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58期]清明时节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4月2日。2013年的今天,e报记载了一条公安局的通稿(1562期之2),该通稿中指出:2012年西安市公众安全感为89.29%,结果晚上就有人在浐灞河边被勒索500块。今年的愚人节西安市的公众安全感上升到了90.93%,这一次没有人被勒索,有人被当街捅死了(2657期之1)。

[本周人物]外婆家的历史

清明假的前一天,我正好休息,骑自行车去王莽转了一圈,最近那里有桃花节。如果撇开恶心的雾霾,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出行。回来的路上在杨虎城陵园修整了一下,那时候大概是6点多,透过铁栅栏的门向内张望,整个陵园显得干净整洁,或许是为了迎接清明扫墓。

骑车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叫做张灵甫的长安人。长安也有张灵甫的陵园,与杨虎城陵园不同的是,张的陵园是村民们自己建的,且自陵园建起来就饱受外界的辱骂且被拆(1620期之1),张灵甫本人的身后事也多是负面,孟良崮墓碑被砸(1767期之8)、尸骨返乡被勒索二十万。这个清明节想必这所陵园也会冷清很多吧。

国人对国民党的仇恨由来已久,这都是拜共党所致。晚上到家简单洗漱,跟家里人打电话得知,80多岁的外婆今年还准备进山拜祭他的父亲,这几乎成了外婆在文革结束后每一年清明节的固定事项了。

我的印象里,外婆一直都是沉默寡言且胆小的人,对自己的家史一向都是三缄其口,一切有关她们家的历史都是零星从旁人口中得知。

外婆的父亲原先是在国民党部队上当官的,据说人长得很是英武,家里是大地主,当年扶风县有两家大院很著名,一个是温家大院(现在依然还在),另一个就是我外婆家的了。民国十八年年馑,外婆家里开仓振粮,救活了附近许多人。后来国民党失利,逃往台湾,外婆的父亲扔了手里的船票,脱下军装,回乡务农。

在我听来,这个人是没有什么官瘾的,无非就是国难当头,书生意气的投军报国,战争结束,他也跟许多人一样选择留在新政权里。他是不会懂得新政权是有多穷凶极恶的,很快文化大革命就波及到了外婆所在的村子里。

作为一个国民党,在新政权里就是带有原罪的。无论你抗日时有多厉害,你都是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外婆的父亲很快就被村里要报血泪仇的贫农们打倒了。当年领救济粮时嘴里不断说着感激话的同乡变成了索命的恶鬼,在村里成立了革委会,外婆的父亲被拘禁起来,三天一顿毒打,要求交出毒害人民的变天账,天天批斗,索要金银财宝,家里的墙全被砸的坑坑洼洼,这是革委会要找墙里面有没有藏着黄金。全家人整日惊慌不已,外面只要锣鼓响起,外婆的母亲就赶紧抓着外婆舅爷老早站在门口,以示自己没有趁机藏钱。

这是文革初期,外婆的父亲在某日深夜忽然返家,浑身伤痕的从院子的一个角落挖出军装穿上,然后洗漱干净,期间与家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有在走出家门的时候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消失在了黑夜之中,这一走就从此天人永隔。

第二天,革委会才发现人民的公敌跑了!冲到家里的时候人已经走了,没事,地主的儿子不是还在吗?舅爷就这样被抓走了,然后就是被打被批斗,我听我妈说我舅爷有个站着睡觉的毛病,就是在文革里落下的病。整日被批斗被折磨,人实在太困乏,站着睡着都算是福气了。

与家里的财产田地被掠夺相比,精神上的折磨更为恐怖。外婆父亲逃跑后,屋子周围常年有人监视,家里人惶惶不可终日,不敢说话,唯恐因为一句话被人听在耳里借题发挥,我想外婆沉默寡言的习性可能是由此而来。

文革后期政治环境已不像从前那么恶劣,已经嫁人的外婆偷偷打问自己父亲的去向,得知人逃往山里,茫茫大山,寻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外婆几乎想要放弃了。后来偶然听人说一个山里的老头拿着一身国民党军装去乡政府说自己有红军军装而被打的消息,外婆决定再去找找,60多里路,外婆不敢乘车,一步一步的走完,找到了那个老头。

原来,外婆的父亲逃到山里之后,在一个破山洞里安顿了下来,换粮食时把军装脱给了那个老头。外婆听毕,歇都未歇,赶紧又走向山洞,可惜斯人已逝,山洞里只剩下一副枯骨。远处残阳如血,外婆在山洞之外嚎啕大哭,用军装包裹好自己父亲的遗骨,再一步一步走60多里路,将其背回了家。到家时,所穿的布鞋已经破烂不堪,双脚染血。此后每年,外婆都会在清明节备好香烛纸钱,进山拜祭。

外婆家的历史,是我在大学时候才得知的,我曾当面将所听的事情向外婆求证过,经历文革,见识了人性黑暗的外婆始终不愿再提及当年旧事。而外婆老爹的遭遇也只是文革之中一朵小到不能再小的浪花,死于文革的人到底有多少,共党这么多年来始终言辞闪烁,不断表明这只是党犯的一个小错误。

在看到华春莹指责日本教材修改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我忽然会想起外婆家的历史来。一个人,一个政权到底会有多无耻,才能在自己不正视历史的情况下,去指责别国不正视历史?

又是一年清明节,外婆又会进山拜祭父亲,祈求他的灵魂得到安息。

[本周冷笑话]秦腔《二十四孝》

不知道有人感觉到没有,共党一直在提倡孝道,就拿陕西本地来说,几乎每年都会选一些人物当成孝道楷模。法纪败坏的时候,就用道德治理,孝道也算是道德里的一部分。甚至西安斯坦的某些小区,某段墙上,除了有中国梦的宣传之外,还有二十四孝的宣传。

说道这里,最近正好有一条新闻,讲的是陕西两位80后深感当下世人不知道何为二十四孝百善孝为先的情况下,历时两年拍了秦腔剧《二十四孝》这么一部充满正能量的作品。据说为了真实,真的有演员在大冬天脱光衣服趴在冰上卧冰求鲤。

图片名称

这个花絮让我想起了王小波写的《知识分子的不幸》里的一个事情来:他的一位世伯,文革前是工读学校的校长,总拿二十四孝为教本,教学生说,百善孝为先,从老莱娱亲、郭解埋儿,一路讲到卧冰求鱼。学生听得毛骨悚然,他还自以为得计。忽一日,来了“文化革命”,学生把他驱到冰上,说道:我们打听清楚了,你爸今儿病了,要吃鱼──脱了衣服趴下吧,给我们表演一下卧冰求鱼——他世伯就此落下病根,健康全毁了。王小波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证明一个论点:中国的知识分子老是要扮演上帝角色,教化世人,但忘了自己其实就是小老百姓,弄不好就会自己屙屎自己吃。

可惜的是,没有人会考虑后果,大家都喜欢当上帝。《二十四孝》的故事我很早之前就看过了,早到什么时候呢,我看的是连环画版本的,我的年纪基本能挨着90后了。

我对于这些故事的观后感是很不好的,太倒胃口了。老莱娱亲这个我倒觉得还好玩,但郭巨埋儿就太让人惊悚了,老人家生病,你把儿子打杀了,这不是智障吗?这不是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冲突了吗?越长大,我越会觉得二十四孝的愚昧。我的观感就是,离这些所谓的孝道越远越好,以免自己变成无可救药的蠢蛋。

但现实里,却总有人把这些东西扒拉出来,冠之以中国传统美德的旗号,到处宣扬。这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情,可怕之处就在于被冠之国字头的名义,这代表着一种天然的合法性,是不容反驳的。谁若是占据了这个高度,就可以站在制高点上压制一切。

在赵国,这种风尚似乎是越来越流行的,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喜欢把道德挂在嘴边,老是有人会忧心忡忡的担心人们道德沦丧什么的,于是回头在历史中扒拉出来一些典籍来教育大家应该怎么做,提倡二十四孝只是其中的一例。

我前两天参加了一个新媒体沙龙,组织方请了一位人大代表来做分享,该人大代表一张口就是我觉得不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得践行习总书记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得弘扬正能量。然后又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自己的平台在这一年里联合政府弘扬了多少正能量,甚至有网友留言自己的孩子以前不好好睡觉,自打给孩子念了该平台的内容之后,连睡觉都香了呢。

听完以后,我就觉得在赵国搞所谓的新媒体就没有前途了,要想滋润一点要么你如这位人大代表所说的一样,发一些屎一样的内容来愚弄人民,然后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传播了正能量教化世人了,要么你就放弃节操做一个坏人,什么东西越是耸人听闻就弄什么。

思想或者某种传统,在流氓手中会变成一根棍子,倘若你开始对其置若罔闻,这根棍子迟早会落在你的头上。这在古今中外都有,《权力的游戏》里皇太后瑟曦起先看着大学士组建的神学团在都城里到处抓人,惩治同性恋,皇后的哥哥因此遭受杀身之祸,瑟曦选择看笑话。结果,这根棍子很快就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因为乱伦通奸的罪名导致她被扒光游街示众。

如今二十四孝又被提及,我尊重你的观点,你高兴卧冰求鲤就卧冰求鲤,愿意割骨疗亲这也是你的选择,但你要把你的这种想法强加在我的头上,那就不行了。老人生病,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他们去医院检查治疗,这已经是最基本的常识了。至于尽孝我有自己的观点,不劳您费心。

但有鉴于棍子会把人打伤的风险,尤其是打伤自己的风险更大,我还是想提醒一下那些想靠着赵国政府做上帝梦,做圣人梦的家伙:被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近在眼前。

[本周逝者]死于清明节假期之前

在西安斯坦众多的公安局里,个人觉得最为神奇的就是莲湖公安局了,先是因为河南警察说了一句“我靠”就把人拘留处理(2416期之1),上了全国热点;然后是在疫苗新闻的时候拘留了一位年轻妈妈,这个哪里有问题我在上一期的e报里有提及(2651期之3)。最近我看到个文章,是解密西安12.1枪杀大案的事情,引发这一大案的源头是莲湖分局北关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因为他的枪丢了。

这件事情被披露出来是因为4月1日是西安破获12.1枪杀大案的18周年纪念日。估计不只是西安人看过那部以12.1枪杀大案为原型的电视剧,甚至有人到现在会唱主题曲:枪响了,杀人了。这个解密文章看着很有意思,罪犯董利的残暴与文中宣扬警方牛逼的吹嘘声混杂在一起,让我想起了多年之前在我们县城书摊前看到的地摊文学的文风。

枪杀大案的主犯董利,道北扛把子魏振海,都是一些西安人口中的传奇。你在听人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几乎是很难分辨他们到底是什么情绪的。他们面部肌肉松弛,对所讲述的事情连细节都会讲的面面俱到,如同亲历一般。或许在他们眼里如董利魏正海之流就是传奇。

U型锁之乡是暴力之花盛开的地方,我坐出租车,司机莫名其妙说一句:这年头挣钱的人不吃力,吃力的人不挣钱,贼他妈起!我约了伙计吃饭,旁边桌上几个年轻人大声嚷嚷着自己的观点: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有钱的人越来越有钱,没钱的人越来越没钱。只要你坏,就能出人头地!

一个城市有这么一群人,那么用U型锁把日系车车主打成瘫痪,就不难理解了;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昨日小寨西路银泰门前被杀死的清洁工就是例证,因为犯罪嫌疑人在电梯内与人争吵,出了电梯,拿刀把清洁工给捅死了。而当天一条西安去年公共安全感增加至90.93%的新闻通稿成了愚人节最大的玩笑(2657期之1)。

这个事情到今天的发展顺序就成了银泰城制服凶手的三位保安每人获得1000元的见义勇为奖。大型商场没有安检措施的事情没人提及。

[本周社会]互联网+扫墓

以前东北一带有一种活儿是去给人哭丧,就是非亲非故的人在死者出殡的时候,披麻戴孝,哭天抢地,制造孝子贤孙的景象。赵国人喜欢把丧事办成喜事,热热闹闹的才好。既然有人替哭,当然也有人代扫墓了,在互联网热潮之下,扫墓都能网上预约。西安就有一家这么替人扫墓的公司。并且制度严谨:在墓地前三步以内,必须九十度鞠躬。摆放好鲜花以后,必须退出画面,不能转身就走。除此之外,公约还要求代理祭祀的工作人员做到仪容端庄、按时守约、物品等,全程录像,告诉客户自己没有胡日鬼。据说生意还不错,尤其是在清明节这个时间点。

图片名称

你看这个事情,我觉得是挺好的。我其实是不能理解网上有人评价说“卧槽!这是拿别人祖宗当你自己祖宗”的说法。陕西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搞网络行,其中有一个大头就是祭拜轩辕黄帝,这是典型的官方举办的代人扫墓的典范,官方能搞,民间也是可以搞搞的。别扯什么死者泉下有知会不开心的话了,你国人最喜欢的就是妻妾成群家仆万千了!掏钱请一堆人在坟前仪式感庄重的祭拜一下,指不定死者多开心呢。

现在网上能办的事儿挺多的,与其关心怎么上坟的事情,不如关心一下活人的事儿。据说有网上教师这个行业,一个教书不错的老师,一节课9块钱,两千多人报名,每天网上授课1小时,除了平台抽钱,扣除个税,一个月能挣不少钱。大家一看,卧槽,教师不是穷逼的代言词么?怎么就变成捞金小能手了,不行啊!我们以后还怎么看笑话,鄙视链要断裂掉了!吵吵嚷嚷,教育部终于出手了,比如南京就认为这是违规的。教育部在去年还曾出过一个严禁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我觉得在这么嚷嚷下去的结果就是会被一刀切,严禁教师网络授课。

代客扫墓与网络授课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一门生意,大家都你情我愿,当事双方没说什么,其他人就别老是指手画脚,觉得人心不古了吧。

[本周冷笑话之二]老乡,快来使用你的投票权!

早晨起来,拿着手机一瞅,发现弹窗有个“票选2016西安…”字样的消息,激动的以为西安斯坦解放了!打开微信才发现是他妈的票选2016西安最美街道。看了一下来源,是华商网搞的。不由得暗叹:现在的编辑都他妈什么素质,配图都丑成什么样了,还敢放出来。略微瞅了一眼投票选项,还是那么的眼熟,多少年前当在西安还没有被和谐的时候就搞过(867期),这么多年了,斯坦媒体终于把这事儿搞成了月经新闻,每到固定时间就会发出来。

我不是拒绝美景,人跟美好的事物不应该有仇,你看,昨天我不就骑自行车去王莽看桃花了吗?除了双胯之间隐隐作痛之外,昨天出门时戴的新口罩也变黑了。每到春季,西安的雾霾就再没有人提及了,大家都关心的是哪里的花开了,找个假期,然后在雾霾的天气下跟花来一个美美的自拍,然后配上一段儿鸡汤满满的文字,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啊!生活。

我也不是矫情,煞风景的人。但我的口罩就这么变黑了,总得有个原因吧,我能找到的原因就是有雾霾,而雾霾的原因是政府到现在还没找到原因,但如果雾霾严重的话他们可以实施限行。

戴着口罩赏花是一件极为沮丧的事情,你根本体会不到诗中所描述到的意向。且西安人对于花是极为饥渴的,票选来票选去,西安最美的路竟然只有这么几条,友谊西路还已经阵亡。

在大家都没有选举权或者被选举的情况下,我觉得华商网的票选还是有价值的,万一以后民主了需要大家投票选举个领导人啥的,这也算是提前练手了。但我不同意选最美,而应该选一下哪条路最为恶心难看丑陋,这样起码能促使当官的花点心思把这些选出来的路捯饬一下。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有球用!你年年选最美,但最美在西安的路中凤毛麟角的,最主要的还是误导大家以为西安很漂亮。

[西安e报:265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97期]人性难料
[西安e报:1562期]花大钱输出国策
[西安e报:1927期]吹牛不打草稿
[西安e报:2292期]我当时还很惊讶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