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马的房子和毛泽东的房子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愚人不愚》。】

题记:鲁迅先生说过一段十分深刻的话:“比较是医治受骗的好方子。乡下人常常误认一种硫化铜为金矿,空口是和他说不明白的,或者他还会赶紧藏起来,疑心你要白骗他的宝贝。但如果遇到一点真的金矿,只要用手掂一掂轻重,他就死心塌地:明白了。”

祖马是南非现任总统,而毛泽东,则是从1949年开始,一直在中国担任执政党、国家、中央军委的主席(仅有短短几年,国家主席让给了刘少奇,但刘少奇很快就被打倒并遭迫害致死),是迄今为止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不死不交权的最高领导人。祖马和毛泽东,这两个人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在某些具体问题上,则完全可以放到一起来比较,并从中体会相关制度的或优或劣;换个说法,即哪个是“真金子”、哪个是“硫化铜”?

先来说现任南非总统祖马的房子。

中国日报网4月1日电: 综合外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3月31日,南非最高法院对该国总统祖马动用1600万美元(约合1.03亿元人民币)的公款装修私宅一事作出裁决,判定祖马在限定期限内将部分装修款返还给国家。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2009年至2010年间,祖马老家恩坎德拉的私宅由有关政府部门出面,以升级安保措施为由进行装修改造,共花费1600万美元。但是,南非一个宪法授权的反腐监督机构“公共利益保护者”2014年发布调查报告指出,祖马私宅中的游泳池、访客中心、圆形剧场等都是跟安保不搭边的设施,应当由祖马自己掏钱支付。对此,祖马在过去两年间一直拒绝配合,他还下令政府公共工程部门和警方进行平行调查,调查报告中出现“游泳池是消防蓄水池”等说法并以此证明祖马无罪。

不过,祖马此举未能平息非议,反而招致更多批评和指责。南非两大主要反对党“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斗士党”将祖马告上法庭,要求其偿还挪为私用的公款。

英国路透社报道称,31日,南非最高法院11名法官一致裁定祖马需在限定期限内将部分装修款返还给国家。判决书中还指称,祖马无视“公共利益保护者”的调查结果,没能“维护、保卫和尊重”宪法的权威。

首席大法官莫洪恩要求财政部在60天内确定装修的“合理花费”,此后祖马需在45天之内偿还需要其个人承担的装修费用。南非总统办公室表示尊重最高法院的裁决,将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合适的行动。

祖马的丑陋行径告诉我们,以权谋私、假公济私的腐败现象,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特别是那些位高权重的“一把手”,行蝇营狗苟之事,更是易如反掌,祖马的所作所为,只是其中远不算最为恶劣的一件。

但祖马丑闻的结局还是让人欣慰的。毕竟,南非有一个宪法授权的反腐监督机构“公共利益保护者”,可以光明正大地对总统的违法行径进行调查。南非还有合法存在的反对党,可以依法将祖马告上法庭,要求其偿还挪为私用的公款。南非更有不受执政党和行政权力控制的法院,可以对违法的总统毫不含糊地追究责任。总统祖马最后不得不低头认错,是由于面对制度的力量,他如果还不想彻底身败名裂的话,就只能如此。立足于此来审视,南非的这种可以有效监督、控告、审判总统违法行为的制度,是货真价实的“真金子”。

再来说曾经的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的房子。

祖马的错误,是用公款来装修自己位于老家的私宅;而毛泽东,好像没有名义上的私宅。他在北京以及各地居住的房子,几乎全都是归他一个人独享,是事实上的私宅,但产权,则为国家所有,其建造和使用期间所产生的一切费用,想来也是由国库开支。

毛泽东在全国各地拥有多少私人享用的国有房产?好像不少!要不然,彭德怀彭老总怎么会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对各地争相给毛泽东建造豪华别墅的不良风气提出尖锐批评呢?这,可能也是他得罪毛泽东、最终惨遭迫害致死的的原因之一。至于这些住宅的豪华程度,我有幸参观过其中几处,如北京中南海丰泽园、武汉东湖梅岭别墅、杭州刘庄和汪庄、庐山芦林一号别墅等,感觉是远远超出我们这些草民的想象。特别是与同样参观过的旧中国权贵富豪的住宅相比,豪华程度明显要高出一大截。这其中,既有社会发展、科技进步的原因,更是当事者对公权肆意滥用和对公款随意挥霍的恶果。一叹!

在这里,不妨以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广州军区奉毛泽东身边的大总管汪东兴之命,为毛泽东建造的豪华“行宫”为例,来见识一下那个荒唐年代里的荒唐事体。

汪东兴最早下达的命令是给毛泽东建造新房子,后来又追加任务,同时给江青、周恩来、康生也建造新房子(广州方面为了给毛泽东提供选择余地,又额外多建造了一处)。至于工程费用,以及所需的物资、劳力,则要广州军区自行解决。

十几年前,《南方周末》曾用两个整版的篇幅,披露了这件荒唐事的前前后后。下面摘录的,是一组让人慨叹、发人深思的数据:

经过1万多名部队官兵和几千名工人不分昼夜的苦干,包括南湖和松园新建的5组房子,终于在1972年6月底全部完工。

且看南湖和松园新建工程的一些主要数据:

南湖1组:1971年5月2日开工,9月27日竣工。共建房15栋、9043平方米,其中主房2644平方米,副房6399平方米。

南湖2组:1971年6月19日开工,12月末竣工。共建房13栋、6280平方米,其中主房2573平方米,副房3707平方米。

南湖3组:进度同2组。共建房5栋、5698平方米,其中主房2864平方米,副房2834平方米。

南湖4组:1971年8月2日开工,1972年1月末竣工。共建房7栋、6902平方米,其中主房4067平方米,副房2835平方米。

松园(亦称南湖5组):1971年9月开工,1972年6月末竣工。共建房15栋、1.3万平方米,其中主房7000平方米,副房6000平方米。

以上共计建房55栋、40923平方米,其中主房19148平方米,副房21775平方米。

此外,还为南湖招待所工作人员(包括警卫分队、通信站等)修建办公室、宿舍、营房7000平方米。

除住房外,另建成350米的防护坑道1条,大型隐蔽部3个,半地下电站1个,各种电缆196公里,道路25公里,以及相应的配套设施。

工程使用的主要材料有:钢材8450吨,木材19750立方米,水泥3.4万吨,石料8.97万立方米,沙子5.42万立方米,红砖2500万块。动用步兵、工程兵、汽车兵共28个营、1.2万人,运输汽车458台,各种施工机械71台。此外,在工地和外地还雇请民工3000人。

整个工程经费开支约4000万元。如果考虑到很多物资、材料都按内部价格结算,还有许多物资设备是无偿调拨以及主要是由部队施工等因素,这几千万元只不过是实际开支一个零头儿。

40多年前的1个多亿人民币,能为多少当时正在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住房简陋窘境中苦熬日月的中国人解忧免灾?但却被权贵者如此荒唐地挥霍了。再叹!

图片自网络松园别墅内景图

我绝对主张国家领导人的住房(包括住宅和办公用房),应该多一些、宽敞一些、豪华一些。但同时我更主张,对国家领导人住房的数量多少、面积大小和豪华程度,必须要有明确的限制和严格的规定,并接受全国人民的严密监督。给毛泽东到处建造超豪华别墅的那个年代,我们有这样的限制、规定和监督吗?看来,比起如今南非那种属“真金子”级别的相关制度来,我们那个时候的相关制度,只能被称作是“硫化铜”。正因为如此,我在参观为数众多的毛泽东住宅和别墅中的几处时,面对那种异乎寻常的奢侈,感受到的是一种羞耻——为在这个问题上曾经缺失先进文化和良好制度的我们的民族和国家!

祖马的房子和毛泽东的房子 二维码相关阅读
做茶饼和剁辣椒
尴尬的愚人节
无法杜绝的谎言
愚人不愚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