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三月 12,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陪我们长大的歌》 。】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度过童年的一代人,一定记得“小说连续广播”这档节目,以及同类型的“评书连播”。

当时几乎所有电台都有这类节目,通常时间刚好安排在午餐和晚餐时间,每节时长30分钟,听完一部长篇小说,需要好几个星期甚至数月之久。情节跌宕起伏的小说追听起来,几乎是听完了今天的,就盼着明天的。记得有一天,中午放学晚了,飞奔回家的路上忽然发现街边一间小店的广播正开足了音量播出我追着听的那部书,店门口还有十来个站着听书的人,我想都没想就站住听起来,直到当天那节播完了才走——因为一旦错过,根本没处补听。

直到现在,广播电台里这类节目也并未消失,偶尔打车时还能跟着司机师傅没头没尾听上一段,只是,追听小说连续广播,是比追剧更加久远到寒武纪的回忆。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许多许多年过去,这两年我又开始听书了,只不过不是通过广播而是手机。开头隔三差五听有声书,用的是下载音频文件存入手机的方式,随着音频APP一个个推出,听书简单到用书名搜出结果后点一下即可收听,就基本每天都听了。先是兴高采烈地一口气复习了全套福尔摩斯,然后发现除了小说,就算相对冷门的理论书籍,也有人播讲录制上传。后来听得习惯了,就算手里有书,也会先去搜搜有声书,有的话先听一遍,书留着将来查找用,算是体恤一下终日面对屏幕的眼睛。

傍晚,一边在厨房里刷刷洗洗一边听书,最近听的这本书,播音员风格声线都属老派,开场白照例是:“听众朋友们,欢迎收听由我为您播出的…”我突然有点恍惚,那一瞬间的氛围,仿佛时光倒流。

但时代毕竟在以火箭般的速度飞奔,同样是听书,其实已经和那时大相径庭:当年只得三五家电台三五种选择,今天可以点播云端的上万种音频上万本书,可以随意选择方便的收听时间,偶尔分神哪里没听清立刻就能回放重听…所谓自由,无非是更大的选择范围,更多的控制权限,而人们一旦体验过自由选择的滋味,就不再能忍受几无选择的单向灌输。即使怀旧,怀念的也绝对不是旧时的单调匮乏,而是自己的青春少年。

听书 二维码相关阅读
爱过的那些DJ
西安的午夜广播
千里之外的WiFi
网事·往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