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被性骚扰的是柳岩

原文首发于公众号“写客”(ID:xieke7788),感谢作者“爱睡觉的邓公子”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感谢苦难,无异于感谢撒旦》。】

本不想说柳岩在婚礼上被骚扰的事情,很多人都说过了。

没想到,这事儿没完,愚人节晚上居然看到柳岩道歉。

没天理啊!受害者出来道歉,特么典型是你弱你背锅,谁横谁正义啊!

怀着愤怒的情绪,一夜辗转,满脑子都是柳岩。

虽然我从来都不是她的球迷( !)。

图片自网络

还好柳岩道歉了,要不然…

如果不是柳岩率先道歉,这事儿就不咸不淡地过去了。

还好柳岩道歉了,这事儿就有了一波三折的机会,也有了更多可以讨论的点。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柳岩的道歉都是因为群众的过度正义所赐。

在这件事情的批判语言里,有些人的确是矫枉过正。视频一出就有人到包贝尔和伴郎团男性成员的微博下面各种辱骂。婚礼现场一个恶俗闹剧,变成万人唾弃的丑闻,的确是相当尴尬的事。

伴郎团行为不文明,挨骂也正常。

但是,在这件事产生的舆论作用下,分割作用太明显了。

伴郎团是迫害者,柳岩是受害者,贾玲是救美的英雄。当我们赞颂贾玲,为柳岩说话,痛批伴郎团时,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这三个截然不同的形象同属一个系统。

外部强大的舆论不但对他们造成语言攻击,也会在立场上割裂他们之间的关系。

尽管外部舆论义愤填膺,他们内部却谁都不希望这样。

在这种情况下,柳岩自己站出来说,我没有受到影响,都是老朋友闹着玩。柳岩道歉看似荒谬,实际上是符合现实逻辑。她要通过道歉弥合被舆论撕裂的共同体,要强调这件事里不存在受害者和坏蛋。

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中国是人情社会。

她以后还要在娱乐圈发展,因为这样一桩“小事”得罪一大帮朋友,以后怎么在娱乐圈混?

作为旁观者,发泄言语上的正义很简单。但很少有人考虑到当事人的处境,不为当事受害者一方考虑的正义往往都会造成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柳岩在舆论中受到的冲击显然大过婚礼现场的性骚扰。

是的,这是一件性骚扰事件。

还好被骚扰的是柳岩,要不然…

一个女孩子突然被几个男性抬起来打算扔到游泳池,事先没经过女方同意,行为非常恶劣。

当事人会因为瞬间被异性控制而陷入极度惊恐,即使最后没有造成身体方面的伤害,也会有短期心理阴影。这种惊恐心理从柳岩的呼救中能感觉出来。

我看视频和后来微博上发出来的照片,伴郎团的行为很不文明,但没有到特别恶劣的地步,在贾玲站出来英雄救美之后, 伴郎团就没有再纠缠了。

至于很多人认为伴郎团是想把柳岩扔到游泳池,观赏湿身诱惑的猜想,我觉得有可能。但不能因此定论做批判。

评论一件事情要尊重已发生的事实,而不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男性群体会因为性力因素把一个轻度性骚扰的事实渐行演变成恶性的性犯罪。

这需要有一个特定情境,比如男多女少,或无其他人关注的场景。

当天发生事情的场景,男女比例相当,又有很多人围观,不会由轻度性骚扰转变成恶性伤害事件。不管你们怎么恶意脑补后来的情节,我坚信,在这样一个情境下,只要有人阻止,事情就不会恶化。

感谢贾玲。

还好柳岩是明星,要不然…

柳岩事件是以最小的伤害成本,获得了最大社会关注。

尽管,这不是柳岩本意。

在中国恶劣的闹洞房恶行中,这些年发生过伴娘被轮奸、被伤害致残、被猥亵等非常恶劣的事件。

由于她们人微言轻,即使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没有换来社会上对闹洞房行为的广泛关注。

柳岩的明星身份,让事件以最小的伤害成本带来最大的社会舆论。现在看到各种观点狂撕,最终会走向一个良性认知,就是尊重女性,搞清界线。想必,对于提高人们对性骚扰、减少闹洞房这种恶习是有改善作用的。

所以呢,尽管柳岩本人和伴郎团现在都处在舆论风口浪尖,从更大的社会意义来看,这是件好事。相信这件事之后,很多蠢蠢欲动的男性会有一些尊重女性的意识,知道有哪些行为让文明人唾弃。

读到这里,有人要问,你居然没有骂伴郎团是垃圾,你特么就是一个直男癌。

是这样的,你看我说到柳岩时便用了“球迷”两字,我哪有什么道德优势痛批骂别的男性呢?

还好被性骚扰的是柳岩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公车痴汉
该对性骚扰立法了
扫黄的结果
感谢苦难,无异于感谢撒旦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