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315晚会时的一瞬间,我突然开始害怕我自己

@ 三月 18,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丹枫茶话”(ID:rabbit_story),感谢作者“兔子先生碎碎念”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不要总说自己没人要》。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每年3月15号的晚上,比普通群众们更加准时守在电视机前的,恐怕是大大小小的各个公司——好像当初读书时候,坐在讲台下面忐忑地等待着老师公布光荣榜。

只不过,“3·15”晚会公布的是黑名单。

今年的晚会依旧大招不断,淘宝刷单、废钢材制假牙、二手车交易骗局、“饿了么”黑心作坊、公共WIFI盗取隐私……又有一大批企业被曝光,其中还不乏一些已经“深入用户骨髓”的企业。比如淘宝,比如饿了么。

今年看到这些企业被曝光新闻的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像“淘宝刷单”和“饿了么黑心作坊”这两件事情,根本谈不上是“曝光”啊,这根本就是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却又熟视无睹的一条“潜规则”。

央视这次做的,是把之前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司空见惯的“毒刺”,拔出来,放在台面上说。

单从这一方面,我就必须给央视点个赞。

关于“刷单”和“黑作坊”,我自己都有过很真切的体会。

刷单

高考刚结束的那个暑假,整日在家里无所事事,于是产生了做个兼职的念头。在网上搜索一下“兼职”这样的关键词,马上就能出来无数条在互联网做兼职的“招聘信息”。这些招聘书开出的条件都诱人得很,往往都是“会上网就能做,随时随地都能做,一天轻松挣到一百多”。类似这样“坐在家里就能赚钱”的信息,轻而易举地就把我吸引了过去。

按照上面留下的联系方式一沟通,才发现所谓的“互联网兼职”,其实就是在淘宝上帮别人“刷单”。

要想加入,还要首先交99块钱的培训费。交了钱之后,会有人全程对你进行“培训”。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体系,依托于YY语音平台,实行金字塔式的管理模式。上级有了“刷单”任务,会把他们分配给自己的几个下级,而他们的下级又分别有自己的下级,于是就像细胞裂变一样一分再分,到最后,像我一样处在“金字塔最低层”的“受控群众”,就会接到一个个很明确、很具体的“刷单任务”。

这些任务的要求千奇百怪。有的是直接复制链接进店,更多情况下,需要你自己在淘宝首页搜索某个商品的关键词,在搜索结果中发现目标商家之后,还要首先故意点击进入其他商家,分别进行三分钟以上的“浏览”,最后再点进目标上家。这用行内术语来说,叫做“货比三家”。

基本上,刷一单下来需要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不等,得到的提成以一块、两块居多。一个暑假下来,我也没有挣回自己当初交上去的那99块钱。

还有“饿了么黑心作坊”的事情,遇到的就更是太多太多。对于我这种在校学生而言,“外卖”几乎是生活必备品之一。每天午饭、晚饭的时刻,宿舍楼下、教学楼外的篱笆墙外,都能看到很多外卖小哥等待的身影。

黑心的外卖作坊

由于学生对于“外卖”巨大的需求,在学校周边,出现了很多“只送外卖”的商家。这些商家的特点是,没有实体店,他们的送货速度往往比那些有实体店的商家快得多,价格也要便宜不少。说白了,其实就是人家在自己家里、或是随便某个角落里,搭个大灶台,批量地做好各种外卖,然后直接送出去。我曾经在自己点的外卖里面吃出过一个死苍蝇,至今想起来依然反胃。可是,我好像还在继续点那家的外卖……

这样的商家的卫生状况,用不着等着央视曝光,谁人都能想象得出。

可是,坦白来讲,当看到饿了么被曝光的时候,我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

——啊。这样哦。

——我早就知道了啊。

——可是我以后还是会点啊。

到网上一看,有和我类似想法的远不止我一个人。

网上还盛传着这样一张图:

图片自网络

央视财经的一条微博下面,有这样几条获得点赞数很多的热门评论:

图片自微博

看了一圈之后,心里有一种类似于绝望的恐惧感。这恐惧感不是因为淘宝上面的信誉度都是假的,不是因为外卖的卫生没有保障,也不是因为公共WIFI会把我的隐私偷得个一干二净。

而是因为——

——我发现

——自己已经弃疗了

我明明知道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天壤之别,但我还是会点击购买;

我明明知道很多外卖卫生不过关,但我还是会吃;

我明明知道有信息被窃取的风险,可是一旦遇到免费公共WIFI我还是会如饥似渴地扑上去。

这难道不吓人吗。

当央视把他们曝光出来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些东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你干嘛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嘛”。

我简直不认得我自己了。

到网络上看一看,也有那么多的人和我一样,陷入一种“免疫式”的冷漠。

图片自微博

“仅此一天,过去就好了。”

还有人替被曝光公司的公关们准备了“声明”的模板:

图片自网络

一个个的看下来,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假晚会结束之后,根本没有几个人是真的在意那些所谓的“质量问题”的。大家无非是逢场作戏借题发挥,成千上万的网络段子,把那些义正言辞的真正呼声淹没得了无踪迹。

现实生活中,同样充斥着这种“免疫式”冷漠。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钢铁重镇,每次城市污染指数排名的时候,我的家乡永远榜上有名。老乡们开玩笑说,在我们那里,挑一个天气晴好的清晨,跑到公园的湖边去监测PM2.5,结果依然还是爆表。可是在我家,很少看到有人戴口罩。包括我自己也从来不带。

——“戴口罩有什么用啊。”

——“这么多年了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这就是最多人的想法。

类似的,路边摊不干净,那又怎么样,挨不住人家好吃啊!

——“该吃还得吃。”

我不想去追问这一系列的问题到底应该责怪政府还是企业。因为比问题更可怕的,是看不到问题的存在;比看不到问题更可怕的,是明明知道有问题,却依然冷漠下去。

我知道我浑身上下都是病毒。我什么都知道。可我早就习惯了。所以,就这样吧。

我看看我自己。

毛骨悚然。

看315晚会时的一瞬间,我突然开始害怕我自己 二维码相关阅读
网络不黑,社会太黑!
删帖生意:一条灰色产业链
现世报(Ⅴ)
互联网金融3.15,我们该相信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