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之晚矣

@ 三月 7,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原标题为《感冒了》。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颂文与美人》。】

语言真是个“蛊”。几天前与同事吃饭,我鼓励大家坚持走路、吃早餐,理由之一是我有此坚持,所以一年到头不感冒。当晚回家,感觉喉咙微痒,没当回事,以为像平常,喝口水就没事了,不料想第二天仍痒,就不敢大意了。我不怕感冒,就怕咽喉发痒,假如不管不顾,想“抗”过去,一般门儿都没有。就喝板蓝根,含草珊瑚,但为时已晚,所有感冒症状都让我有了“久别重逢”感。没有办法的办法,也都是人人皆知的办法,也就是人人吊在嘴上的口头禅:“多休息,多喝水。”要在往常,床上躺够七八个小时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躺下的,现在却不得不躺下了,这就是休息,还不得不“多”;唯一的嗜好是喝茶,喝茶等于喝水,但感冒后,明显水喝得更多,也是不得不喝:鼻喉不爽么!有那个需要么!忽然自己偷着笑了。“不得不”,这是人生之箍吗?一些生活常识,谁真当回事了?一般不到“不得不”的时候,人多半是不肯就范,还振振有词。等就范的时候,“不得不”悔之晚矣!

感冒了,不开电脑,不开电视机,连手机都懒得看了。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忽然没有了那个兴致。万花筒世界,真是万花竞开,目不暇接,稀奇古怪事更多,守着那些玩意儿,什么事都别做,还兼不吃喝拉撒睡,眼睛永远不闭着,也休想有个完的时候。那些嘻嘻哈哈的肥皂剧、那些哭哭啼啼的煽情剧、那些打打杀杀的武侠剧、那些疯疯癫癫的轻松剧、那些穿越等同穿帮的历史剧,除了消磨人的宝贵时光之外,还有什么意义呢?说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可“爆炸”那么多信息都有用吗?先不说好歹,多得就顾不过来。海量的信息,制造了海量的无聊!

平日读书是最爱,此刻却最不想碰书了。那冷冰冰的纸上,字如蝌蚪排队,或如蚂蚁布阵,或如蚯蚓延伸,越思越想越想逃离,逃远,眼不见,心不烦。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有么?“学而优则仕”,则有;学而优则民,则未必!好读书虽然好,但也要看读啥书,谁读书。人有善恶,书分优劣,不是叫个书就值得一读,不是“好读”就一定受益。即使圣贤书,好读又如何?不在一个起跑线上,结果就不免云泥之别。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并不好玩。书读不进去不如不读,读进去了作茧自缚,等于自己给自己戴紧箍咒。或者有望“羽化成蝶”,到头来无望的必多。即使“羽化成蝶”,就是“蝶”么?实际上是蛾,似蝶而非蝶,别指望飞起来,更别指望翩翩起舞。以蚕比喻读书人,是否恰如其分呢?呵呵,我就是个读书人么!

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懒得睁开。昏昏思睡,却总进入不到梦乡里去;朦胧入睡,未几便感觉腰不是腰,身不是身,挪一挪,转一下,又毫无睡意了。还得躺着,因为躺着比坐着舒服;或许躺着就是睡,所以躺着最容易丢盹,“一枕黄粱再现”是自然而然的。“枕边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真的呢!我就梦见了自己的一次浪漫的“感冒”经历:上大三的那年寒假,在火车上结识了一位上大一的学妹,护送她走一段积雪冰凝的夜路,我把黄棉大衣多半披在了她的身上,因为她咳嗽,流清鼻,打喷嚏,浑身发冷。当我回到故乡时,我拥有了她的全部感冒症状:咳嗽,流清鼻,打喷嚏,浑身发冷,一周卧床不起。经此一事,我领教了感冒如同爱情,一辈子不能轻易招惹。

一个激灵,或者是一个冷战,使我躲闪了好梦的纠缠。再好的梦,也是梦么!一些梦但愿成真,一些梦即使“但愿”,又能如何呢?梦是个无底洞,我宁愿自己坠落。梦是云梦大泽,我宁愿抱云长眠,不再醒来。梦是镜中花,水中月,还陶醉吗?太多的梦,太多的醒,太多的回味,太多的惆怅。真诚天地知,梦中人何在?几回回梦中呼唤,声如天籁,却消失混沌;几回回梦中醒来,泪流一脸,竟恍若隔世。“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只能这样了!或者吧,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冬日的阳光温和地穿过飘窗,洒满客厅,也自然洒满在我的身上,真好似“日光浴”了。幸而有这阳光,一丝儿惬意使我心里油然生出感激。平日忙甚呢?总以为只要不是躺着,生命的意义就会延伸,就会放大,就会升华,就会鱼龙变化,就会释放正能量,故而竟辜负了身上这如此温情、热情、多情的阳光。我把脸转向飘窗,阳光就在脸上抚摸了,跟抒情似的。好个温柔手哇,我的脸上很快有了渴望中那种感觉。眼睛不由自主地半睁半闭,眼前就变幻着五颜六色。不知不觉间,感觉自己不是躺在沙发上,而是躺在麦秸积(堆积如山的麦秸,故乡人叫麦秸积)上。小时候,遇到冬日晴朗,我喜欢爬上麦秸积,舒展四肢,随意横陈,尽情接受阳光的亲热。眼睛半睁半闭,眼前的五颜六色千变万化真是不可思议。有一次刚读过科幻书《物理世界奇遇记》,就联想那似懂非懂的时间隧道,由不得要想入非非。想啥呢?少年心事当拿云,心在云上乱扑腾。等心定静了,便酣然入梦了;等自然清醒了,却回不过神了。分明是在麦秸积上,却恍如躺在热被窝里。可睡在故乡麦秸积上的我,如何今又睡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宿命造化,真不可道呀!

我在客厅沙发上睡过了三天,红日如吉日,心空如晴空,真是好环境不如好心情。人呀,其实什么都可以放下的,放不下其实是“不放下”,人心都有个“贪痴嗔”嘛!自作多情的时候居多,心就被情拿捏住了;自以为是的时候居多,人就变得固执己见了;孤芳自赏的时候居多,耳朵就喜欢听阿谀之声、奉承之语、溢美之词了。过于自信容易使人自负,过于自负容易使人自欺,自欺的结果必然欺人。人有智愚。大智若愚,往往被人认作愚不可及;小智若聪,又将他人聪慧屏蔽,故而利令智昏,智也令智昏。孔子说:“三人行,其必有我师。”真那样想的只能是孔子,所以孔子成了万世师表;常人多半好为人师,诲人不倦,却很少反思自己。太自我了,就“世人皆醉我独醒”了。自己真醒着么?天知道,天不语。不自知,便我行我素。跟着感觉走,十有八九是跟着功利走。一个道儿走到黑么?能走到黑么?也是个天知道。几人心里敬畏着天呢?纵然天知道,又能如何呢?

有个东西见不得,离不得,那就是手机。天下事难得了我,难不倒手机。拥有手机,即使躺在客厅里,也无法与外界隔绝。手机以电话、以短信、以微信、以QQ等方式密切联系着各个角落的远近亲疏朋友。近日应承的事不能兑现了,必须道歉!有朋自远方来,抱着感冒病毒去迎接吗?忽然接到饭局的邀请,得婉转敬谢。高情难却,就实话实说:“我感冒了!”朋友知我,自然要关心我,多半第一句话是:“你还感冒?”接着的一句话是:“你不是一直在锻炼吗?”言外之意,颇多解读。似乎是锻炼就不会感冒,我却感冒了,可见锻炼没用。人的思维逻辑多半如此。感冒,或者不感冒,与锻炼不能说没有关系,但也不能说锻炼就像万能药,包治百病。锻炼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自小就养成了锻炼的习惯,比较而言,体魄肯定要好些;有的人是人到中年,心窍大开,忽然注重锻炼了;有的人是罹患疾病,不锻炼不行了;也有人迷信锻炼,以为锻炼能使百病不侵!我锻炼嘛,是因为人到中年,必须锻炼了!

感冒当然不是好事,但不得不休息,却不能不说是好事。感冒是等于给咱提个醒,人都有“不得不”的时候,不能不时时铭记呀!

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悔之晚矣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孔之见
正月初五
过年痴语
颂文与美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