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油醪糟

@ 三月 30,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混蛋透顶的阆中市法院》 。】

前一向,应邀在一部电视专题片里担任嘉宾主持,跟随摄制组千里跋涉来到涪陵。

涪陵居三峡库区腹地,位于长江、乌江交汇处,有渝东门户之称。这座城市因乌江古称涪水、巴国王陵多在此而得名。春秋战国时,涪陵曾为巴国国都,至宋,已成为巴蜀重要商贸中心之一,到清代,则被人称作“小重庆”,其繁华兴盛,可见一斑。1997年3月14日,在第八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将原四川省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黔江地区合并,成立重庆直辖市的议案。第二年,涪陵市又撤市建区,于是,昔日的“小重庆”,就成为今天大重庆治下的一个行政区了。

我们在涪陵拍摄的时间只有大半天,头一天晚上在旅舍歇息,第二天一大早便开始赶工,主要拍摄地点是在长江、乌江交汇处的锦绣广场(过去叫两江广场)和距广场不远的涪陵港。外景摄制这种活儿,属半体力劳动性质,特别助人消化,时近中午,大家已经饥肠辘辘了。吃什么呢?当然要吃当地特色。涪陵榨菜倒是声名显赫,但只是小菜一味,撑不起一顿正餐。有人动议:听说当地有一种油醪糟,很有特点。有人立马用手机搜索。紧接着,一彪人马便直奔涪陵油醪糟旗舰店而去。

不料抵达目的地,才发现旗舰店虽然绝非假冒伪劣,但却只出售食品而不供应餐饮,软包装的油醪糟需要带回家去再加工,方可端上餐桌。更何况油醪糟只是一种正餐前的小吃,靠它填饱肚子,不行啊!大队人马只好掉转头去,奔街对面享用重庆小面!

但我、美女主持,还有两位摄像,却遵导演之命留了下来。既然遇到了稀罕物事,而且店主人答应可以给我们加工两碗油醪糟,充当拍摄时的道具,那何妨留下一段视频,说不定后期制作时能派上用场呢 ——导演说的有理!于是,先是观摩店主人制作油醪糟,然后我和金鑫品尝油醪糟,再加上客人发问,主人作答,一来二去,我们对油醪糟,就从最初的陌生变成后来的稔熟了。

涪陵油醪糟
涪陵油醪糟(图片来自网络)

原来,涪陵油醪糟制作工艺的前半段,与北方人料理醪糟的手段并无二致。只是在醪糟坯制成以后,他们不嫌麻烦地再将上好的核桃、芝麻、花生、枣泥、橘饼等辅料捣碎,与醪糟坯混合,以上等猪油煎炒,直至锅里的油炒醪糟基本失去水分,才出锅用瓮盛装、封存。这样的油醪糟,可以做到越年不腐。食用时,取适量的原料加水烧开,或加入掐成小粒的实心白汤圆,或卧进荷包蛋,即大功告成矣!北方的醪糟让你领略的,是单纯而淡雅的酒香;而涪陵油醪糟向你呈现的,则是复合且醇厚的味道。尽管我更习惯享用前者,但却必须承认,对喜欢甜食、且不惧动物脂肪的食客而言,涪陵油醪糟,的确是一种营养丰富、口感上佳的美食。

涪陵油醪糟旗舰店的面积不大,但装修古朴大方,很有特点,墙上有一幅不错的书法作品《涪陵油醪糟赋》,赋的文字,虽略有套话、大话稍多之瑕疵,但读起来也还朗朗上口,只是现在一句也记不起来了。能记得住的,是店里印刷精美的宣传册里讲述的一个故事:

抗日战争期间,一次蒋夫人宋美龄乘飞机回重庆,遭到日军飞机拦截,惊险万分,突围降落后仍惊魂未定,直到在机场附近的一家店铺里喝了一碗油醪糟,才神安体泰,从容如常,油醪糟也缘此声名大振。

真有此事?我不愿轻信,却也无法否认。但想说的是:不管哪个地方的美食,都不是由于名人的光顾才爆得大名,而是因为特色独具、质量上乘,从而被众多非名人和少量名人共同喜爱,诚如孟子之所云“口之于味,有同嗜焉”,最后达到实至名归之境界。所以,对那些名人与美食的故事,他姑妄言之,咱们姑妄听之,别太当回事;而抓紧时间细细品尝面前的美食,才是第一要务——这一次在涪陵,我就是如此行事!

涪陵油醪糟 二维码相关阅读
自贡盐和陕西人
做茶饼和剁辣椒
不吃踅面不看线
白水碎饺子

[声明]:
INXIAN不向您推荐使用任何显示或暗示的商业品牌,所涉商标和品牌仅做素材展示使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