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代表,请入瓮

@ 三月 29, 2016

【本文是INXIAN全权律师常玮平独家撰稿,谢绝转载。】

3月27日,一则《人大代表当庭殴打律师》的新闻刷爆朋友圈。据《华商报》报道,涉事者为西安市长安区人大代表兰天,因在旁听时对代理律师路航的辩论意见不满,大打出手。路航律师随后就医的诊断证明显示其“面部软组织损伤”。法院当即做出司法拘留决定,但因兰天系人大代表,依法需报同级人大常委会同意。最新的消息是,长安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研究决定,依法暂停兰天执行区人大十七届人大代表职务。长安区人民法院随即对兰天执行了拘留,并罚款10000元。看样子,长安区人大常委会许可了长安区法院做出的拘留决定。

图片自华商报

另据报道,兰天代表已经和路航律师达成和解并向法院递交了谅解书,似乎等到拘留期满,舆论退潮,兰代表又可以重返岗位,以其不懂法并被司法拘留之身(兰天在其写给路航的《检讨书》中自称“不懂法”),继续代行人民主权。到这一步,这狗血剧情似乎要依法画上一个差强人意的句号,但真的是这样吗?

笔者却认为,兰代表极有可能成为《刑法修正案(九)》对“扰乱法庭秩序罪”修改后,被追究该罪的“第一人”,至少,人大代表“第一人”。而考虑到该罪修改稿草案公布之初,剑指“死磕律师”在法庭上依法争取程序权利对固有法庭秩序的良性冲击,全国人大通过这个修正案,到今天,入瓮者却可能来自某地方人大,只能说,不想当编剧的吃螃蟹者不是好橡皮图章!

刑法第三百零九条:“有下列扰乱法庭秩序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

“(四)有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等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

一望而知,兰代表当庭殴打律师的行为妥妥的落在该条第二款“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情形之中,这是一个事实认定,无需情节严重,而破坏社会秩序犯罪的侦查权,只能是公安部门行使,且不以嫌疑人之前已受到司法拘留得免。

所以,当“不懂法”的兰代表在“法院的领导和同志们”和“周边的朋友”的批评教育以及“反省”之后忽然“懂法了”,也可能只是懂了“面部软组织损伤”不构成轻伤,无法以故意伤害罪追诉,若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甚至连个民事赔偿诉讼程序都不用走了的法律。遗憾的是,路航律师由代理人被迫转做当事人时,也走出了类似陈光武律师角色切换不适时走的“昏招”,以为此事仅仅是一人之私,殊不知,那些站在你身后的20多万律师同仁及更多眼睛雪亮的群众,既然以其关注推动了此事在法治轨道里运行,这种关注如双刃之剑,却已无法坐视只允你二和解就草草收场了啊。说实话,“不懂法”的人大代表侮辱了日渐懂法的民众。

一般,律师秉持“监狱不空、誓不成仁”的理念,很少说谁有罪,您可能也会说笔者是看热闹不怕事大,或者劝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您若细看媒体所发长安区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应该会明白,此事已不可挽回,且跟我们没半毛钱关系。

报道称,“长安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研究决定,依法暂停兰天执行区人大十七届人大代表职务。”

虽然,依法,暂停执行代表职务的法定报告职权在该代表同级的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而非此处的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但若仅关注该决定内容并关照相关法律,暂停代表执行职务的情形只能是,该代表涉及刑事案件或正在受刑事处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十八条 代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由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者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报告:

(一)因刑事案件被羁押正在受侦查、起诉、审判的;

(二)被依法判处管制、拘役或者有期徒刑而没有附加剥夺政治权利,正在服刑的。

前款所列情形在代表任期内消失后,恢复其执行代表职务,但代表资格终止者除外。

人大代表最应知法守法,却在法庭上打人了,尤其是,在打人之后竟以“不懂法”求免,让人震怒。板打两边,我们自己也有需要反思的一面。如果说市、省、全国的人大代表是由下一届的人大代表代表人民间接选举的,县级、乡级人大代表却是由选民直选的。你或许要以自己从没见过选票辩解,但这和以“不懂法”试图脱罪的兰代表一样荒诞,甚至可耻。你一年四季为了一家老小的吃穿疲于奔命,却不愿抽出哪怕一两天到你所在的选区领一张选票、投一次票,表达你的意见?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你唤得醒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权利吗?

2016,地方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年。为了不让更多的兰代表殴打这个国家律师,侮辱这个国家的人民,请找回你的选票和尊严。

【彩蛋】新闻稿里提到,“此事发生后,网上绝大部分网友都是力挺律师,希望长安区人大常委会能终止或暂停兰天人大代表资格”,作为一名律师,我很欣喜。顺便提一句,西安市长安区的绝大部分网友,如果万一兰代表没有主动辞职,贵区50名以上选民联名,可以向长安区人大常委会提出罢免案的哦。

兰代表,请入瓮 二维码相关阅读
律师是个什么东西?
我要见我的律师
斯伟江:给年轻律师的信
世界级的丑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