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医闹,我也亮出了菜刀!

@ 三月 18, 2016

【原文首发于“@白衣山猫 ”的微博,作者“@白衣山猫”曾是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原文名《那年,我亮菜刀!》。】

近几天,我们一个中华医学会的外科专家群里,都在讨论深圳龙岗第五医院那位医生被医闹的事情。说到悲愤处,群里的专家们,或多或少,竟然都曾经遭遇过医闹。有人在群里发了这么一张图:

图片自@白衣山猫

这图片中的事实,早已经不是笑话了,这是目前中国医生最实实在在的处境和对策。

这张图片,使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往事,我曾经,面对超级无赖,我真的亮过菜刀。

那是十年前,我女儿才三岁多,老婆是某科护士长。

一天,某科有个病人叫吴籁,要出院。按照医院的传统,今天要出院的病人,头一天就停药了。也就是说,今天出院的病人,今天一般不用药了。可是一大早,吴籁要求再用一天药才出院。管床医生也满足了他的要求,早早就给他开了药。医生开医嘱,习惯开长期医嘱。电脑中,护士在执行长期医嘱的时候,电脑会自动执行第二天的医嘱。也就是说,开了长期医嘱,头一天,护士要领今天和明天两天的药,记账的是两天药物的费用。以后每天都是领第二天的药。

也就是说,医生开了长期医嘱,护士执行了2天的药和费用。然后,夜班护士在早上打好了病人的费用清单,把清单给了吴籁。

给吴籁在办出院的时候,护士长又核对了费用,发现了这个问题,马上就把这笔费用给退回去了。也就是说,在吴籁还没有办理出院,在吴籁还没有发现费用清单上的问题的时候,护士已经把电脑里错误多收的钱退了回去。

快中午的时候,护士通知吴籁可以去收费处结账出院了。吴籁开始逐笔核对费用清单。在那天的清单上,他看到了2天的药费。他觉得医院多收了他一天的药费237元。吴籁当场开始发飙,科主任和医生和护士长,一起和他解释了2个多小时。吴籁根本就不听解释,坚持认为自己抓住了医院乱收费的证据,要医院登报道歉,而且赔偿10万元。见医院不肯赔钱,他拂袖而去。

可是这个时候他还没有结账,还欠医院钱呢。

当天晚上8点半,吴籁带了9个人,来到医院,要说法。医院总值班把我老婆和科主任叫回了医院,让我老婆和他解释清楚,我老婆去了医院解释,一直解释到凌晨1点,才被他们放回家。

第二天,吴籁又带了9个人,来到医院,向医院来到讨说法。医院总值班把我老婆和科主任叫回了医院,让我老婆和他解释清楚,我老婆去了医院解释,一直解释到凌晨1点,才被他们放回家。

第三天,吴籁又带了9个人,来到医院,向医院来到讨说法。医院总值班把我老婆和科主任叫回了医院,让我老婆和他解释清楚,我老婆去了医院解释,一直解释到凌晨1点,才被他们放回家。

吴籁是医院附近一个城中村的失地农民。土地被征用后,拿到了一大笔钱,不找工作,天天有的是时间,他带来的9个人,全是同个村子的人。

第四天,吴籁又带了9个人,来到医院,向医院来到讨说法。医院总值班把我老婆和科主任叫回了医院,让我老婆和他解释清楚,我老婆去了医院解释,一直解释到凌晨1点,才被他们放回家。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第十天,对,不知不觉就这样拖了十天。找医院领导,领导打电话给吴籁,吴籁白天要睡觉,根本不来医院。医院领导让最好自己科里解决。找警察,警察说他又没有打人,这种纠纷我们没法管。医院每天晚上的总值班是不同的人,吴籁一来闹,就打个电话把我老婆叫回医院,然后就又闹腾到后半夜。当然,每天晚上陪我老婆的还有科主任和不同的医院领导。

那时候,女儿非常依赖妈妈,晚上要睡觉了,找不到妈妈,就哭着要妈妈。女儿每天哭到睡过去,醒来,再哭,还是找不到妈妈。

老婆一天比一天憔悴,我和她商量:‌‌“这种无赖,咱们真的耗不起,要不我们自己出钱,赔钱给他吧!‌‌”

我老婆已经答应他,自己出5000元赔给他,了结这件事情。但是吴籁坚持要50000元。吴籁扬言,五万元是最低要求,否则天天来医院讨债。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无赖天天晚上威胁,如果不满足要求,要杀我女儿,要杀我。他们说一句知道了我家住在什么地方。所以我老婆每天都很憔悴,每天都很恐惧。

那时候,我的工资加奖金,一个月不到3000元,五万元,我们夫妻俩一年也存不下来啊。我也赔不起啊。

吴籁继续在晚上来医院讨说法。天天晚上来,凌晨才走。

老婆日渐憔悴,她的无助在积累,我的愤怒在积累。我很想冲到医院去解决这件事情,但是女儿还小,我还得在家看孩子啊。

第十五天的晚上,照例,总值班又把我老婆叫回了医院。晚上12点,护士给我打了电话:‌‌“你快来吧,护士长在哭,那些吴籁推了她几下,还威胁要打她,要杀了你女儿!还要杀你。‌‌”

这个时候,女儿又在哭,要妈妈。我再也按耐不住,作为男人,我有血性,作为丈夫,我有保护自己老婆的责任。

我拿了一个小包,到厨房,装了砍骨头的菜刀进去。

图片自@白衣山猫

对,就是上面这把菜刀。我不愿意女儿看到暴力的一幕,所以用包包了起来。

我告诉女儿:‌‌“走,我们去把妈妈找回来。‌‌”我牵着女儿的手,满腔怒火,满怀悲愤地走向病房。

刚刚到病区,我就听到了主任办公室里传来的无赖们的威胁声音。我把女儿交给办公室里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让她带我女儿去医生值班室。我告诉她,一定要看好我的女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要让我女儿出来。

交代好,安顿好女儿,我走到主任办公室。办公室里,我老婆和科主任被逼到了最里面的墙角,外面是包括吴籁在内的十个无赖,再外面是医院的四个保安。

办公室门口,我问:‌‌“谁是吴籁?‌‌”吴籁说:‌‌“是我!‌‌”我又问他:‌‌“听说你要杀我女儿和我?‌‌”

‌‌“如果不赔钱,很难说!‌‌”

我沉着脸,打开包:‌‌“我今天成全你!‌‌”

我拿出刀,注意,不是手术刀,是菜刀!

我挥刀便砍!

可是,看到我包里露出菜刀后,一个保安抱住了我的人,一个保安紧紧抓住了我拿刀的手,那一刀便砍偏了,把办公桌砍掉了一大块。由于他们紧紧抓住我,我再也没有能够举刀或者把刀甩出去。

吴籁带来的9个人从我身边夺路而逃。留下吴籁也被我逼在墙角。由于保安的拉扯,我靠不近他,他也跑不掉。

吴籁用颤抖的声音,用电话报了警,警察很快就赶到了。

警察问:‌‌“谁砍人了?‌‌”

我老婆说:‌‌“没事,是我们自己夫妻家事,因为我连续半个月,天天晚上在医院到凌晨才回家,女儿天天晚上哭,我老公火了才要砍我。‌‌”

警察很快就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问吴籁:‌‌“你明天来结账吗?你还要不要赔偿五万元?‌‌”

吴籁当场表示,不要赔偿了,明天来结账。然后,警察让他签字后,让他离开了医院。

警察走之前,领头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说:‌‌“事情怎么回事我也知道,你拿菜刀吓唬下他这个无赖也好。不过,不要真的砍啊,真的砍了,医生读了那么多年大学,犯法可不合算,不值得!‌‌”

也许,当时,内心深处,我并不想砍死他。十年后,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一刀,我是不是真的要砍他,如果没有两个保安大哥拉扯,以我的血性,会把吴籁砍成什么样子,我真的连自己都不知道。

第二天,吴籁来结账了。我老婆对他说:‌‌“你留个地址和电话吧,我们医生好来上门随访,看看以后有什么问题。‌‌”

吴籁一脸的警惕:‌‌“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还想叫你老公来砍我吗?我可是会报警的啊!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啊。‌‌”

就这样,一场风波过去了。医院也没叫我赔办公桌。

过了几天,护理部主任在路上碰到我,说:‌‌“幸亏你拿了那菜刀,要不,碰上无赖,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解决了!‌‌”

我也只能笑笑,当所有人都无法制约无赖的时候,当无赖威胁要杀我女儿的时候,当法律也无法制约无赖的时候,好歹,我家里还有个男人,那就是我白衣山猫。

山猫不发威,别当我是hello kitty !

面对医闹,我也亮出了菜刀! 二维码相关阅读
比“嫖宿幼女”更可怕的…
知识分子的“公共属性”
只要没有“真相”,就会“滋生”谣言
看病难不是医生的错!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