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勇士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莫之许”。】

2016年4月8日,经过一年半的羁押之后,曾于2014年在广州街头拉横幅支持香港雨伞运动的王默、谢文飞(真名谢丰夏)被广州中院判以4年半的重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同日,曾在广州举牌撑香港的张圣雨(真名张荣平)亦被判以4年重刑。三人的罪名皆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在2015年11月的庭审当中,王默和谢文飞不仅当庭高呼口号,其自辩词也曾一度流传于网络(相关:王默:抗争才有自由),在其自辩护词中,没有常见的去政治化辩白或躲闪,而是直接陈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展现出了当代抗争者的新风貌。

谢文飞、王默、张圣雨,都自我认同和被外界看作是「南方街头运动」的一员,南方街头运动于近年兴起,具有鲜明的特徵,从理念上来讲,南方街头运动对于现行体制有着更为彻底的反对立场,提出了诸如「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这样的口号,而在转型路径上,南方街头运动也不以和体制的互动为追求,而是将民间社会作为诉求对象,将自己比做一只火柴,试图点燃大规模抗争的烈火,从而推动全面的转型。也因此,南方街头运动往往被看作是一种激进的政治反对运动。

谢文飞与王默
左为谢文飞,右为王默

政治反对运动在大陆从未绝迹,儘管专政打击的威慑始终存在。1989之后,就曾先后经历了1992年的自由民主党、社会民主党的秘密组党运动、1998年中国民主党的公开组党运动,2008年的《零八宪章》联名运动,等等,这些运动与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有着密切的关係,仍秉承1989学生民主运动的基本诉求,将重新评价历史事件和公开历史真相作为主要诉求之一,其主要代表人物也大多参与过当年的那场运动。也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被看作是1989年后,叛离或出走体制的精英所主导的反对运动。

相比之下,南方街头运动数年前萌芽于广州,其成员大多是新兴社会阶层,从企业家、小业主到新工人,均有加入,被看作是相对具有草根色彩的新兴运动样式,也显示出一种新的民主运动发源机制。具体而言,市场化促成了新兴社会阶层的壮大,但在既有的体制面前,不仅其创造的利益被系统地攫取,基本的公民权利被剥夺,而关于权利和利益的诉求,也被全面地压制。这种权利和利益被剥夺的现实体认,成为了新兴社会阶层群体中出现反对意识的土壤。对于市场化新兴社会阶层而言,很容易就体认到,在自己和体制之间所存在的是一种全面和深刻的对立。南方街头运动之所以发源于广东这一具有最深厚新兴社会阶层的地方,并不是偶然的。

基于1989年学生运动的历次政治反对运动,更多地基于理念和历史记忆,南方街头运动实际上与此前历次反对运动没有太多精神上的联繫,而是当下情境中产生出来的新事物。在信息丰沛的时代,南方街头运动也并没有闭门造车,而是从最近十余年的各种民间活动中吸取经验,借鉴模式,与同时期的其他运动如新公民运动一样,南方街头运动也以「饭醉」这样的定期同城聚会为平台,以「快闪」这样的街头表达为手段,传播上更是广泛利用此前早已经存在的民间抗争传播渠道,如境外网站、推特、QQ群,等等。可以想见,在大陆日益刚性的维稳体制下,南街这样的立场和行动,不可能不遭受到打击,事实也正是如此,南方街头运动从其一开始,就遭遇到了打击,对于南街成员的持续清剿,直到今天仍未停止。

长期以来,体制对于政治反对的零容忍,使得政治反对很难进入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视野,南方街头运动也不例外,而南街彻底的反对立场和全面转型的图景,实际上也与自由派主流有着相当大的理念分歧,主流自由派所青睐的,是在体制框架之内的发育,并通过与体制的互动,实现渐进的转型,相比而言,主流自由派会更认同并支持保留了互动、渐进图景的新公民运动,而不是南方街头运动。也因此,南方街头运动自其诞生之日起,不仅要面对体制的打击,同时也并不为主流自由派所支持,实际上一直处于某种孤独抗争的状态。王默等人,在微博上与自由派就有着长期的争论。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街头运动数年前萌芽于广州,成员多是新兴社会阶层,具草根色彩的新兴运动样式。

南街人士将自己比喻成一根火柴,不幸的是,在日益强固的新极权体制下,这样的图景或许还是过于简单了,体制有足够的资源和手段,将积极分子识别出来并加以清除,就在判决的前一晚,因为怀疑其将在判决当日有所行动,广州警方突袭了十几名积极分子餐聚的地方,刑事传唤了所有人,并将部分人强制遣送回了原籍。正如新公民运动在遭遇持续密集打压之后趋于平静一样,遭到持续打压清剿的南方街头运动,或许也难逃偃旗息鼓的命运,不过,市场新极权体制和民间的对立持续升高下,由一根火柴点燃烈火,并进而推动全面转型的可能将始终存在,南街人士的先期努力或许是无果的,但却未必是错误的。

当南街的积极成员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拍下举牌抗议的照片时,常给人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仅从其身边走过的人群保持着冷漠,即使上传到了网络,也并没有获得更多的关注,这不禁让人好奇,像谢文飞、王默、张圣雨这样的草根人士,何以会有如此坚定的信念,和如此丰富的勇气,不仅能够抗拒专政的打击,也能抵御冷漠的侵蚀,或许,这与其立足于自身经验的体认是分不开的,对于他们来说,其所反对的体制的不公是显而易见的,其所追求的目标的正当也是毋庸争议的,所有这些,支撑着他们,作为孤独的勇士,闪耀于这个时代。

附录

谢文飞、王默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开庭宣判纪实

来源:权利运动网站

2016年4月8日上午九时,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第十三审判庭对谢文飞、王默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

九时许,谢文飞带着手铐进入法庭时高呼「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口号,其要求解除手铐法警不准。在辩护律师的要求下,法庭让法警解除了手铐。

宣判开始,法庭宣读判决。法庭宣判:谢丰夏「谢文飞」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王默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随后,法庭询问谢文飞是否上诉并说明理由。谢文飞在陈述上诉理由时,法庭强行打断,辩护律师认为法庭无理,要求准许继续陈述上诉理由后,谢文飞简要陈述了认定其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证据不合法、不真实、无关联性,认为其2013年9月30日在广州车陂拉「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内容横幅的行为已经被处罚过,再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理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2014年10月3日在广州二沙岛拉「自由无价、支持香港为自由而战」内容的横幅拍照并上互联网的行为是言论自由范畴,法庭判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对其政治迫害,还警醒相关方反思其所作所为。

随后,法庭询问王默对判决的意见,王默表示不服判决要上诉,认为现实存在政治谎言并当即指控,还当庭提交了书面上诉意见。

谢文飞离开法庭时高呼「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言论自由」等口号,王默离开法庭时也高呼相同口号。

2016年4月8日

孤独的勇士 二维码相关阅读
郭飞雄:历史将用公正的方式审判你们的罪行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
赵思乐:平庸的恶必须审判
高智晟:写在赵威等良心犯被捕之际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