班子成员缓发3个月100%工资(含奖金),其他员工缓发3个月50%工资(含奖金)。除此之外,还将对中高层实施减薪,领导班子成员在上年度薪酬收入的基础上降低10%。

这个政策,怎么看都是“领导得病给群众吃药”的典型,反正领导的奖金又不会少,减的都是一线的福利。

[9]机场与标本

华商报》报道,最近,从萨瓦迪卡国回来的一名游客,在咸阳机场入境时,被检疫局查出带有一个鳄鱼标本。这是咸阳机场开通国际航班以来,首次从旅客携带物中截获违规进境鳄鱼标本。

图片自《华商报》

看,就是这货,像真的一样。也请允许我不怀好意地揣测,这个东西消毒后会出现在某个领导家的客厅里。

[10]凛冬与烈火

文艺界多年来的一个老梗被终结了,那就是“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经过多年陪跑的生涯,终于斩获了人生的第一座奥斯卡小金人。像往常一样,墙内是看不到直播的,官方背景的网站抢到了直播权,可惜现场视频经过了20分钟的延迟不说,只有阉割后的视频才能传到墙里。被赵家宣传机构视为心腹大患的内容,就来自于《Winter On Fire: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这部纪录片。从天安门到独立广场,人们为自由和尊严付出了无数鲜血。从乌克兰的学生身上,能看出当年挡在坦克前的那个人的影子。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l8Iouq

[特别提示]

  1. 今天是【西安e报】诞生以来第二次遇到2月29日,跟上一次碰到这样的日子一样,今天的史上今日变成了相关阅读。
  2. 2015年2月28日,恰好是整整365天前的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开始执笔写e报,加上这篇,一年来共写了82篇。不知道这八十几个晚上自己是怎么硬挤着疲惫的双眼,在屏幕前敲下那一行行文字的,反正熬过来了。

[西安e报:2625期]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e报:1164期]为膨大剂正名
六岁生日快乐
写在@在西安@IN直播被封之后
焦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