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知

@ 三月 4,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咸阳”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只是个姑娘》。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近在看一本书,叫《橘生淮南》,后边有个副标题,叫——暗恋,the unrequited love。

不出意外,每个人心底都会埋藏着这么一段青梅往事:我喜欢你,可是你却不知道。沈从文先生曾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华的人。或许我们年少时的青涩情感不能称之为爱,却有另一个词能更好的诠释它,叫——喜欢。我行过的桥也许不多,酒也沾得少,却是真真切切地喜欢过你。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我对你的喜欢能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从此不再躲躲藏藏。

我年幼时生活在一个小村子里,上古民风犹存,山美水美,人,自然是美的。当时我们一批二十来人左右,将将组成一个班,他是我隔条过道也算半个同桌。可是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却并不是一件美事,因为他总是不断地欺负我,老套又幼稚的手法,不是往我文具盒里搁毛毛虫就是揪我头发,要不就在拐角的地方突然冲出来吓唬我,诸如此类的事情多得令人发指,当时被他气哭是很经常的事情。当年小小的我觉得吧,他应该就是我最讨厌的人了。

经年之后却发现,原本那些心心念念的人早已消失在了时间的洪流中,而那个我自认为最讨厌的人却是如此鲜活,好像成了记忆中抹不去的部分,深入骨髓,甚至是精细到他的笔迹,一个“张”字可以被他写成“弓 长”。

图片自网络

后来,终是那么一个契机出现了,初上高中的时候,一个人,感觉是那么无助,很多朋友来安慰,却也是远水难救近火,在那么多人里面,只有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告诉我只要有困难就打这个电话找他,我看着那一串数字,愣愣地出神,感觉心底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生长…

再然后呢,当我发现这几年来的日记里记的满满的都是他后,才知晓,当初在心底萌芽的东西原来叫喜欢,是了,我喜欢他。可我花了三年的时间,也没让暗恋这棵树开花结果,对他的了解却是一点点加深。譬如,不经意之间从他一个好友口中得知他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已离异,独留下他跟着父亲,渐渐无奈地学会了洗衣服扫地,甚至是练就了一手好厨艺。我不敢想象当年的那些委屈他是如何一个人承受下来的,个中心酸若不是当事人有怎能体会,而同窗六年我竟然是一点都不知道,一点点漫上的心疼几乎将我淹没;或是在他被倾心多年的女孩拒绝时,躲在暗处看他一个人独自舔舐伤口,他太倔,倔强到从来不会向命运低头。他常常一个人远行,每一次背起行囊走向远方的时候,我都在纠结,我是去送他呢还是不去?他回来的时候我是去接呢还是不接?“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我一定要去接你。”而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望,我要用什么身份?而今,你终得佳人,“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嫁衣鲜红如火,竟是比那上古歌谣中吟唱的桃花还要艳烈,你以这种决绝的方式离开了我的生活,走向了真正的远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你告别。

于是啊,终于明白夏达说的那句话,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你喜欢我的时候我讨厌你,当我终于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你时,你却已经心有所属。千年前的越女轻声吟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于是乎有良人带她归去,而我唯有等待,等待着未来某一天我们再相见,能够跟你说一句,我曾经喜欢过你。而后,云淡风轻。

浮生无他求,惟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再见了,我亲爱的少年。

无人知道的告别,真的是,不见了。

君不知 二维码相关阅读
人在旅途
海外西安人之王姑娘
亲爱的路人
我只是个姑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