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独立存在的稀世珍宝

@ 四月 10, 2016

《房间》是一部思路清晰的影片,无论是核心地点、核心角色、核心情节、核心思想,导演兰纳德·阿伯拉罕森非常清楚自己想要表达什么、怎样表达这些,于是,呈现出的成片没有开枝散叶出余料,全是为影片核心本质服务的元素。

《房间》的关键词正是片名“房间”,Room。母子逃脱前,故事的铺垫在房间,封闭的地下室;母子逃脱后,故事的高潮还是在房间,大家庭的温馨居室。不过,母子逃脱前后,故事的地点转移,随之而来的是思想焦点的转移,正因如此,《房间》绝不仅仅是一部以地点构思取胜的影片。

《房间》是一部可以从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等视角加以解读的现实主义童话故事,其灵感来源于2008年奥地利的弗莱茨勒案,当年,弗莱茨勒利用自己工程师的手段将亲生女儿伊丽莎白囚禁在自己修建的地下室24年进行强暴,还与女儿生下了7个孩子,之后,弗莱茨勒关押到监狱,但他收到300多封女子的情书,引发舆论争议和心理专家解读,一时无两。《房间》这部影片之所以能够包罗万象,源于小说作者爱玛·多诺霍的观察和积累。

母子的希望

母子的希望

《房间》的重头戏便在于家庭伦理道德的角力:父亲怜惜女儿的悲惨遭遇,却又无法从心底接纳这位非法入世的外孙;母亲为拯救家庭的完整性,对女儿和外孙依然如初;女儿不愿想起七年之痛,但割舍不掉亲身骨肉,与父亲视若陌生人,不断口角争执;孩子最是无辜,总算在母亲的自杀前,开始鼓起勇气走出封闭的房间。

香港导演陈可辛用《亲爱的》展现出事件的影响远比事件的过程更有深度,从而,《亲爱的》远远胜过同类型影片;刚刚在金像奖上大放光彩的《踏血寻梅》一样是聚焦在事件背后的心理,远远胜过毁尸灭迹的重口味影片。《房间》的优势正在于此,它让观众走出房间,看到的是内心,封闭的内心要比封闭的房间更可怕,因此,导演在处理戏份时,有意将大幅篇章放在“母子逃脱后”,“母子逃脱前”的戏份较之整部影片的时长,近乎一笔带过,做到点到即止的奠基即可。

《房间》在小篇幅的“母子逃脱前”以暗色调为主,昏暗的光线作为主要的灯光效果,在大篇幅的“母子逃脱后”以暖色调为主,光亮、通透、明快,更多采集户外自然光,前后差别,非常明晰,辅以光线顺应男主角孩子的心灵波动,更加清楚地分割出《房间》的要义,并不造作和生硬。

有种观点如是:《房间》基调接近于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父亲或者母亲都竭力在一个极端环境中给孩子带来快乐和希望。我并不苟同,《美丽人生》是本已预知的绝望,无法改变的事实,传递的是绝望中的乐观;《房间》从头至尾都有希望,如同孩子一直仰望的那一窗天空和一丝阳光,那便是希望的象征。《房间》的社会性更强,《美丽人生》是弘扬父爱的浑厚宽广,二者并无“接近”之处。特此评说,希望不要被此种观点引导到《房间》只是单纯的母爱。

《《房间》:独立存在的稀世珍宝》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鸭王2》:式微的情色贵族
《纪念日》:铁三角的火花
《八恶人》:熟悉的配方怎会有新鲜的味道?
《叶问3》:乱糟糟的六年归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