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41期]基建回春,雾霾重回

@ 三月 16,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16日。1926年的今天 ,美国发射了世界上第一枚液燃助推火箭。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拉土车的故事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拉土车再次成为本报的热词。3月8日那场死亡4人的车祸(2634期之1)有了后续。肇事拉土车不仅是套牌车,还是刚被城管部门解除扣押的车辆

死者家属在媒体上义正言辞的质问:“西安市政府明令今年3月15日之前,禁止所有工地土方作业,为何这辆渣土车还会上路呢?既然已经被执法部门扣押了,为何禁令未到又给放出来呢?”

拉土车

这个问题哪个有关部门都回答不了你。但我能:因为你国是个由封闭农业社会和共产主义杂交而产生的怪胎,绝大多数人喜欢这种社会,每当自己能沾点便宜挣点钱就会认为自己是人生赢家。所有人都在嘲笑法律、公正、规则、秩序这些文明社会所尊重的基本准则。所以,你们也是活了大该。

这个活该非常具体,被撞死的4个年轻人当天要去干什么?要去长安区综合执法局停车场,取回被扣押的拉土车!只有说书先生能编出的故事就这么发生在西安斯坦长安县了!你们不仅是同行,还是同样违法(字面上的法)的同行。当然,你的每一次恶行并不直接导致自己的倒霉,而是你们共同创造这么一个环境,大家一起搏杀,看谁能挺到最后。

[2]圣上故里小搏杀

除了宏观搏杀,还有很多具体残杀。2月22日当全国人民还沉浸在新春佳节的美好氛围中。富平县一个29岁的男子李驾驶一辆面包车在路上愉快的行走,一个49岁开小轿车的男子张不知趣的超车,李很不高兴。于是两车开始追逐互别,终于,李逼停了张,他们冲突,李拿出了折叠刀捅死了张

如果说药家鑫是因为恐惧杀人,小李子显然就是道上混的老手了,原始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本人在e报里可能提醒过很多次远离暴力,可在斯坦开车久了傻逼见得太多,难免也有暴力冲动,此篇报道建议认真观看,领会精神,这才是对我们最有价值的新闻。

[3]肮脏的城市

说到大环境,雾霾是必须要提的。天蓝了没几天,微信朋友圈还来不及刷屏,重度雾霾又来了。西安斯坦这种要死的天气以及上文之事,都指向一个问题——你市基础设施建设回春了。只有工程,才能让你市经济重新充血,城市越乱越脏你市小粉红就会越兴奋,十几大工程,n号线地铁,千万人口国际大都。

可惜这些都是臆想,一切肮脏只能产生出肮脏,对你党来说城建是必然的路径依赖,这条路会走到黑的。

[4]割韭菜啦

在毛片手淫般的刺激下,经济会回光返照,很多有钱或没钱的人会被假象迷惑去投资创业,老老实实做点小生意的人恐怕难得善终,精明的人就会学你国精英那样忽悠。

一个报道说很多斯坦人为了图便宜就办了一些预付费的卡,但没消费几次商家就跑路了,找商家总部和警察也没下文。最倒霉的王女士2014一年就损失上万

等等,为什么是2014年?哦,原来这是篇应景的文字,是为了给官方铺垫。3月14日起,陕西省工商局要开展预付卡专项整治行动。一看到“专项整治”这四个字就知道是放屁,就是来割韭菜了。

[5]卖菜夹馍的大学生

下面说一个真创业。西安斯坦东三爻村子里有一对卖菜夹馍的小鲁夫妇。小鲁说:“每天3点就起床,要看炉子,才开始做,火候还控制不好,生意很难。”两口子在大学时就异地恋,婚后因工作继续异地,为了不让女儿当留守儿童,小鲁辞职回来干了这么个不算体面的活。

卖菜夹馍的大学生

看着这对稚嫩的脸,我只能说祝你们好运。然而记者却问:你们幸福吗? 幸福泥马勒戈壁!底层者的无奈,因为沾了大学生三个字,你们也要消费成正能量创业典型来宣传,扯犊子吧。

[6]你们药丸

小大学生生放下身段老实做菜夹馍就能养家糊口?你们把问题想简单了。陕西省省食药局长、食安办主任胡小平庄严宣布:从即日起至12月底,在陕西全省范围内集中开展食品小作坊、小餐饮和摊贩(简称“三小”)综合整治,要许可一批、提升一批、淘汰一批。

小鲁的摊子能通过检查吗?显然不能。会被淘汰吗?也许不会。避避风头,交点保护费也就过去了。在一个贫民窟里卖点不那么卫生但不拉稀的廉价食品有错吗?没有!可在你们这个“法治社会”里就不行。

[7]陆昊门

3月16日,2016年的“全国两会”都结束了。支那的超大型二逼聚会——简称二会——真的没什么值得关注的,比A片都假。在两会期间,双鸭山那旮瘩(2639之7)出事了,此事被有效地封锁了,有个人就此事写了《信息过滤下的“陆昊门”》一文,被要求全网封杀…

这个文章说得是什么呢?你用 Google 去搜一下吧!

[8]你别脱衣服啊

《书记联手美女记者造假穿帮》一文也要求被查封。此事非常搞笑,简述如下:

在河北代表团的媒体开放日上,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点名提问媒体时,头也没有抬,看着手下给他的提示纸条边读边念,说请某排某座某位穿深色上衣的女记者提问。不巧的是,该名女记者进场后就脱下深色外套,穿了白色上衣。在全场瞩目下,这名女记者异常尴尬。

类似的还有《造假被揭引记者尴尬》、《领导没让你脱,你怎么就脱了呢?》,也是关于此糗事的,都是要求从互联网上“定点清除”掉。

[9]贾葭失踪

在支那,有一个俗话:“我们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发现问题的人。”贾葭(2596之6)可能就是这么被解决了。据说贾葭在陕西还有亲戚…他已经在香港常住了,还是被截留在机场了。他的失踪和“无界”要求习鞑靼下台(2639之9)有关,他看到了墙内的“无界”发了那个文章,就给“无界”的熟人通风报信,于是就把他给连累进去了…

[10]闹场

在两会期间,还有一个大闹剧来自新华社的记者周方,他向支那的意识形态“最高部门”发出了挑战!这是不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最新案例呢?

[西安e报:264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275期]空气又爆表
[西安e报:1910期]9分钟和两年半
[西安e报:1545期]那些花儿(Ⅳ)
[西安e报:1180期]一个恨屌的男子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