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一部让人想暗杀导演的电影

@ 三月 9, 2016

原文首发于《LJ》,感谢作者“圣小山”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翻墙”那些事儿》。】

话剧靠角,电影靠脸,
分不清脸的主演会把影片搞乱。
帅哥登场了,咦?又来一个硬汉,还有一个奇人,呀!还有还有,到底哪个是主演?

网上介绍说:“影片《暗杀》是以1933年的上海和被日本占领朝鲜京城为故事背景,讲述了独立军成员、韩国临时政府要员和职业杀手联手暗杀亲日派的故事。”

一句电影简介包含太多内容,包含了3个时期、3大地点和5类人物,详述如下:

  • 三个时期:日侵韩十多年前、日侵韩十多年后和之后十多年的日本战败。
  • 三大地点:上海、日本、还有个朝鲜。
  • 5类人物:独立军、韩临时政府、职业杀手、还有日本子和亲日派(卖国贼)。

顺便说一下,这5类人物中的每一类中的很多人都戏份很多,甚至还包括容易让人蒙圈的人物关系,例如卖国贼的女儿与某暗杀成员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暗杀团队的策划者恰恰是日本子的帮凶;职业杀手曾经是独立军的成员等等。总结起来,太多改邪归正,太多被邪收买。

角色多点没关系,《水浒》比你多;地点多点没关系,公路片里不是很常见吗;时间跨度大爷没关系,想想《三国演义》就行了,从英雄到垂暮,从小婊贝长成中年的窝囊废的情况比比皆是,一点也不乱。

我要讲的是什么呢?是演员的脸。曾有人做过调查:一部电影中你能记住几个角色?结果是一般都是记住三四个,两个主角,两到三个极具象征性或者个性鲜明的配角,例如徐克的电影,还有指环王系列等等,这些人形象上的区别简直就像西游记老哥四个的区别,太容易分辨了。

然而《暗杀》这部电影中除了全智贤扮演的角色以外,剩下的基本全军覆没。皆是韩国重量级明星,皆是重要角色,皆是四方脸、小胡子、商务西装和带个小礼帽。影片的前四分之一,也就是建制环节,简直要把人看崩溃,头脑一片混乱。可以说“每当新角色亮相的时候,都是我观影过程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暗杀》
《暗杀》剧照

鉴于看大片的经验,建制阶段再乱,只要男女主角一出现,基本就全明白了,然而这部片子最大的疑问是:男主角究竟是谁?

我与朋友常常讨论:话剧演员与电影演员有什么区别?结论是话剧让人记住的是角色,电影让人记住的是脸。因为话剧剧场后排的人根本看不清楚演员的脸,古代人也想过办法,

例如古罗马人曾尝试让演员踩着高跷表演,最终也还是放弃了,因为人再高,脸也放不大。因此只能通过角色本身来吸引观众了。在戏剧中能出现普罗米修斯、哈姆雷特和《玩偶之家》里的娜拉那种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深深烙印在人心理的角色并不是作者的强大,往往是戏剧本身的要求。

电影就不一样了,直接一个特写,脸部最微妙的表情和发间最隐秘的味道都能被察觉,所以电影观众可能会忘记角色,但是会记住演员,尤其是一线演员。

不信的话,我问你个问题:

《无间道》里梁朝伟扮演的角色叫什么名字?《失孤》里刘德华扮演的叫什么名字?很少有人能马上说出来,当然也有例外,例如《亮剑》里李幼斌扮演的李云龙,既让人记住了演员也记住了角色,这除了跟电视剧很长有充分时间记住二者,还有很多其他偶然元素,相关论述已经很多,不做赘述。

试想一下,如果让一帮演技高超的大众脸来演《无间道》里那么多复杂的人物,估计看到一半,大家就全跑了,那怎是一个乱子了得,想想都瘆人。

小说随性点,电影刻板点,
情节与形式同时意外是一种破坏。
OMG,爱人与仇人是双胞胎姐妹,悲剧啊…等等,死了一个,梗没得也太快了吧?

人常说汪曾祺的小说水准很高,文风闲散而不乱,不单不累,看完之后,觉得闲散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没有费笔。小说就像一帮人凑一块砍大山,越砍越嗨,就算砍到半截,有个眼镜男或者认真的妹子问一句:“我们怎么聊到这里了,又是谁跑题的。”那么大家至多一笑而过,更加开心。​

小说往往是线性的,除了情感的流动是顺畅的,脉络上很难找到规律。而电影就不一样了,必须是结构性的,商业电影受西方戏剧影响很大。戏剧有着严密的逻辑结构,越是大师结构就越漂亮,越稳固。

有人解析莎士比亚的戏剧,说如果把戏剧作品比作建筑物,有的人写一辈子都是茅草屋,有些匠人再纯熟也至多是砖砌的两居室,然而认真分析莎翁作品,个个都是雄伟的宫殿。

到目前为止,从故事的原型来看,基本就那几种了,有的说12种,也有的说36种,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的模型基本定了。叙事的方式和故事的结构大同小异。而写故事的人如果能把其中一到两个模型玩熟了,那就够吃一辈子的了。

曾有某人试图突破,结果还算成功,不过还是起了一个很谦虚的名字自嘲了一下,叫《低俗小说》,这个人就是塔伦提诺,然而这世界上能有几个昆丁呢?

《暗杀》
《暗杀》海报

我们再来看看《暗杀》这部影片,结构层面肯定是没问题的,我掐着表算过,标准的三幕剧,121时间分布。

内容方面:“第一幕,敌我各种对抗力量介绍完毕,暗杀开始;第二幕,各方力量明争暗斗势均力敌,最终反派占据上风;第三幕,杀死盗与贼之后,男女主角私定终身,男主救了女主自己却被内奸杀害,多年以后女主杀死了内奸,为民除害。”

再说说场景,绝不亚于《卡萨布兰卡》的精确度。以第一场为例:“贼盗相约;强盗来了,国贼等着,暗杀者准备;强盗上楼,国贼迎候,商谈卖国交易;暗杀者一个炸弹打破平静;贼盗民纷纷应对逃命。”起承转合正好1.5分钟。

尽管完全遵循那久经考验的结构框架,但是全被那些相似的脸给搞得乱七八糟。所以只能凭着经验看戏,时间切换本来就频繁,让人捉不住时间轴,然而那些四不像剧情更让我产生了观赏焦虑。

譬如,起初父亲为了权力富贵杀死母亲,而逃跑的女儿以暗杀他的身份重现;看到这里应该是俄狄浦斯或者哈姆雷特赵氏孤儿之类的故事吧,不,不是的,竟然出来一个双胞胎情节;那么好,那就是《错误的喜剧》、“狸猫换太子”或“出埃及记”之类的,不,又错了,那个孪生妹妹没出场几分钟就被他爹打死了,毫不犹豫的打死了,变态!

然后可怎么讲,于是女儿还是将枪口对准了亲身父亲,这个我知道是中国革命题材影片《烈火金刚》里的剧情。可是呢,又错了,她没有开枪,是他男票开枪把父亲打死的,看这情况是又要往《罗密欧与朱丽叶》发展的节奏啊,年轻男女相爱,而彼此家族却是世代恩仇。

哈哈,不会的,我知道不会;她男票紧跟着说如果你杀死你爹也会像我当年的朋友一样,要不就是被杀要不就是自杀…这是什么情节呢?男票替她赎罪…难道要往《耶稣受难记》挨吗?

看吧,这个过程,太欢乐了,首先是古希腊悲剧,然后是宫廷闹剧,然后是民族悲剧,最后上升到人类悲剧命运的救赎,导演啊,你到底想咋嘛?

音乐情不知所起,故事要合理,实在圆不过来就拖延到观众忘记。

火眼金睛的大boss,分分钟骗了女主灭掉男主,然而所有人都识破的梗,他怎么会10多年没识破,并且还命丧于此。

世人皆有情感,且并非单一明了。表达感情是一种本能,而沟通感情的水平就是一种技能了。技术高超的人会将情感诠释得非常深入,然而无论怎样诠释,都不能完全表现出感情原本的样子,因为感情本来就没个样子。

音乐的奇妙之处就在这里,用音乐诠释感情和引发别人的共鸣总是出奇的力量,然而,如果你问作者:“你的音乐想表达什么?”,大多会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说上几句。也别怪他,如果他能用语言表达清楚,还用得着点灯熬油做音乐嘛,这就是所谓的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了。

讲故事就不一样了,无论你是用画面还是用文字,总之得让人看懂,否则就不叫故事。声明一下,这个“故事”是指脚本故事,而前面所提合理并非是指符合什么数学和物理之类的原理。

戏剧研究中发现戏剧中的其他元素都可以不要,唯有一个元素不能丢,那就是观众。让观众看懂,或者让观众产生共情是必要的。所以如果搞戏剧创作,却不希望有观众,那么实在不知道会创造出什么东西。

《暗杀》
《暗杀》剧照

《暗杀》两处情节说不过去:

  1. 那位第一个发现队长冒充身份的管家被杀之后就被放在家里的某个床底下,竟然直到结婚那一天也没人发现。
  2. 的大反派策划了这起暗杀行动,从队长到队员都是他选的,可谓对所有人了如指掌。可是,当队长冒充双胞胎妹妹在敌营中(敌营中的主力就是这个大反派)一顿狂轰滥炸之后,竟然还能在大反派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

三一律强调戏剧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观众会遗忘前面的情节,而好的戏剧又往往是张精密的大网,每一个情节都为高潮服务。我从这条理论中发现的不是要守三一律,而是通过把剧弄长,可以让观众忘记一些疏漏。

《暗杀》这部片子有两个小时长,由于人物场景太多,故事太复杂,所以觉得还没演什么,已经结束了。看似什么都没演,但是我们却已经忘记了很多禁不住推敲的情节。

电视剧的感动点太密叫狗血,
电影的感动点太密叫贫血。
父亲杀了女儿,女儿的姐姐还能再杀父亲吗?多么纠结,纠结一会儿就成了,男票为了不让你自杀帮你杀你爸,感动点在哪呢?

本片中很多感动点都能够得上一部古希腊悲剧的分量,可是当我看完之后,觉得还不错的同时,突然想问个问题,介个剧我咋没找到感动点呢?或许问题就出在感动点太密的缘故吧。

看琼瑶的电视剧、韩剧中很多狗血的情节,什么失散多年的兄妹成了情侣;善良可爱多才多艺的女子处处被坏人加害,受尽酷刑,依然宅心仁厚等等;让我们一集一集的看,一集一集哭笑交加,这就是好电视剧,不爱看电视剧的人士会说这是狗血电视剧。

可是电影就不一样了,本来篇幅就短,而且说的事情又离我们遥远,又把太多人类最深刻的悲剧编织在一起,真有点像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说的:“没有了,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经历这么多人生的大喜大悲,已经麻木了,不会再有什么表情了。”我给这种现象起名叫电影的贫血现象。

《暗杀》
《暗杀》剧照

我数落了半天这部电影之后,查了查影片的制作班底,把我吓了一跳。​

弄得我直冒冷汗。全智贤、李政宰和河正宇等大牌演员就不说了,该片的导演竟然是崔东勋。崔东勋啊!何许人也?30出头就以一部自编自导的《汉城大劫案》拿下大奖无数。然后几乎是每年一部经典,各种大奖加于一身。

他是从助理导演出道的,韩国我没有考证过,日本的我知道,所谓的助理导演并不像中国的副导演一样,很多向男演员收中介费,跟女演员玩潜规则的丑闻都跟副导演脱不了关系。日本的助理导演需要在技能上非常全面,并且需要有一定的才气才可以。

黑泽明的电影之路就是从助理导演开始的,当时是给山本嘉次郎做助理。黑泽明在其自传中简直把山本描写的像一个完人,字字都带着崇敬与赞许。反过来这样一位优秀的导演一定也会选择一个优秀的助理。所以日本对于助理导演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猜想韩国也应该是大同小异吧。

从前面的叙述中,相信立项之前,会有很多电影理论家反对吧。前述每一个漏洞和荒谬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都是一个挑战;而接受挑战,拍完且公映,这对于行内人与行外人而言都是非常值得去反思的。

我们从小的教育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智者,什么是智者呢?一眼就能看出问题,就能指出哪里出了问题,相信国人很多人都能做到,这或许是中国教育取得的一个巨大得成就吧。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或者然后就是一堆指责和批判吧。

但是与智者相比,真正的高手就不是这种处世态度了,他本来知道都可能会出哪些错误,将面临哪些挑战,而他的反应是迎接这种挑战,如何让自己在这期间存活,我觉得这样的价值会更大一些吧。

总之最后,我要向《暗杀》这部电影致敬,本来完全可以凭借男女主角从战友之情磨砺成刻骨爱情并终成眷属,却又瞬间失去而赚足观众眼泪;也可以通过各类杀手各具特色的暗杀绝技最终成就一部特工或者武侠大片吸引大半个国家观众的眼球;或者充分表现日本鬼子的丧尽天良和英雄儿女视死如归的抗日神剧或者战争大片。

可是《暗杀》并没有,而是将这所有的元素进行整合,找出一个可以前行的路,当我们看完之后,没有感觉到狗血,只是觉得有点贫血,但是总想再看一遍,再看一遍之后,不由得连连赞叹,真是一部导演的用心之作啊。

关于最初纠结的演员脸的问题,最后我才弄明白,原来这里的女主角与男主角脸是很好识别的,一个是全智贤,一个是李政宰,为什么感觉不习惯呢?因为通常电影里的男主与女主都是一伙的,而这里的男女主角是敌我关系,并且一直对抗到底。难怪啊!

起初我觉得这位导演可能被暗杀是因为观众抓狂,然而看完第二遍,我觉得他可能会被嫉妒者杀死,因为他有才太任性。

《暗杀》:一部让人想暗杀导演的电影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十月围城》: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
《义胆群英》:少年英雄江湖老
《澳门风云3》:糟蹋食材的乱炖
《撒娇女人最好命》:寻找好命的自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