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王2》:式微的情色贵族

《鸭王》系列的诞生既是出于对曾经辉煌的香港情色电影的怀念,又是抓住观众永不倦怠的神经末梢赚取利润,毕竟,情色电影至少可以笼络男性的味蕾。可惜,《鸭王》系列并未重振香港情色电影的雄风,它不过是跟《一路向西》一样,借着情色的噱头,找几位大胸美女卖弄风骚,讲述一段无聊透顶的故事。

《鸭王》系列的切入点是舞男,然而,这只有《香港舞男》系列的形,没有它的魂。舞男,香港乃至全世界的特殊群体,与妓女相对的性服务职业,实则道尽底层人民的无奈和悲哀,很好的切入点,在《鸭王》系列里,却沦为浮于表面、为情节服务的设定,不像《香港舞男》系列那样鞭辟入里地拷问良知和引人入胜地剖析现状。

《鸭王2》是《鸭王1》的衍生品,《鸭王1》的成功为第二部的出现提供了基础条件,从第二部的结局来看,《鸭王》系列该就此终结了。《鸭王2》遍地都是没有演技、没有情节、纯粹卖肉、极致夸张的低俗,把性变成臆想的变态,破坏了快感和舒适,让人看得并不舒服。

海报
海报

《鸭王2》的咸湿程度不如《一路向西》,级别与《喜爱夜蒲》系列一致,卖身不露点的情色电影,尚未到三级范畴,属于伪三级或IIB。而片中演员们几乎一脉相承,从这个片场转到另个片场露臀贴纸遮胸,从那个片场到另个前场换个姿势秀做爱,片中的服务性角色简直是演员们的缩影,又何尝不是这群演员的凄楚?何浩文、何华超、梁敏仪、梁焯满…现在,他们的名字几乎是情色片的标签,甚至是性变态角色的符号,演员们戏路太窄导致为了生计而无从选择,跟鸭王鸡后被迫下海岂有殊途?正因如此,才为诸如《鸭王》这类小成本情色片泛滥入市储备了源源不断的人才。

《鸭王2》的情节铺设过于仓促,急于展现蛮干和肉弹。香港情色电影昔日绚烂夺目,创作者们殚精竭虑地构思出天马行空的性爱空间、道具、体位,还有基于古典艺术的新派台词,把情色电影推向高潮,以至于《鸭王2》一等后辈乏善可陈,唯有不断借用前人的树荫。《鸭王2》浓缩了众多情色片的特色,特殊的性爱道具致敬《满清十大酷刑》,对性爱的癫狂态度效仿《肉蒲团》,以性爱复仇性爱的元凶借鉴《香港奇案之强奸》《弱杀》。只叹情色电影如龙卷风,来得太快,去无影踪,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留下巨大影响力,百花齐放后,留给后人狭窄的夹缝。

权当《鸭王2》是对过往的靓丽风景的缅怀,若太认真计较其中况味,未免伤了创作者们献给观众的心意。

《鸭王2》:式微的情色贵族 二维码相关阅读
《纪念日》:铁三角的火花
《八恶人》:熟悉的配方怎会有新鲜的味道?
《叶问3》:乱糟糟的六年归来
《火影忍者博人传》:活生生的人间百态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