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恶人》:熟悉的配方怎会有新鲜的味道?

@ 三月 20, 2016

开场五分钟,镜头中只有四种元素:一个类似受难耶稣的十字架、一片皑皑白雪、一辆奔袭而来的马车、一组颇具复古质感的字幕。

从这缓慢的五分钟里面,可以看出以下信息:

  • A、《八恶人》是一部需要静下心来欣赏的漫长电影;
  • B、“十字架+白雪+马车”一定有些什么用意?
  • C、与《被解救的姜戈》似曾相识,没错,这正是昆汀·塔伦蒂诺的又一部西部片。

全片分为五个篇章,昆汀·塔伦蒂诺特别标注出来,这一手法属于他的习惯,载入史册的《低俗小说》亦是如此排版。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化繁为简,帮助编导处理复杂结构,还能为观众梳理清晰脉络,不至于被错综的时间顺序扰乱思绪,比如本片的第四章节是承接于第三章节的倒叙,第五章节又是承接于第三章节的顺叙,倘若导演不以这种方式呈现,观众有可能陷入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烧脑思维中。

五个篇章彰显出昆汀·塔伦蒂诺对于本片的野心,加之影片未映先红,第一稿剧本被泄露,昆汀·塔伦蒂诺不惜推倒重来,既为营造影片的神秘感,同时,展现出昆汀·塔伦蒂诺对该故事的一丝不苟。

慌忙火急奔法场

慌忙火急奔法场

其实,五个篇章实际只是浓缩在两个地点的演绎:雪地和木屋,而木屋占之八成戏份。由于雪地和木屋的开阔视野承载了太多太重的戏份和信息,因此,昆汀·塔伦蒂诺也逆潮流地使用70MM胶卷拍摄,70MM胶卷贡献的上一部戏还在1968年。正是这些太多太重的戏份和信息,造就了《八恶人》有许多需要咀嚼的地方,这是昆汀·塔伦蒂诺作品的一脉相承。

回过头来,“十字架+白雪+马车”一定有些什么用意?在地方官克里斯·马尼克斯念完林肯写给黑人少校马奎斯·沃伦的信后,一切昭然若揭:“十字架”暗示了影片的黑暗风格,“白雪”只不过是从亮堂到阴沉的过渡,“马车”扬鞭而起,原来,奔向的是一场血宴。至于这些的缘起,往小来看,是哥哥救妹妹的暴力手法,殃及无辜都如同十字架上的受难者,背负着凶手的罪孽;往大来看,是那封不起眼的林肯的信,所有白人角色为之讥诮,认为是黑人的自吹自擂,种族歧视才是最大的恶人,昆汀·塔伦蒂诺将故事背景设定在南北战争,无论时代思想、主角特性、地域属性,与《被解放的姜戈》大同小异,皆是有意为之。

由此说来,第五章节的标题叫“黑人的天堂,白人的地狱”,实则反讽罪孽深重的种族歧视。没有子弹的黑人少校马奎斯·沃伦最终存活,是依靠白人地方官克里斯·马尼克斯的帮助,而克里斯·马尼克斯没有和唯一女角黛西·多摩格达成协议,反倒是和黑人少校一起处决了她,并且,终于揭开了林肯到底写了些什么。要知道,克里斯·马尼克斯此前讨厌马奎斯·沃伦,此处角色出现反转,善恶一念间,意味着海报上的“八恶人”真的一一对应吗?

《八恶人》有着昆汀·塔伦蒂诺的所有烙印:暴力美学、黑色故事、善恶难辨、宏大结构、独特思想。全是熟悉的配方,吃久了,便不会感觉到新鲜的味道,但不碍它是一出可看的群戏,绝对主角并没有出现,他的名字叫林肯和他的最大成就——遏制种族歧视。

《八恶人》人红是非多,关注度实在太高,导致DVDScr不断流出,票房惨遭分割。尽管如此,《八恶人》还能在少有的资源里赚回4400万的本钱,另有千万盈利,这还是活招牌昆汀·塔伦蒂诺的魅力所为。

《《八恶人》:熟悉的配方怎会有新鲜的味道?》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叶问3》:乱糟糟的六年归来
《火影忍者博人传》:活生生的人间百态
《丹麦女孩》:小雀斑胜过一切
《美人鱼》:一部贺岁佳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