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37期]老炮儿白嘉轩

@ 三月 12,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12日。2014年的今天,西安斯坦因为药儿园事件的原因,涉事家长们纷纷拉着横幅开始游行堵路(1906期之3)。在过去的几年里,西安斯坦人有关于维权的方式基本都是堵路。你还不能指责,否则你就是人民中的叛徒。

[本周人物]翟岱明

网上看到个视频,3月11日下午,西安市碑林区,张家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饮酒后,对投诉人破口大骂,一镜到底!所用词汇有(包括但不限于):滚!不滚我就把你打出去、你他妈的、去你妈的、皮干我就打你、你妈了个蛋的、妈了个逼整天找我们的事儿、把你法大的、少他妈的皮干。

图片名称

这条微博被@张发财转了之后,评论看得我都要笑了,大部分人表示:简单看一下这个小伙子好像是职业打假人,这些人我不喜欢,他们配合国家这几年的法规标准的变化,到处讹诈,厂家和有关机关都被他们带入死循环!工作人员有错,不过职业打假人我也想骂几句!还有个傻逼留言说:大大的家乡竟然有这种人。

在走国,公务员是最仇视其人民的群体的一种人。这一点是本质,虽然他的外壳用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蜜糖。正常人在这个体系里是活不下去的,多数人当了公务员之后,会慢慢融入这个群体,变成其中的一员,你可以将这个转变称为“帮凶”。

说食药监,就先从这个行业来说。我大学同学是云南食药监的小公务员,去年八月来西安找我玩,这个月份休年假的主要原因据说是北京要办事,吃饭期间就闲聊得了一下当公务员的心路历程。他的工作任务就是不断处理各类关于食品药品的投诉,有一次某个投诉人认为一种牛肉食品不含牛肉,强烈要求他们去做DNA检测,该同学向我吐槽这种刁民就应该抓起来严刑拷打。

该同学谈起吃的心平气和,谈起工作来暴躁异常。我跟他说,你这是被同化了,职业打假人算不算毒瘤,该不该吊打,不是你说了算的,法律在那里,人家按照你们的宗旨依法办事,你暴躁的原因是一来你发现法律有漏洞,你解决不了,二来是觉得人给你添加了麻烦。你一个吃纳税钱的工作,你暴躁锤子。

还有一个做了他们当地村官的公务员同学告诉我,千万别认为农民就天生淳朴了,个个都是刁民,屁大点儿事就要闹到市里省上去上访,你说你半夜回家刚睡下,就接到领导电话要去汽车站火车站截访,烦不烦。到了车站,你跟人好说人不理你,只能动粗,强行架回去。这些刁民!

安康旬阳不就表示过要把上访者载入县志让其遗臭万年么(2406期之冷笑话)?王岐山去陕北调研,陕北横山公安局的狗腿子们加班加点搞截访维稳,也是智商感人,完事儿了还弄个公示表示自己截访了多少访民(2392期之本周数字)。

我不知道到现在还有多少人能记得起东北徐纯合这个人来,直接被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给击毙在了火车站。每当想起这个人,我都内心感到一阵凄凉和后怕。因为你我都是被管控对象,只不过还没到那一天。

话说回来,这条公务员大骂投诉人的消息,后续结果就是这位满口脏话的公务员被党内警告

[本周民生]守着金碗要饭吃

去年我找人定做一个书架,联系到了一位江西来的木匠师傅。该师傅走南闯北,最后留在西安干活儿,在我家边干活儿边跟我闲聊。他的感觉是陕西人普遍比较懒,不像是南方人这么拼。我内心想,得亏你不是公众人物,李咏当年说了一句三千万懒汉齐吼秦腔,被喷成了筛子,重庆一位主播在微博上骂了陕西人,陕西的喷子让她感受到了用脏话骂人的艺术(2257期之1)。

陕西人懒不懒,这是个伪命题。不能用懒来形容,狠一点儿的说法是:自视甚高,看不清现实。这一点,在陕西的省会城市西安斯坦尤为明显。拿所谓的新媒体来说,如果要实现内容变现,最好去南方商业发达的地方取经,研究变现技巧。但就我所知的是,陕西的新媒体人没有这个想法,他们自成一个圈子,在这个圈子里相互吹捧,拉关系,乐滋滋的将其称为攒人脉,时不时的还弄个分享会什么的,张口闭口大数据、新常态、内容为王、渠道为王、风口上的猪等等,我每次看到这样的状况就会想起一群太监聚在一起讨论自己的性生活有多持久的既视感。

不只是新媒体,在其他行业也存在着这样的局面,比如最近新闻记者们发现长安区种草莓的大部分竟然都是浙江人,打零工的才是本地人,本地人认为种草莓务农劳神。看新闻我都替记者感到脸红,因为人家浙江人组团来长安县种草莓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每年春季都有采摘草莓的攻略,他们竟然像发现外星人那样惊讶,简直就是智障。

既然是智障新闻,接下来的套路就是国货当自强的套路了,长安县的草莓得由长安造嘛,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长安人民基本不掌握种草莓技术。基本属于看人家赚钱,眼红了一拥而上的种草莓。这种眼红体现在新闻里某位农民说的:没想到把狼招来了。

当然了,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了,记者又欣喜地发现了长安本地人也开始种草莓啦。这一个完整的套路打下来,我觉得浙江人有些可怜,估计明年种草莓这个行当就要臭了,蜂拥而至的情况,必然会导致草莓供大于求,你即便是技术再好,但架不住烂货降价拉低整个行业的水准。以西安斯坦人的口粗程度,只要价格低,那就一定有市场。

这跟围绕在这片大地上的所谓新媒体是一个球样子的,不懂技术操作,喜欢一拥而上,且都有眼红病。今日头条火了,一夜之间华商头条、陕西头条纷沓而来,某人弄个陕西美食账号火了,一夜之间微博微信多了许多同类型账号,专门抄袭原创者的东西。在西安还未被斯坦政府河蟹前,微博上就有许多的X西安账号,微信上有大量假冒在西安的公众号。

种草莓、井喷的各类公众号、微博号,这些并不能代表西安的某种繁荣,即便是这在某些人眼里就是繁荣。这从根本上是拉低了整个行业水平的行为,其结果就是药丸。

[本周校园]中了创业的毒

炒股,创业(2403期之2),都是热闹的词汇,走国两会上,陕西代表孙维,这个在过去几年里在两会报道里担任着最美两会代表、花瓶式的人物,今年两会上提到了大学生创业的话题(2632期之4)。这个话题太热了,上周还有本地媒体报道了一个西安高中生创业的故事。再往前的时候还有什么研究生放弃世界500强企业卖凉皮,美女大学生创业卖鱿鱼的新闻。

有了之前的案例,有了代表的提案,三秦网就欣喜地报道了陕西省教育厅支持大学生休学创业的新闻,该新闻说陕西省政府准备实行弹性学制,学生可以保留学籍休学去创业啦。这是多么诱人的一个做法。

比如我有一次去陕师大跟朋友打羽毛球,发现校门口有许多卖煎饼凉皮的小贩,摊子前面围满了人,小贩忙得不可开交,后来我跟一朋友聊起此事,该朋友告诉我他们小区门口有个卖凉皮的,一个夏天挣了一套房。

说实话,整日拿着死工资的我很羡慕,尤其是看了网上大家都在讲小贩多悠闲之后,我还是去了解了一下这个活儿,陕师大门口小贩每个月得给城管2000块钱保护费,这还不算是好位置,其次,如果你卖早点,早晨3点就要起来干活儿,这行当挣的是辛苦钱。

举这两个例子,是因为陕西一扯到创业上就是特么的卖凉皮烤肉。所以,在这点上大学生要当心了,你看到的跟实际上的会有很大的出入。有人大学念一半儿,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了,要出去创业,结果最后弄得灰头土脸,回头哭着求学校收留的人不在少数,只是新闻没有报道。什么事情,一旦有政府插手,就要考虑最坏的打算,因为事情正在变质,你创业失败成功,都只是人家纸上的政绩报告。政府在对于创新上是丝毫不关心的,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份作业政绩,不行你回头想想,这么些年所为教育改革有哪个是成功的?

其实从本质上来讲我是反对大学生创业的,小生意并不代表创业。小生意在我的大学时代叫做锻炼,没有人会想着要休学专门搞小生意的,都在一心一意念书。陕西省教育厅这个政策的恶毒之处就在于想要告诉你,还念个卵蛋书嘛,大家都下海搞创业了,你还坐得住么。你觉得这是政府支持的,扑通一声下水了,但你忘记了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政府官员总会换届,走国政策说改就改了,假如你创业失败,你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接下来,我是想说读大学学什么的问题,这是个老生常谈的事儿,所以你也别指望我有新的见解。我个人的见解是要在大学学会一项技能以及永远抱有学习的念头。有一技傍身,走到哪里不会饿肚子。比如蓝田人曾被称作勺勺客,这个地方出大厨师,把做菜当成营生手艺。没手艺技术,走哪里都会挨饿。其次要对长期保持学习心态,有了学习的念头,你的生活才会充满乐趣。你所看的的事物都是新鲜的,即便是你创业,你也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能够让你不断学习,不断变强。

至于教育厅的这个傻逼政策,我的忠告是:听妈妈的话吧,把大学念完。

[本周冷笑话]《白鹿原》有老炮精神

《白鹿原》话剧版终于在北京演出了,跟之前王全安的电影相比,观众对于话剧还是比较宽容的,某观众甚至用了“看完《白鹿原》,白嘉轩身上的老炮精神挺让我感动的,值得我们这代人钦佩。”来总结这次观看话剧的体会。

图片名称

不知道陈忠实看到有人将《白鹿原》总结为老炮精神是不是会气的跳起来打人!冯小刚主演了《老炮儿》,还拿了影帝。电影里还传播了走国一直倡导的反腐主旋律,媒体们也智商感人的将一切能沾上边事物都总结为老炮精神。

老炮是什么?在管虎的这部电影里是美化的老炮:坚守原则的北京小民。虽然六爷抽烟喝酒说脏话,直男秒射好面儿,但六爷知道他是个好男孩。但在北京人眼里老炮儿可不是个好词儿,陈丹青就受不了,曾经跟新京报笔战骂仗,因为新京报将他称之为老炮。在民间,这是个混不吝滚刀肉的代言词,不讲道理,帮亲不帮理,秉持的信念就是:我就这么个烂人,惹上我你算倒霉。北京有老炮,天津有青皮,这些人专门替人揽事儿,有本书里写过这么一个段子:某天津青皮想要摆平个事儿,跟人对赌,拿把剔骨尖刀,面不改色的将自己大腿上的肉片下来扔进油锅,对方早已经骇的面如土色,只好认输。

在西安,这个称呼叫做闲人,正经的西安人受不了有人说他是闲人一样,其实这不是个好词儿。闲人代表着不务正业,《白鹿原》火起来,主要原因是被调任之前的景大官人推起来的(2308期之本周后续),因为外地人拍的《平凡的世界》火了,陕西人怎么能没有自己的本土剧呢?《白鹿原》就是这样被钦定的,又是排话剧又是拍电视剧的,看着挺热闹的。

就人物来说,白嘉轩这位爷被人总结成了老炮,是件很恶心的事情。更恶心的是写这篇稿子的记者把这个当成亮点来报道了。虽然王全安的电影被人讥笑为是田小娥与他的好几个男人的风流往事。但该电影里的白嘉轩还跟书里的人物大致是符合的:恪守仁义礼智信的儒家思想,身体力行。当然,用现在的目光来看,白嘉轩是保守本分的代言词,但用老炮形容就有点扯了。

乱跟风就容易闹笑话,装逼就容易遭雷劈,如果该记者以及该观众多看看书的话,可能就不会闹这个笑话了。

[本周社会]连听一周两会报道是什么体验

走国的全国两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连续跟着看一个礼拜的体验就是:这是一个降低自我智商的过程。如果你没有其他信息源的参照,你会真的觉得这个会议上的代表都是忧国忧民的。因为他们的政府报告是那么的让人欣喜,经济增长达到6个多点,人民生活是多么富足安康,离职失业仅仅是个别现象,大家都有很高的热情创业,南海问题不容美国插手,未来五年走国还要发展得更好等等,看一个礼拜,你就想站起来歌唱,歌唱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提案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妇女权益保护法,二胎政策开放,让人民享受更多的蓝天等等,你想唱两遍歌唱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

这是一场巨大的骗子盛会,王小波写花剌子模信使谎报军情的故事,在这里被完美的复刻了。实际上走国政府根本不希望有人来提什么提案之类的,二胎想开放就开放,股市说熔断就熔断,小区围墙说拆就拆,甭管这合不合法,因为走过的法律是.txt,想改随时都能改。

美国作家ClayShirky在他的《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中,从美国的角度,结合了一些经典事件,探讨了社交媒体对于民主的推动作用。里面少量提及到了中国。从90年代中期,中国只针对外部的网络信息进行简单的过滤,而今这一系统已经进化的更加复杂,它不仅是对国外信息有所限制,还以爱国主义和公共道德的理由来鼓励网络服务队互联网用户进行审查、以及用户相互审查。由于中国的目标是防止网络信息产生政治效应,因此无需对互联网进行全面审查,只需最大程度的限制信息访问即可。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政治互动又不可避免,但政府也有回应能力,在专制国家里,政府越来越善于运用社交媒体这一工具压制异议。

走国此次两会当然没有放过社交媒体了,会议期间大肆宣传,高唱赞歌(2630期之冷笑话)。这是又一次胜利圆满的大会,如果撇开张国立不愿背锅这个事儿的话(2362期之1)。

除了演艺界人士挑翻两会之外,还有走国的教育部长袁仁贵回应外国记者提问,彻底的暴露了走过官员的智商。华尔街日报记者在两会期间提问袁部长:您说过西方价值观不适合中国的课堂,请指出到底哪些西方价值观不适合中国的课堂?据我所知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的一个概念吧。结果袁部长边想边回答,从反问记者是否信仰马克思主义一路扯到了共产党是包容的,开放的党,我们的马克思主义是结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体,全程答非所问,驴头不对马嘴,一个大写的尴尬。

图片名称

很显然,这个事情里走国萱萱只针对下层要求谨防外媒,而没有给大佬交代要谨防外媒,毕竟不是每个大佬都像长着那样曾经跟华莱士谈笑风生过,都只是平时在走国这一亩三分地上横行,说个什么屁话都有人捧臭脚,自我感觉辩才无双,熟料一碰到硬茬儿就前言不搭后语,暴露了智商。

本来是奔着看冷笑话看官员雷语去的,没想到硬是被灌了无数鸡汤正能量,想想也真是日了狗了!明年不看两会了

[西安e报:263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76期]卫生纸要涨价
[西安e报:1541期]植树节是个冷笑话
[西安e报:1906期]家长堵路众人撑
[西安e报:2271期]出国打工的阴毛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