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围观受洗

@ 三月 24, 2016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原标题《爱是不保留》,感谢作者“张家十二少”的原创分享。】

灯光突然全部暗了下来,只有绿色的的Exit和装饰好的圣诞树闪闪发亮。我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还好身边的Brian一直确认就是这儿。

几个人蹦上舞台,喊道:Can you stand up? Let’s sing songs!

每个人都站起来。带着狂热的表情,伴随着乐队的鼓点,人们开始与主唱一起大声歌唱。

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疯狂的举着双手,好像世界只剩她自己。我预估一下,现场大概是有几千人的,每个人都如此的嗨以至于我感到无比尴尬。

我木然的站在那儿,完全不知所措。所有能做的只是在担心,架子鼓节奏的频率和我心跳的频率如此相近,如果他们产生了共鸣,我的心脏break down了怎么办。

正想着,眼神一瞥,在一个角落里,我看到了Jonathan,他正开心的准备着什么。

1

Jonathan是我来美国认识的朋友之一,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太土,干脆还是叫约翰逊吧——这并没有征求他的意见。

如果说起认识他的故事,详细说起来得写一部小说了,为了让那些畅销书作家有口饭吃,我决定长话短说。

一天前,他和Brian请我一起吃饭。请吃饭这种好事,我是从来不会推辞的。欣然就答应了。

进饭店前,约翰逊偷偷的问我:Hi,Bean, are you free tomorrow?

我仔细思考一下,说:干啥?

他的爸妈是中国人,但一直长在美国,他的中文水平和我的英文水平差不多——都不咋地。所以我们聊天总是中英混杂,理解起来方便多了。

他说:因为…你就要回国了,我想…你还没去过…我们的礼拜…

他是信基督教的,我也已经猜到是教会活动,又赶上明天是周末。大致是叫我去听听礼拜,洗洗脑,皈依我基。不过我也一直没打算搞基啊。

我犹豫了,因为最近上完课不久,要准备考试,而且一直对传教也有所抵触,我想:妈的,这是鸿门宴啊!

他看到我犹豫不决,是不想去的意思,转了转眼珠,说:Because,I will 受洗 tomo…

还没说完,服务员过来点菜,我暗叫一声阿弥陀佛,总算挨过去了,不用面对“去吧,自己不情愿,不去吧,又碍于和他的朋友关系”的尴尬局面了。

晚餐还是在和谐友好的气氛中开始了。

吃饭的日常依然是他们pray,我四处瞎看看。他们pray完了,说声Amen!我和他们相视一笑,然后开吃。

刚动筷时,没人说话,只有筷子碰碗的声音,甚至有点尴尬。我低着头吃自己的饭,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还好Brian问我了一些日常问题,缓解了冰冷的局面,那也无非是还有几门考试,在什么时候,复习好了没有。

我一一如实作答。然后继续埋下头去吃东西。

吃了一半,为了活跃气氛,Brian和我谈起了香港乐坛,他的爸妈是在香港,但同样是在美国长大,但他的中文比约翰逊好多了。粤语说的更好。

我说:我觉得粤语歌唱出来比国语好听多了。

他说:恩,是的,不过我很久不关注香港乐坛了。

我说:哦,你喜欢Eason吗?

他想了想:恩,挺喜欢他的。不过他不好好保养他的嗓子,所以…

我说:恩,感觉他和周杰伦火的程度差不多。

他说:是啊,是不是周杰伦更火一点?

我说:Maybe,对了最经典还有Beyond呢…?

这时,约翰逊起身去厕所了。我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我突然觉得压力很大。

我问Brian:如果你的朋友伤害了你,对一个基督徒而言,他会怎么做呢?

基督教认为人们生来是带着罪的,而耶稣基督会帮我们赎罪,当然我们平时伤害别人的行为也算是罪。

Brian说: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原谅他。

我暗嘘一声:不早说呀,那我就放心了啊。安下心的我,总算可以舒服的吃饭了。

突然想到约翰逊刚才好像说什么受洗,于是我问Brian,啥是受洗啊?

原来这是基督教的一种仪式,表示你接受基督信仰,约翰逊要受的是浸礼,这意味着他确认了基督,今后将要尽基督徒的责任。

Brian用中英文混杂着为我说了好久,我大致明白了意思,看着他严肃的表情。

我问道:Is this important in his life?

Yes,of course。

图片
网图

2

于是,就这样,我参加了我的第一个礼拜。

刚来到这个教堂,我非常惊讶,与我想象中的教堂非常之不同。印象中,谈及教堂,必然是哥特尖顶,肃穆庄严。可是这里面却完全不同于曾见过的教堂,更确切的说,这更像一个活动中心,不是老年。

然后…

灯就黑了。

我从来没听过圣歌,不过,我可以保证,尽管全场几千人有许多都在跑调,但这些圣歌依然感动到我,它们不像国内某些学校校歌,它们确实很好听,让我觉得,写歌的人真在用心。

受洗仪式在唱完歌后不久就开始了,我见证了这一刻。

那时,我在想,约翰逊有许多朋友,我和他并不算得上相知甚深,或许,我不来对他也无所大碍。

约翰逊走入水池里,牧师正为他祷告。

不来的话,可能我还会更舒心的打几局LOL,看几集电视剧,focus 到我自认为重要的事情——总之不是浪费时间上。

噗通一声,约翰逊被按入水中。

可是那又怎样呢?

约翰逊起来了,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未息。

我暗道:Thanks for inviting me,Jonathan,thanks for treating me as your friends.

3

我们常常对宗教问题讳而不谈,对教徒更是抵触的很。

我们常常以为信教的人一定是疯了,自以为我们比他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我们拒绝相信神的存在,我们拒绝相信那些相信神存在的人们。

可是,有意思吗?

约翰逊走了过来,对我微笑。

我说道:Congratulations!

作为一个问题的死 二维码相关阅读
后现代主义的插科打诨
城市变化
把时间留给家人
祛魅的诗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