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假期,我阅读的花季

@ 三月 7, 2016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华发早生》。】

女儿的假期,不论是暑假还是寒假,都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我盼望学校放假,经常板着指头算来算去,眼看假期来临,我就越来越高兴。

高兴的原因,一则可以天天见到女儿,心里感觉温馨和踏实,二则可以阅读女儿带回来的书籍,使我的生活过得更有意义。

虽然女儿是我的晚辈,但她思想的前卫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我超出很多,尤其是对读书的见解,常常令人惊讶,因此我们交流的很是融洽。

我的业余爱好是阅读和写作,女儿对我的爱好十分支持和关注,她经常提醒我,要阅读经典,阅读名著,这样就时时在和大家交流,将对我的写作大有帮助。

女儿也爱读书,她只读经典名著和我的文章,从中进行比较,发现我的差距和薄弱环节,然后为我借阅她自认为能够对我有所帮助的书籍。

假期阅读女儿带回来的书籍,我很是专注和投入,那些书都是些好书,是我平时根本无法找到的,我很珍惜,读得也很仔细,时间也抓得很紧,因为开学后女儿就会将书带走。

天性使然,或者是写作的需要,我喜爱阅读文史哲方面的书籍,女儿每次带回的书籍,不是中外文学名著,就是历史人物传记,或者就是哲学方面的书籍。

图片
网图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她在中学时代为我借阅的《茶花女》《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等文学名著,以及最近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为我借阅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最美的散文》等,这些书读起来让人激动不已,使我从中感悟出了不少东西。

女儿经常为我买书,记得有次我对女儿说,我比较喜欢历史,中国历史书籍读得不少了,外国历史知之甚少。女儿就及时在西安为我买回美国人著的《全球通史》上下册,使我眼界大开,我常常为书中的语言赞叹不已,也为古代中国文明和近代西方文明陷入沉思。

还记得有次我对女儿说,十年前我读过《中国文学史》,但那套书太早了,不知是否有新编写的《中国文学史》。女儿去北京参加竞赛活动,忙中偷闲去了书店,发现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新出的《中国文学史》上下册,立即给我买了下来。

不少名家向我建议,说要增强文章的哲理性,不读哲学书籍不行,我将这些建议告诉女儿,她非常赞同。有天女儿从学校打电话来,说她查阅了资料,建议我先读冯友兰著的《中国哲学简史》,然后再读《欧洲哲学史》,由内向外,由浅入深,会有收获的。我觉得名家和女儿说的很对,于是让妻子在网上将这两本书买回来,认真研读。

女儿的假期,是我阅读的花季,因为此时不仅有女儿带回的名著,还有女儿在我身边陪读,最美妙的是父女之间边读边交流,人间的天伦之乐莫过于此啊!

女儿的假期,我阅读的花季 二维码相关阅读
女儿的百宝锦囊
愿景成真
带着爸妈去旅游
我们一年的记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