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五”陕报事件(下)

@ 三月 8, 2016

原文首发于2003年第7期《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王功权”。本文上半部分见《“八·二五”陕报事件(上)》。】

事情愈闹愈大,不仅陕西,“从新疆的伊犁、克拉玛依到福建前线的东山岛,从黑龙江到海南岛”,全国各地都知道了这次事件。造反师生一方面抓住这些莫须有的“问题”不断上纲上线,一方面对陕西日报社传单和公开信中“政治扒手”、“别有用心的人”等提法和有些参与造反的人被其他各种传单、社会舆论“打成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深为不满,步步进逼。面对造反师生的咄咄攻势,风雨飘摇中的西北局、陕西省委深感压力巨大,不得不在造反师生的强烈要求下,组织由“革命学生、革命工人、革命干部”组成陕西省委“《陕西日报》社印发传单问题”检查团,于11月2日进驻陕西日报社,进行所谓“检查”。

12月14日,《陕西日报》被迫就印发传单做出公开检讨,公开承认报社“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在对待革命学生运动上,执行着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犯了方向错误、路线错误”,承认报社从8月26日到9月下旬先后印发的30多种、700多万份传单,是受“省委指示”,“在指导思想上都是为了反对学生运动,镇压学生运动,起了挑动群众斗学生、学生斗学生的坏作用”,承认“当时革命学生出于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热爱心情来报社对八月二十五日的报纸以及本报其他一系列错误提出抗议,严加声讨,是完全正确的,是正义的革命行动”,表示郑重地为传单中所说的“一小撮右派分子”、“一小撮反革命”、“别有用心的人”等,彻底平反,恢复名誉,向“一切革命同志、革命同学”,特别是被传单“加以攻击和诬蔑”的西安交大、西北工业大学、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现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等校的部分革命师生,“赔礼道歉、认罪和认错”。

同一天,陕西省委也就《陕西日报》印发传单做出公开检讨,公开承认省委“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执行了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犯了方向路线错误,镇压、压制了广大革命师生、革命群众,使陕西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遭受了严重挫折”,承认“《陕西日报》印发《这是在干什么?》、《关于八月二十五日事件真相的公开信》等攻击诬蔑交大、冶院、西工大等院校革命师生的传单”是省委指示的,“主要责任应由省委来承担”,明确表态:“除了霍士廉同志(省委第一书记)代表省委在群众大会上进行公开检讨外,我们在这里作再一次检讨。凡《陕西日报》社印发的传单中把革命师生、革命群众说成是‘一小撮右派分子’、‘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等等,都应一律平反,并向这些同志道歉,请罪。凡是因为这些传单的影响而产生的不良后果,其责任也应由省委来承担”。

但是,检查团认为,陕西省委和陕西日报社的检讨极不深刻,“企图在大帽子下逃之夭夭”,“…陕西省委、《陕西日报》社根本没有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痛改前非,改正错误,回到正确路线上来的诚心。他们非但不主动消毒,为革命群众平反,反而设置重重障碍,抵制检查。刘澜涛、霍士廉、刘刚(西北局宣传部长)、舒同(省委书记处书记)等直接指示《陕西日报》社印发造谣传单的人,至今还未向革命群众作出具体的交待和检讨材料。”

1966年12月17日,检查团还印发了《八月二十五日事件真相》的传单,对事件的来龙去脉提出一个与陕报传单截然不同的说法,来“肃清其恶劣影响”。结果,“8·25事件”成了陕西日报社、陕西省委乃至西北局怎么也摆脱不了、洗刷不清的“罪恶”,随着“斗争”的逐步深入,1966年12月31日,陕西日报社终于被“红色造反者”查封,陕西省委、西北局大权被夺的日子,也就屈指可数了。

图片自炎黄春秋1967年,造反派夺了《文汇报》的权并召开庆祝会

荒唐的“文革”,奇事很多,这起风格独具的“文字狱”,可谓奇之尤者。虽说其发动者并非大权在握的人物,而只是一些造反的师生;其成狱之由并非真的就是报上的文字犯了什么忌讳,而只是版位的某个偶然因素触发了某些“别有用心”者的灵感;其最后的裁决也并非最高当局直接、间接的干预,而似乎更像是运动浪潮合乎规律的推助,但其影响于当时的世态人心,也可谓至深且巨。李松晨等主编《辉煌50年——共和国档案》之三《文革档案》的“文革花絮”引用一位资深编辑的文章说,当时《解放军报》“当一版有毛主席照片时,就必须保证一版的其他照片上没有人把枪口对着毛主席的方向,甚至在文字上有‘毛主席’的字样出现时,一定要透过光线看看二版上的同一地方有没有贬意词…后来只好做一个报纸透视箱,一个玻璃桌子,桌下安几个电灯。报样出来后,一版和二版、三版都放在玻璃板上,玻璃板下头打开电灯,进行透视,以检查毛主席照片和名字前后,有没有贬意词。经严格检查后,没有贬意词才能付印。”

另外,当时“新闻界还有一种风气叫‘对表’,大概第二天有什么比较重要的新闻,全国各地许多报纸夜间都要打长途电话到北京,主要打给《人民日报》,其次打给《解放军报》,询问某一条重要新闻安排在版面的什么地方,用什么字体,标题占多少栏。问清楚后,他们就依样画葫芦。这样即使版面处理得不妥,可以推到遵循《人民日报》或《解放军报》的版式,可以不负责任。”其实这种“透视”的做法和“对表”的风气,在很大程度上都与陕报“8·25事件”有关,或者说就是吸取了陕报“8·25事件”的教训而时兴起来的。

“八·二五”陕报事件(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陕西日报社前静坐
陕西文革群丑图
陕西文革对立武斗组织资料
“八·二五”陕报事件(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