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35期]在社会主义道路上逆行

@ 三月 10,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10日。1959年的今天,西藏发生反抗北京中央政府统治的行动;北京宣布不再遵循原来与拉萨政府达成的《十七条协议》;达赖随后率众流亡印度,直到现在。

[1]清真食品

3月6日,正在北京参加“政军商智宗少趴”的政协委员马国权建议,尽快出台国家《清真食品管理条例》,依法规范清真食品生产经营市场。在新华社的通稿里,除了推动清真食品立法之外,马委员还建议“进一步确定执法主体,建立执法队伍,明确执法责任,建立相关部门联合执法机制,依法规范清真食品生产经营市场。”

政协网站最近更新的委员名单列表里,马国权是属于少数民族界别,曾经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而在宁夏政协网站的报道中,马国权的位置是“在主席台就坐”。这位出生在1942年的回族人,在73岁的年纪,突然抛出了这么一个挑逗公众神经的话题,乐于围观的网友很快热闹地开始了用母系长辈问候不同意见者的骂仗,微信朋友圈也掀起了“不吃清真食品”的热潮。

很快,2014年第二期《中国回族学》上刊发的西北民族大学马玉祥和马志鹏所写的文章《加快清真食品立法步伐 推动清真食品管理的法制化进程》被人翻出来,成为另外一个被攻击的由头,其中“修改《食品安全法》”、“在《刑法》中加入以穆斯林禁忌食品冒充穆斯林食品的罪名”以及“对于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的可处十年以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等等内容,凸显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2]为了烤肉

本来是不想写这个话题的,一是因为圈子里少有信仰伊斯兰的朋友,经常接触的一个是大学副班长,但他已经是某大学的副教授了,而且,他很早就入党了;另外一个是同事,不知道是不是我进单位后第一个春节前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送了人家一个肘子,换来一句“你这娃呀…”,之后交往似乎就有了芥蒂,关系仅限于见面打招呼而已。另外一个原因是宗教议题总是敏感的,以一个无神论者的角度说信教者的问题,总感觉怪怪的。

但想写的理由也很充分,一是回民街的烤肉、大盘鸡和烧鸡的味道确实比较正,经常呼朋唤友去此打牙祭,难免有点吃人最短的愧疚感,虽然已经付过钱;二么,身居在西安这么一个回民基数很大的城市,得对一些问题梳理清楚,否则说的难听点,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3]宗教的皮

首先,按照贵党祖师爷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纲要》中的说法,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这篇论述的导言中有这么一句:宗教是这个世界的总理论,是它的包罗万象的纲要,它的具有通俗形式的逻辑,它的唯灵论的荣誉问题,它的狂热,它的道德约束,它的庄严补充,它借以求得慰藉和辩护的总根据。拿白话解释,就是宗教是以信仰神明为中心,并由此延伸出来的一整套的自成体系的逻辑解释、行为规范、风俗礼仪和禁忌、艺术表现等等的合集。具体到这里,清真食品不是一个食物制作工艺的问题,它是伊斯兰教一整套体系在饮食方面的映像。

其次,宗教是有阶层的,处于顶层的阶级拥有对教义的解释权和对教众奉献的分配权。可以说,提出清真食品立法的这些人,在宗教阶层中是属于顶层的,他们打着“食品安全”和“尊重信教群众宗教习惯”的旗号,谋的是在权力体系中的话语权。这种话语权,能换来教众的支持以及更多的利益分配的机会。

最后,宗教在发展的过程中,或者说在与其他宗教的竞争中,必须解决好排他性和世俗化的对立统一问题。世俗化的过程,就是飞机上的餐食,慢慢地都变成了清真的;街头挂着外菜莫入牌子的清真馆子,越来越多。而推动清真食品立法这个动作,实际上是在放大排他性和世俗化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尖锐化,就会不自觉地朝着宗教极端化的方向狂奔。

[4]法律的墙

法律是干嘛的,是用来规范民众行为的,是用条文的形式告诉民众,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法律必须有一整套执行体系来实施,保证惩戒的有效性。法律是面对全体民众的,它的管辖范围,比教义要宽,要广。

推动清真食品立法,等于是在教众与非教众之间,筑起一道法律的墙,在墙内,用自洽的逻辑体系来解释教义,在墙外,用法律来约束非教众。而且相信有了清真食品立法这一成功的先例,很快就会有更多宗教在生活中的各种映像,要求立法,从而加厚加重这座法律的墙。

[5]律己与律人

在你党多年的教育下,赵国人民脑回体里欠缺了不少常识,其中有一条就是“尊重生活和生活方式的多样性”。网上这篇北山南人写的《中国人的宗教观》,通过分析《西游记》里一个章回的小细节,传递出吴承恩朴素的宗教观。那就是:

  • 宗教信仰是用来律己,而不是律人的;
  • 宗教信仰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没有义务照顾自己,如果被照顾了,那么应该懂得感恩,向别人表达谢意;
  • 尊重是相互的,并不会因为信了教就高人一等。

虽然有浓浓的鸡汤味,但锅里面熬的却是正儿八经的鸡腿,宗教就应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6]五年规划

西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在猴年春节前麻利地在西安市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宣读了一遍,然后就算形成共识,拉到印刷厂付印成书了。

官媒纷纷推出专版来解释这城中村版的十三五规划都弄啥嘞?简而言之,就是继续画饼。一个饼叫渭北新城,把政府一部分城墙里的行政功能挪出来;第二个饼叫古城复兴,继续对城墙内没有搬走的钉子户施压,把喊了十年内口号的“皇城复兴计划”(392期之2721期之41927期之92401期之9)继续喊下去;第三个饼叫机场轻轨,争取到了2019年,乘飞机出行的游客可以在二号线终点站换乘直达咸阳国际机场的城铁上。

[7]自我表扬

3月9日,贼城公安局召开大会,会上自我表扬了一番,说是西安市公共安全感达到90.93%、公众对公安机关满意度为76.76%、“大事不出,小事也不出”、未发生一起影响社会政治稳定的事件,未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未发生一起有影响的重特大刑事治安案件,未发生一起有影响的重特大安全事故,未发生一起民警违法违纪问题。

当然,在公安局的统计中,一句“我靠”就被拘了的河南警察(2416期之1)、在新城广场打着白幡要说法的联合学院投资人(2235期之42236期之52241期之12345 、2242期之22274期之52265期之6)、凤城八路市政府门前散步的曲江业主(2544期之6)、教育厅门前举纸的高考父母(2544期之7)等等刁民,都不会出现在满意度调查里面。

[8]官员复出

2014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因为在烤串摊子上“自费聚会”的时候多喝了几杯,酒精上脑跟同僚动了手,撞到了《八项规定》的枪口上,雁塔区几个毛头小官惹下一屁股骚,因为“履行党风廉政建设党委主体责任不力”,时任雁塔区委书记李德文被牵连,随后被免职(2066期之12067期之1)。此时,他刚刚在这个位子上坐了半年,屁股刚热乎。

在被雪藏了整整一年半之后,李德文出现在西安市政府办公厅主任人选名单中,正式宣告复出。这次复出岗位与雁塔区书记同级,属于平调。在有关部门的努力下,澎湃新闻上这条消息变成了“此文章已下线”,而《再获任用 合情合理》的软文出现在网络上。

这其中的猫腻,你滴明白?

[9]勇敢的心

3月8日,榆林市长城南路上,两匹脱缰的马一路狂奔,尽情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逆行。跑至富康路丁字路口时,其中一匹马与一辆白色轿车发生碰撞。因为不属于交通事故,躲闪不及的车主只能跟马匹的所有方协商解决。马匹所有方负责人表示,两匹马本来在树桩上栓着,后来挣脱缰绳自行跑出,在路上溜达了半个小时,才被找回。

图片自华商网

请自行脑补《老炮儿》中冯小刚蹬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追赶逃出牢笼的鸵鸟的画面,BGM是汪峰的《勇敢的心》。

[10]作的境界

参加《非诚勿扰》的西安小伙刘振通,开口就是“上帝第一我第二”,声言“活着就要跟人不一样”,这种能在自我激励道路上作出境界的人,还真的不多见。视频可从第47分钟看起。


短链接地址:https://goo.gl/YgRyqm

[西安e报:263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74期]讲人话的代表
[西安e报:1539期]特殊的公函
[西安e报:1904期]进高校植入价值观
[西安e报:2269期]飞来的钢珠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