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3》:乱糟糟的六年归来

@ 三月 13, 2016

伴随六年等待,那位“一个打十个”的叶问三度归来。此番归来,《叶问3》夹带着“拳王”泰森、票房丑闻、权力斗争等噱头与争议,随着一出出闹剧上演,《叶问3》也以杂乱无章的成片终结,希望这真的是终结。

看到“甄子丹+张晋”的组合,很难想不到这又是一出武强文弱的打戏。

《叶问》是甄子丹的福作,可以说,甄子丹是凭借《叶问》大器晚成,真正开始被人熟知,这才由后人翻起他的前作,恍然大悟,“呀!这是他演的啊!”“呀!这也是他演的啊!”之所以《叶问》帮他打了翻身仗,一来,甄子丹是《叶问》的绝对主角,二来,《叶问1》文武均衡,从而,用障眼法掩盖了甄子丹的平庸演技。

张晋从《水月洞天》开始崭露头角,同时,在那部戏里,他认得了后来的妻子蔡少芬。得以让张晋近来频繁活跃在大银幕的作品是《一代宗师》,必须感谢王家卫,只有“文艺王”,才能逼出张晋骨子里那份适合演内心戏的演技。离开王家卫,张晋只是一位纯粹的打星。

把两位表现手法单一的演员放在一起,能指望演绎出内容丰富的精彩群戏吗?不可能。

甄子丹一脸怒相

甄子丹一脸怒相

其实,为了改变这种尴尬,制作方请来谭耀文,并且把老戏骨谭耀文的名字放进了领衔主演,他是四位领衔主演(甄子丹、张晋、熊黛林、谭耀文)里,唯一一位真正会演戏的人。开篇不久,谭耀文登场亮相,前半部分为这个角色铺陈很多戏份,本以为会是个性格丰满、戏剧冲突激烈的人设,比如与西洋霸权抗争牺牲,没想到,泰森一句“给我滚”,本片仅有的“可能成为的亮点”烟消云散,结束得过于草率。

同种情况还出现在李小龙的设定上。第一场戏便是李小龙登门拜访,请求拜师,这与六年前的《叶问2》的结尾相呼应,本是不错的开头,可是,叶问一开门,李小龙走了,影片尾声,李小龙的出现更像是只为听得一句解释,“我只是开了门”,茅塞顿开,于是,投桃报李,教叶问跳舞。如此跳出整体结构的局部编剧法实在太欠水平,如果没有他爹黄百鸣,黄子恒该怎么办?倘若翻开黄子恒的作品履历,大可证明他“实在太欠水平”。

创作者们并未搞清楚《叶问3》的初衷,到底是玩情意绵绵的文艺,还是玩无所不能的英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创作者们贪心不足,两个都想要,因此,大部分时候的叶问化身超级英雄,结尾高潮时候的叶问化身温暖男人,导致武戏与文戏脱节,简单的拼凑并不是合理的交融,而且,夸大形象并不是拍传记片的明智之举。叶问,他仅仅是位浸淫武学的宗师,并非无所不能的民族英雄。

据说,《叶问3》的导演叶伟信拍片时里外不是人,充当着各种利益者角斗的傀儡。邀请泰森是制片人施建祥的意思,扶植黄子恒是出品人黄百鸣的企图,甄子丹与黄百鸣又传出不合…从上至下,《叶问3》已是似是而非的可有可无。叶伟信坐在导演位置上,做着任人宰割的授命,劳苦罪高,注定的烂片,却由他一人扛,好似甄子丹版叶问身边的那些角色,演得再好,都得赶紧撤场,把舞台让给叶问,时也,命也。

《《叶问3》:乱糟糟的六年归来》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火影忍者博人传》:活生生的人间百态
《丹麦女孩》:小雀斑胜过一切
《美人鱼》:一部贺岁佳作
《澳门风云3》:糟蹋食材的乱炖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