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味道

@ 三月 5, 2016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雪花赋》 。】

有人说,北方是没有春天的,冬天过去,就是夏天了。

呵,春天,在北方是那么短,就像南方人稀罕雪花一般,北方春天短暂,让北方人对春花特别期盼。

我们已错过了那么多个春天,什么地方曾让我们停留,无法抽身?不容细细追忆,只是,禁不住又想起那句话,“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人生的春往往与年龄没有关系,却只是一种苏醒。这样的苏醒,如偏僻乡村篱笆上的野玫瑰,花朵开得烂漫,意象上却单单只有光明、简单、敦厚与宁静。”(池莉:《熬至滴水成珠》)曾经,是什么绊住了自己的脚步?思量时,很是怀念逝去的春天和逝去的风景,所以,我的内心便一刻也不愿再耽误了,不愿再错过。

丈夫清晨六七点钟就呼叫着:“去上坟了!”假日的懒觉被他的喊声搅乱,剪断,撕扯得没了。

前一天,小妹电话来,喊我们一起去山里吃农家乐,于是,便有约亲友去登山,感受春意,完成半日上坟半日游逛的计划。驱车前往南山。

虽然二月春风似剪刀,但阳光晒在身上还是暖洋洋的。走向乡间的路上,人就像出了笼的鸟儿,感到无比的自由和欢欣。一路看过去,感觉什么都新鲜,如今的曲江,如今的长安县,都已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曲江和那个长安县了,从不迷路的妹夫竟也迷了路。

河边的柳树竟然露出小芽,它们内心的春天已经到来,春天就要到来,无论是古树,无论是新枝,花儿要开放,谁也拦挡不住,无论在野外的悬崖,无论在无人观赏的深巷后院。这山野间写着魏晋南北朝的闲适,给人以高尚情操的陶冶,一些变色的树叶布满了山坡,那么坦荡,那么超脱,如此孤独地沉静在山里,高高在上地遗逝在这美丽的路上。城里街道上的一些假花,和一些人造盆景,在患得患失中开得也很艳丽,但总是有嫁接的嫌疑。

配图

小妹夫今天无法过足他的爬山瘾,他就一遍遍地去山下的车里取东西,借故取来可要可不需要的垫子、啤酒,甚至童枕。

午餐后,丈夫端着相机随意拍着什么,大家的各种姿态与表情都被他拍了去,此时,他忽然发现我们身后的坡地上长着一片野菜,一心想挖野菜的妹妹听说野菜就在身边,就忙着寻找她带来的小铲,很快带孩子奔向那一片野菜,我们也很快闻到了野菜野草的清香。那么嫩,那么绿,看妹妹挖野菜的样子,感觉摘野菜与吃野菜是一种不同的乐趣呢,看着他们挖野菜已是一种享受。而吃自己从山里挖来的野菜,会更有别样的滋味吧,与那市场上卖的感觉自然不同。

伴夕阳依依返城,到门口时,取掉山里带回的果皮纸屑塑料袋时,我忍不住向妹妹要了两小把野菜,看着那些野菜打心眼里喜欢,那是山里的味道、是春天的味道啊。

妹妹说,你既然要了,可记得及时吃,它们是放不得的,一两天后就会变成柴草。是啊,离开土,失去水分,更见得它原本一把野草的样子,不及时吃掉它就真是从山里带回的垃圾了。

第二天,还在假日中。这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样美好的午后很令人享受,泡了一壶茶,拿起正看的那本书,忽然想起那两把野菜来,有人说这野菜与鸡蛋炒了吃起来很香,还有人说它与糯米粉和在一起摊饼,吃起来也蛮香,还有人说与青椒凉拌是种清香,还有人说,下到汤面条的锅里更是清香…想像着这些滋味就感觉香,无奈我总是惦记着,便觉白白让它老去怪可惜,于是,就赶紧拎过野菜来放在身旁,读几页书,摘一绺野菜。我们的日常生活因而有了诗意,我们怎能不更热爱我们的生活呢。

春天的味道 二维码相关阅读
春天从未离开
春天的女人
春天在成都启动
春天在想什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