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极简主义生活

@ 三月 7, 2016

原文首发于博客《陪你看细水长流》,感谢作者“满儿”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关于小学教育的一些想法》。】

极简主义生活,对我而言,是一个生活的态度和理念,是馅,不是饼皮。

它并非是某一种典型型模样,那样的装修、那样的物品数量、那样的衣柜件数。

而是,物尽其用。

不管是家居物品、厨房小物、服饰包包、书籍杂志…每一样我们拥有的物品,都可以发挥价值,而不是囤积。

2012年,我接触了山下英子的《断舍利》,当时对于我的生活颇有影响,她提出的不是收纳,是舍弃的概念,令我耳目一新。断舍离的关键是“断”,并非一味的“舍弃”,断掉入口,断掉一些的欲望。我有时候想,人的欲望到底有多大,诚然欲望会令人产生奋斗的动力,清心寡欲只是大师的状态(此处忽然想起李叔同,想起这位富家公子哥一生的蜕变,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位民国大师)。我想,我们应该学会把控欲望,而不是欲望牵着我们走。攒钱买一件奢侈品包包,虽然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无可厚非,可是这样的本身到底值不值得;我们麻木的追随者潮流与偶像走,我们死了都要漂亮的想法,日复一日下来我们自己的生活到底获得了什么;人到底需要多少东西,才可以觉得活的很好?我想反思不是一件坏的事情,所以我计划重新阅读梭罗的《瓦尔登湖》。

图片
《瓦尔登湖》

不过说到此,我从未鄙薄拥有很多东西的人,毕竟快乐源每个人不同。我不能用自己的思维去假设他人的生活,单一的价值观会带来狭隘的眼界。我想足够的见识,一直地走出去看世界,也许会有一个豁达宽容的胸襟。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同,这样的不同是多么的有趣。

2013年,我在当当买了一本书《跟巴黎女人学会的那些事》,里面提出了迷你衣柜,我特别喜欢并视为目标。记得当时清理了好几包的衣服,送给闺蜜医院的护工。我喜欢迷你衣柜的概念,但置衣欲望仍然时时冒泡,每次需要学会压制才可以。我想本质上还是对器物的迷恋,只是买之前学会了判断。

好吧,较之从前,我陪有购物需求朋友逛街,我自己满载而归,已经明显有了进步。

我舍弃了一些多年前衣服,尽管质量好,我想已经不合适自己;我愿意去选择质优价高的服饰,只买需要的和适合自己的,不再盲目冲动的冲进打折会场。

服饰搭配带来的那种单纯漂亮对于我不那么重要了,我依然爱美,依然每天做面膜食补,依然认为女性外表美丽无可代替,​人到四十岁,我依然希望自己看起来风姿绰约,可是,我希望这一切是我自身散发的。

2016年,我偶然看到了一些极简主义生活的文字,非常喜欢、立刻践行。践行中有后悔,我想这也是常态,我轻易原谅自己。

极简主义表面是清理了一些的物品,其实是减少生活里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包括无意义的消费、无意义的购物、无意义的饭局、无意义的社交、甚至是无意义的人、过去和记忆…而,能够腾出空间、时间与金钱。

这些看不见摸不到的非物质的极简才是,更深层意义的,才是真正带给我们生活改变的。

清理只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通过清理的过程,东西的减少,也许我们可以透过这些物品审视自己的内心,审视我们的生活方式。可以比较轻易的看到,什么东西对于我们是重要的,什么事可以舍弃的。当然极简的践行,也令我学会欣赏旧物,珍爱旧衣,一件用了几十年的东西,我想不仅仅是物件本身,也是岁月的一种承载。这样也启发了我,很多生活的必需品去购置质优价高的,哪怕肉疼一点点,我本来有一把德国买的双立人的铲子,然后我毫不犹豫的买齐了,它家的勺子、漏勺等等(一把勺子480元,我还是肉疼了一大下),可是我热爱厨艺,并在器物整洁之美里感受到生活的趣味,这已经远远大于,囤积衣物带给我的快乐。

所以,我可以明白,我未来几年我希翼的生活状态,并安排精力以及更重要的金钱在生活的侧重点。

我想,极简主义生活应该是一种有力量的、专注并坚强的生活方式。

我所理解的极简主义生活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小学教育的一些想法
磕磕碰碰都是爱
不争
婆媳之间那点事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